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13

    知识和学习的新规则(The new laws of knowledge and learning)(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oof-logs/1184127.html

    1.知识


    知识和学习的新规则(The new laws of knowledge and learning)

    ——毛向辉做客“E-learning大讲堂”实录

    录音整理:上海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系研究生 杨际强 窦荣军

    时 间: 2005年4月28日19:15-21:30

    地 点:『e-learning大讲堂』

    主持人:朱广艳

     


      摘 要:知识,不等同于信息,而是信息在特定时间和空间中的结构。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知识都会呈现出不规则的形态,这个基础理解可以充分支持教育理论中新的混沌规则、建构规则和互联规则。而这些规则又可以更好地支持终身学习、网络学习、社会性学习等宏观形态,所以重新认识知识,了解学习的新规则,可以更好地设计个人学习者的学习策略,可以更好地设计一个教育体系,关系到个人和社会的未来。


      朱广艳: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毛向辉先生来做我们的主讲人,他在很多方面都是很有成就的。我们对毛先生还有毛先生对我们这个圈子可能都是比较陌生的,我想今天晚上可能我们更多地是从毛先生这里来受益。首先呢我有一个问题,也就是想知道毛先生您教育的一个背景,您能介绍一下自己吗?

      毛向辉:从我现在研究的角度来讲,有很大一部分已经在做教育研究了。但是我的专业是读软件和计算机科学,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后来又在交大继续读完MBA的课程,获得MBA的学位,所以基本上是在国内就读,但是后面我又因为在教育研究还有社会性软件,还有大家知道的Blog这个空间做过一些事情吧,那么我现在有两个学校:美国UC Berkeley,联系比较多一点,还有一个就是Harvard,那边我们有一个共同的项目叫Global Voice,也同样是网络上一个合作项目,我们一起来做,大概就是这样。

      那么教育研究领域我想应该有很多人蛮了解我的吧,我不知道今天在会场有没有人认识我或者和我联系过,因为我在网络上还是结识了很多很多人在教育领域方面,大家如果认识的跟我讲一句话,见过或者没见过的,相信有很多人认识,没有想到这里这么多nickname。

      朱广艳:这样也好,通过刚才毛先生一个简单的介绍,一个就是他跟大家会互动的比较多,另外呢我们可以理解毛先生为什么会有他的Blog呢,是全英文的一个Blog,这个在我们国内的很多学者也好、很多老师也好,这种情况还不是特别多见。另外一个我想从毛先生的角度您能不能讲一讲您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个话题,“知识和学习”这样一个话题作为我们今天主讲的一个话题呢。

      毛向辉:这个实际是我一直在研究的领域,我把它叫做“元研究”,就是meta research。相信在座各位都是在做教育研究工作,或者是在教学实践的第一线、或者是即将走上教育的工作岗位、或者是对学习技术有一些研究、或者是做e-learning系统的开发以及软件的设计或教学设计、等等。我相信这些领域都有一些共同的问题,这些问题其实也是我过去大概十年时间都比较感兴趣的事,其实归结到一个本源,就是knowledge(知识)。就是我们怎么样认知世界?知识过去来讲是一个很难定位的一个概念,但是今天我希望通过与大家的交流建立一个新的知识观念,如果有这样一个新的知识观念或者学习观念的话,我想对今天在座或者今后从事学习和教育领域的人会有一个很好的帮助。

      我第一句话就是告诉大家,是亚里士多德的一句名言:“告诉我的我会忘记,给我看的我会记住,让我参与的我会理解”。所以今天希望在座的各位能理解我所讲的一些东西,而不是说只是把它记在脑子里,或者是有一天我参加过在线的一个讲座,是谁谁讲的,他讲过什么东西我也不记得了,这样一种方式我不是很赞赏,所以希望大家有一个参与性,今天我会问大家一些小的问题,但我也不是很熟悉这个工具,所以有一些问题我就直接问大家,如果有人帮我的话帮我做一些投票,我会非常感谢。第一句话大家记住“告诉我的我会忘记,给我看的我会记住,让我参与的我会理解”,我希望大家能理解今天讲的知识观念。

      朱广艳:我想各位在线的朋友都已经做好了要理解毛先生要讲的内容的准备,下面就请毛先生开始好不好?

