• Joichi Ito (伊藤穰一) 美籍日本人,目前居住于东京。他是“创作共用” ( Creative Commons ) 组织的轮值主席,也是风险投资家和创业家,他创办并担任投资企业 Neoteny 的 CEO 并投资和担任多家 Web 2.0 公司的董事,包括 Technorati, Six Apart , Social Tex 等。他还是 ICANN 的轮值理事并担任 Mozilla 基金会的董事,还担任全球之声在线的理事和维基百科的顾问理事。

    他将在 “中文网志年会” 第二天早上做主题演讲 “分享经济” ( The Sharing Economy ) 。

    以下是现场文字:

    早上好,我今天会讲关于分享经济的问题,在开始正式讨论前,

    我讲背景,大多数人对互联网的基本认识是基于,当我使用电脑的时候,我们不拨号的话是不能上网的,尽管这不是最大的发明,但是他,第二层我们建立联系的是tip/ip,尽管你能登陆,但是不能互动,这时候还不能互相对话。tic/ip 使人们可以互相对话,tcp/ip使不同的系统可以自由沟通。

    下面我们产生了互联网,一个出名的互联网专家相信大家是知道,他把互联网让大家使用,而没有自己获益,但使每个人都获利,我们知道,,互联网之间每一层联系都是非常紧密的。

    之前公司做全部的事情,甚至有些公司还负责内容方面的建设。一个例子,一个电话公司即丰富电话也丰富内容。这正是过去互联网所做的。

    这这个结构中,都是,达到一种哲学的境界,分享和创造,没一层和上一层都是紧密联系的,每一层都是建立在上一层的。

    好,现在我从 从商业结构中来谈,通常都是一小部分人关注一部分的成功,好现在,我分享一些我最喜欢的互联网的片段,我想说一个互联网专家的故事,互联网通讯,方面,你如果只是关注电信速度方面的提高,那么内容没有改善的,我的故事是关于一个比较笨的形式的解释,我是说,如果你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的话,不能只关注速度,用户本身是比电讯用户聪明的,。互联网并不是铁饼一块,他是疏散结构的连接,比如搜狐,最早是小,比如互联网小的环节都是很多人在贡献力量,小的总是更胜一筹的,当我们在2000年看blog的时候,当时一些著名的blog公司都是两三个人的公司,他通常是一些小的公司,如果我突然想更换blog系统,每个人都是提供内容,提供出口,你把他转到其他blog,blog使这样的制作能够实现,我想这解释了人们在互联网开始都这样。上一个泡沫,两2001年达到顶峰,是时代,合作,开始死亡,

    现在我要讲专业和业余的问题,我不知道你们在中文怎么讲,他指没有那么好,业余是没有那么棒,但业余来自一个拉丁文是热情和分享的人,业余的做这些是因为他们喜欢这些,专业的是付钱来做,那所以我问,为什么你付钱比业余的还好,做专业的主流媒体,你需要大量的资金,如果你需要在主流的行业做,需要加入这一切竞争,在utp之前,我们并不存在业余的工作人员之说,在互联网之前,设备的成本太大,你米有部分参与,互联网减低了这个成本,大型的互联网应用也可以被业余的制作,为分享工作的人,为火狐工作的并不是没有钱而是想做,当你和分享社区谈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其实并不太关心微软这样的公司。我想这可以叫业余者的革命。我想这是他们在寻找办法和专业者合作。

    这是维基,不管他们是否封锁,我还是希望用他来举例,这是伊斯兰中维基的条码,这是ibm关于维基研究的数据,你可以发现文章被编辑的不同过程,黑色是被删除的,你会发现,被删除的问题被恢复的过程是非常多的,五分钟,现在是两三分钟的事情,最大关于维基的批评是,随便可以说什么,但是如果,只要两三分钟就可以消灭,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另外一个争论,就是他是匿名的,人们不知道谁说了这些,但是,一个原则是,所有东西必须是原创的,不能有出处,如果意见不是中立的会被删除,所以不让使用维基的大学是错误,直接引用维基内容的是懒学生。维基实际是各种各样知识的组合,你不能把他当成一种,你需要比较,所以使用维基的人需要判断,我希望在未来你们的学校也能有这样的争论,FanSubbing 这是一个上行词,这是一个字幕翻译,版权法来说是不合法的,但对维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文化,很多禁止字幕翻译,他认为是不合法的,我认为是很愚蠢的。这是一个日本电影的例子,翻译字幕,其中有一些语言还没有翻译,就是说,如果你,这是几年前的,在亚马逊你发现有没有翻译的语言,这时候他会发一个邮件给,说,这是有很多影迷的,在某些地方很多影迷会冲过去,说我们很喜欢。对影迷来说他们不是要盗版,而是希望让制片公司知道,以后可以发行正版的,我认为日本影迷字幕的翻译促进了日本电影的发展。一个例子:一个学校贴了一个米老鼠的海报,这时候就发生律师做主的情况,上海,