      毛向辉:好,谢谢。今天第一句话我已经跟大家讲过了,这个幻灯片其实是我过去很长时间研究的一个脉络,今天跟大家沟通的时候我希望不要太蜻蜓点水,但是由于时间有限,今天只能给大家一个概况,一些问题今后再交流,我希望把例子放进去能给大大家一个感性的认识。

      今天我讲的主题叫做“知识和学习的新规则”,大家知道既然是新规则一定会有旧规则,也就是现在我们在教育的学科领域经常讲的一些规则,这些规则可能比较适用我们过去的一些教育体系,我们过去都很长时间花了很大力气去建了一些教育的方式。这些学习的研究、教育的研究其实已经是很奏效了,因为过去几百年以来学校的制度已经建立起来了。建立这种学校制度的开始,目的就是希望能把人们的知识大量地、快速地传播出去,在过去很长时间里,学校制度包括教育的体系、教育的理论已经非常成功了,我不想去说过去的不成功。但是在我们新的世纪,或者说在我们今天信息科学技术包括ICT技术,其实过去几年在国外的一些教育领域已经非常多的提出,我发现去年开始我们国内也提出ICT技术对教育的一些影响。那么我讲的新的规则其实是非常适合信息时代的学习和知识管理方面的一些规则,这些学习和知识的新规则我相信适合于很多领域。

      前面朱广艳老师有一个问题我很希望她能来问我,为什么会从事这个领域的研究。实际上我在过去的几年中曾经做过教育软件的公司,也曾经在大学里担任过教育技术的顾问这样一些工作。从我管理公司的经验来讲,我发现了一些跟教育领域非常相似的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我们把它归结到底就是知识的管理以及如何让一个组织去学习。那么这样一些概念引发了我去研究这个领域,花了很多的时间去跟全球的一些不同的领域、从事教育工作的人沟通,还和国内的一些从事这个领域的人建立了比较好的合作关系。当然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局外人,我是作为一个泥鳅在不同系统中给大家去掀起波澜,让大家能够去理解这个领域中还有什么新的观念我们可以去探索、有哪些新的前沿可以去探索。

      今天我讲的新的规则希望对大家有一些启发是什么呢,希望大家听了这些东西之后对一些做教育研究的人他们能够把这些新的规则运用到实践领域中去。如果你有这样的实践,听了之后不妨告诉我,如果能够告诉我这些实践的话,我会帮大家去做推动或者是告诉大家哪些地方是可以做改进,可能对大家有一些新的帮助。

      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在我这个幻灯片第一页上有一个叫创作共用的小标记,是不是都看到了,有没有人告诉别的人什么是创作共用,我希望在座的有人会告诉其他人,这是我对大家提的第一个要求。我鼓励大家交头接耳,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朱广艳:毛先生打断一下,就是你的ppt在哪里,是在白板上吗?

      毛向辉:对,大家能看到吗,我在一页一页走,有没有看到。首先什么是知识我想问一下大家,这个问题其实是问我自己的,我在过去很长时间里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究竟用什么样的概念去描述知识,对我来讲其实是花了很长时间,过去我把知识只是理解为信息,我每天都在获取知识,或者是我每天都在阅读知识,每天都在学习新的知识,其实这个概念在过去几年在我脑子中有了很大的变化。

      先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微软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其实知识不是灌输给我们每个人的,它是建立在一些基础之上的,比如说盖茨创造了几百亿的财富,全世界有百分之八十二的电脑安装了微软的软件。盖茨当年的理想是未来在每台桌面、每个家庭或者是每个办公环境里都有一台电脑。如果一个人这看到了这三条信息,通过他的实践、他的理解他会认为微软是一个伟大的公司,那么他就获取了这么一个知识的概念。

      同时我又看到了第二种知识出现了,他说:“微软是一个邪恶的公司”,因为他说盖茨创造了四百亿美元的财富,相当于十个中国的GDP,微软在创造了这些软件之后,他又用其他的手段去占领市场,那么这是他第二点理由说微软是一个邪恶的公司。然后他说微软的软件充满了漏洞,由于这些漏洞和病毒损失了七百亿美元以上,这第二个知识也是很多人认为的。

      那么第三点知识是认为微软已经失去了创造力,这个知识来源于几个信息,第一个是Linux,这个开放软件已经占有企业百分之三十的市场,还有微软在网络上落后于google等其他的一些公司。

      再有微软一定也遵循一个通用的规则:任何一家公司达到巅峰之后唯一的结果就是走下坡路。还有就是很多人觉得微软本身模式已经失去了创造力。所以这三种知识没有人讲哪种知识是对的,哪种知识是错的,我想在座的也有不同的理解,具有多样性。在座的各位我想大家脑子中都有一个对微软的认识。这种知识形成了不同的形状,它来源于不同的信息源头,也就是我们可能受过不同的教育,我们从不同的渠道看到关于微软的报道,我们听其他人讲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包括自己在不断的思考微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可能我们每个人都在用微软的软件,我前一个星期刚好被微软的一个软件搞得一塌糊涂,几个电脑都要重新装,所以我可能发现这些知识对我来讲是很有用的知识还是不是,微软在我脑中有一个新的定位,这种定位是一种新的认识,所以我说有三种知识是面向微软的,但是这三种知识都是正确的理解,对不同的人是不同样的。

      那么知识是不是有样子呢? 知识是有形状的。大家可能看到我画的一些图都比较丑陋,知识的样子是在整个一个空间它所表现出来不同的一个组合,这个就是今天我给知识的一个新的定义。知识的定义就是信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对不同人的一个组合的形状,这个组合的形状可能用手、用眼睛是看不到的,但是我们可以用理论的方法去分析它,也就是说在可能在你分析一件事情的时候在你脑子中这个知识其实它是有形状、有规则、有不同的连接程度,这个就是后面我要跟大家沟通的知识的样子。

      那么知识的样子表现出两种形态,首先有一种显性的存在,跟大家聊过之后大家都知道知识是由信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不同的空间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存在,这种显性就是知识的信息表现,也就是我们过去很长时间里所讲的知识是以一种理解信息的方式存在于某一个空间之中。那么这个就是今天很多人在很多地方在从事教育的工作之中经常去实践的一个过程,承接的一个载体。那么这种信息的东西就是我刚才讲的,比如我刚才讲的盖茨创造了四百亿美元的财富、全世界有百分之八十二的电脑安装了微软的软件、未来在每个桌面上都有一台电脑,那么这些都是以信息的方式存在的。

      但是我们不可否认的是:今天我们所讲的知识其实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一种隐性的存在。这种隐性就是我刚才讲的,其实它是有形状的,但是我们模不到它、看不到它,它在空间有一种结构,这种结构是一种互连的结构,这种结构实际上我们后面会讲到它是一种在人的大脑之中有物理存在的基础,但是是以混沌的方式存在的,我们反映这种隐性存在的一种基础,数学方法就是用熵的方法去分析它,实际上就是一种复杂度。所以在我们每个人的头脑之中对微软都有一个印象,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自己认知的一个体系,那么这种认知体系是非常个性化的,你对微软的印象是有一个形状在里面的,是基于很多显性存在的信息表达出来的,但这种显性的信息是不够的,因为这种显性的信息所反映的是一段一段的内容,它不能反映这些信息之间的相互关联、它在空间的结构是怎么样的,它们之间有什么结构上的权重关系,其实这些全部不能反映出来,还有它的复杂度是怎么样的,同样的信息到不同的脑子中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理解。不同人的头脑它的理解程度不一样、它的理解的状态不一样,也就反映了知识的结构是不一样的,这也就是说,知识是有形态的,知识是有表现这样一个观点的理由。

      (ooof总结:对于一个头脑,知识首先是各种信息片段,其次是这些信息片段它隐性的具有一种结构)