    现在讲2005年中日的一个冲突,上海发生了一个冲突,我写了一个blog,用一种平滑的说法,说出日本是怎么想的,我想闹不好就是来自香港的一位把他翻译成中文,留言很多,我想中文也一样,后来日本人又用日文把中文版翻译过来,一开始我认为是在一种挑衅性的状态下。我们很多认为南京大屠杀没有发生,但到了最后,关于很多日本人对南京大屠杀的道歉,后来,日本人不信教科书,中国人也知道了日本人是愿意道歉的,我相信,互联网,会比传统媒体更能解决问题。

    分享也是信任。做为blog我们是否比任何社区都更文明。

    现在讲讲混合。我想稍微解释一下,比如我的一大本书,你用了其中的一小结,攻击,虽然我不喜欢,但我仍然接受,因为我们有惯例,你可以用。看电影。这是来自瑞典的视频,我想人们已经用视频来表达,但到目前还是非法的,因为他内容方面发生冲突,但有一个制片人打算截取部分视频时,制片人是不同意的。这是很大一个问题。所以但中国越来越版权开始繁荣的时候,我们需要思考,我们是不是跟寻西方的一个模式,打个比分来说,这是一本书,你可以做的事情,在圈外的部分是不被控制的,你可以读它,给朋友,或者枕它睡觉,在中间版权管的那小部分,但是,在版权可使用和不可使用,在美国叫公民使用内容,或者画,或者。版权最重要的内容就是为创意性内容提供保护,睡觉,看,版权管不到,很多行为都是免费的,但他们管的是和商业有关的东西。现实中不能管很多事情,比如是否可以睡他。

    但现在是数码年代了,通常认为你复杂是要盈利的,所以,需要控制他。但在数码时代,你使用数码产品就是在复制他,当你浏览实际就是在做一个copy了,所以呢,在数码年代,不受限制的实际已经收到限制了,所以在数码年代你的所有创作都是收限制的,好的就是,我们现在有了数码版权的相关法律。

    我对中国的数码版权不是很熟悉,但在日本和美国,我作为版权者,我同意,也就是说在数码年代我们希望分享但没有办法去做,这是反互联网的,但在我们意思到之前已经开始了。比如说亚马逊想,我能不能一页一页卖书,能不能卖阅读次数,就是说现在有一些版权商人大二手主意,也就是说,在数码年代开始的讨论,又回到原始时代,者简直就是一场有关版权的战争,任何有版权的都需要保留,也就是互联网世界发生了一些分裂,包括我的朋友一些黑客,认为任何东西都不应该保留,所以发生了分裂,我们设计有限度的对版权进行保留,作者可以决定保留什么,分享什么,这应该是一个作者的觉得,而不是商家的,这是内容开源方面的一个研究,另外一个就是User版权,版权的版本问题和协议问题是更加麻烦的问题,cc协议有六种不同的选择,创作者可以选择不同的决定。是否允许延伸,延伸物是否也要符合版权的要求,这为创作者提供了简单的。标注来源。

    我不知道中国的情况,但我知道业余者更关注认可的情况。到cc的中文版有关于cc条款的解释,特别重要的就是cc协议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法律条文,这个帮助你了解到在38个不同的国家或地区,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个机器语言可以帮助你,比如搜索引擎知道你作品的版权情况,我们这实际是一个大的集合包,前面这些都是为了更好的为web来工作的。我们据个例子,一个混音的网站,他们混合音乐进行创作,在google,yahoo,都有关于符合cc版权要求的文件,微软也同意有,我要在日本和他进行战斗,很多人认为是不好的,大部分人认为都是理想主义的,他们不想分享,比尔盖兹,写信给员工说我们必须进入互联网,但是任何人都用他,互联网更好,因为很多人都用他,免费和开源的问题,当然一个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们都在使用他,每个人都用的就会成为一个好的商业,正向互联网本身就是好的商业。因为起初我们是从创建少的东西,虽然有些是我们曾经讨厌的人,甚至敌人。


    提问:在中国比较喜欢读的,cc版权有什么障碍?

    答:虽然是美国创建的基础,但已经影响了每一个人,甚至会带来系统上的冲击,甚至读的问题,像日本并不照搬好莱坞的经典,也许中国的一些公司不用照搬美国的经验,我只想据个例子,比如,我和微软一个推广的聊过,他因为自己可以在cd的销售上获利,所以,他可能会产生和美国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但仍然能够盈利,因为假设,cd销售在美国获利,但中国不一定适合。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全盘照搬美国的经验。

    问:在中国有两点声音,作者希望发表出来,但会被封锁点,多听公众的声音还是现行体制的声音?

    答:这个关于,用户成功的重要的东西,是离政治非常远,这是真的,所有在波士顿的公司都比在硅谷的工业要发达,所有政治都参加了商业,硅谷的来至学院,政府的参与变的缓慢,所有我认为要关注商业,如果远离政府,我只谈钱。

    刘昕:我想知道,下一个大的成功的商业是什么?

    答:移动设备和游戏,是势在必行的。下一个视频游戏,我一点也不关注电脑和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