      所以我们在教学之中会碰到必须去面对两个问题,第一个有很多显性的知识,我们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很多课程都在教显性的知识,但是这个社会它的存在以及人的生存,大家可能听到过一本书,叫《学生生存》(Learning to Be),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五十周年纪念丛书中的一本。《学会生存》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说除了学会认知之外还要学会生存,学会跟其他人共同做事,那么这种隐性存在的知识在学会生存中是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所以我想在这个中间大家考虑到在教学过程之中、在学习过程之中肯定会有一种新的知识形态,我们要去关注它,那就是隐性知识。

      那么在隐性知识之中其实很难去说用简单的条目方式、用简单的信息媒介数量的方式去表达。所以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大家必须要去理解,有些教育学科的同学或者研究教育的一些人必须要去理解我们今天的教育体系之中,我们今天的学习方式之中有很多为什么有这么多显性知识,老师为什么让同学们拼命地去记忆、去重复,或者想办法去把这些东西反复地以做习题的方式运用到习题中去,这些方式是不够的,它是有欠缺的。

      那么隐性存在的知识告诉我们这种欠缺在哪里,我们为什么要关注这种隐性的存在,它们之间的相互关联以及不同的人对这些隐性知识如何接受,所以这个过程是我在过去很长时间之内非常关注的一个地方,我相信很多在座的人也知道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有什么区分,所以我想对大家来讲要花很多时间对隐性知识进行研究,如果在这些方面你有什么突破或研究的话,那么我相信在未来的几年在国内的教育领域也会有很多新的成果出现,所以大家不妨去关注一下。

      那么,为什么说隐性知识比显性知识重要呢?因为隐性知识是建立在很多信息基础之上,在与大脑的耦合关联之上建立起来的,这种建立在学习理论上把它叫做建构法则,后面我会讲到建构法则,很多教育学科的学生都知道建构主义。建构主义这个理论过去十几年已经变得耳熟能详了,但是实际上怎样去理解建构主义以及它和唯心主义学习观点或教育理论有什么联系,我们大家是怎么样去批判的看待这个问题。其实这些我和很多国内教育研究的人包括国外的教育研究者做过很多沟通,问题是我们实际上没有很好的运用于教学之中,我们的日常的学习管理、个人学习管理和教育管理之中去,这个就是需要我和大家一起探讨的问题。


      所以我这个幻灯片叫知识的发展,大家可以看到有三个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

      第一个角度是通过Input,当我现在有一个对微软的观念的时候,我不能停止在现在这个状态,必须还有新的输入。大家可能看到A,我知道微软现在是个伟大的公司,但是我通过阅读,知道盖茨拿出20亿美元建立一个慈善的基金会,也许我对微软会有一个新的认识,微软的创始人和公司会在我脑子中有了一种新的观念并建立了一种新的理解,这种Input在我们学习中是经常发生的,也就是输入新的知识,大家阅读网络、阅读图书、阅读其他人的文章,这些都是Input,通过阅读的方式发展了知识。这种知识就通过两种方式,一种是accommodation,一种是acclimalition,这两个概念其实在教育学理论中大家可能都听过,它会融入到我们本来的知识体系当中。

      第二种叫创造,learning by creation,在创造中学习或者是通过创造的方法去学习。比如受上面输入的个启发,我会去写一篇关于软件产业发展的文章,是介绍微软的一篇文章,那么这个就是一个创作过程,在创作过程中实际上你又拓展了知识的边界,也就是我们在讲一种我们把它叫做传统学习的话那么读书我不断的吸收、我不断的融入到我的知识体系中去。

      第三种知识发展的边界是通过思考的方法去学习,也许我没有创造,但是在我脑子中进行了预演,这种预演可能叫元认知的方式。比如说我问自己一个问题,我对微软的认识究竟是什么样的,当我重新去回顾大脑中保留的这些信息的时候,我可能对微软产生一种新的认识,本来我认为微软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但是我现在想想好像微软是一个很邪恶的公司,占有了社会很多很多的财富,那么通过这种自我的思考叫做reflection,可能很多学生也都知道这个名词,叫做反思或者思考,那么这种过程也会拓展你的知识边界,就是让你的知识形状变一个形状,我们原本看到的是一个像土豆一样的形状,可能通过这三种方式会变成另外一种形状,我不知道这种形状是什么样的,后面可以跟大家交流一下。这三种方式的发展是一种混沌法则,你不能预测到下一个小时你对微软是什么态度,因为如果你吸收新的信息之后会对微软产生新的知识性的、认知性的理解,那么这种知识在你的头脑中会产生新的空间形态。

      也许大家没有听到我前面讲的一些过程,但是通过这张图片显示出来的三种知识拓展、知识发展的方式你可能会明白一点,确实是这样,我在后面一个小时对微软的理解我自己都不知道,因为我后面一个小时可能会看一本关于微软的书、看一篇批评微软的文章或者我去写一篇关于微软的文章,或者就坐在那里凭空去思考一下我以前看到的关于微软的报道也好、我写的关于微软软件的体验也好,我到底对微软有着什么样的认识。

      第二我想问一下各位你们认为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你对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理解,帮忙一下,让大家来做这样一个练习,大家都来写一下。这个就是我们互动的一个过程。

      (ooof感觉:知识(或者是知识的结构)具有变化性,或者是演变性。这种变化的动力来源于新信息的输入,来源于建构(创作中)和思考。)

      对,大家都是对的。这句话写的比较有哲理,“微软就是微软”。Ok,谢谢大家来输入,跟我来互动这个过程。其实我今天不是要讲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我只是跟大家在讲你对微软的理解,这个是你自己的知识,这个知识它是有形态的,这个形态来自于过去可能自从知道有微软这个名词之后它所带给你的各种信息在你头脑中它们相互连接的一个状态。即时有两个相类似的人,他们可能学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他们看到的信息报纸也好、图书也好都是一样的,获取一样的信息来源,但是在不同人的头脑中,这两个人还是会产生非常完全不同的理解。大家可能会奇怪,在不同的家庭里面,或者是很接近的朋友之间,他们为什么会对同一件事产生非常不同的理解,这个就是知识在不同的人头脑中产生的一种形态。这种形态是有样子的,所以我觉得每个人的观点都是对的。今天跟大家交流我如果变成一个传统的老师的话,从老师的角度来讲我会鼓励大家再去思考再去想,我会鼓励大家你们都是对的。所以我希望大家继续去想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每个人对微软的认识会产生不同的形态,这说明了知识我们该去怎么定义它,不仅仅是显性知识,不仅仅是信息的组合,而是在一种很复杂的形态之下产生的一种空间的形态,这种行态具有相互连接和结构,这对我们今后进行教育的研究有一定的帮助,所以我会特别强调它是一种方法。

      (ooof:概念就是对思维对象本质属性的反映的思维形式,知识也一样,是一种知识结构在头脑中的反映,所以知识及知识的结构也必然是个性的。)


      大家可能听过国内教育研究之中都在说storytelling(讲故事),这也是去年我很高兴发现国内有很多人在讲这样一个概念,去研究和实践这样一个概念。在国外storytelling已经有一定的历史,并把它运用到企业的培训之中、课堂之中、教学的实践之中,让所有的学生以一种非常积极的参与感去理解知识在空间的新的结构,所以讲故事是一种很好的方法。

      大家看到我幻灯片里显示了三个过程,这是假设知识是在我的头脑中,就是我刚才讲的,微软是一个很不错的公司,这个知识形态是在我大脑中存在的,但是我通过讲故事的方法把它告诉在座的各位。其实讲故事,会发现它所传递的信息会变形,会改变它的空间形态,这在受众那里会产生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果。

      比如现在我讲微软是一个很好的公司、非常好,我讲完之后,可能有三分之一的人觉得你这么吹捧微软那么我就认为微软是一个很不好的公司,因为我觉得你其实是你在夸耀微软这个公司。这从另外一个角度就产生了逆反的理解。

      所以讲故事可以传递隐性知识,但是在传递过程中会发生衰减或者会发生一种变形。到了受众那边会转变成你的知识,这种知识和我原本的知识,一个像石头块一样的知识就产生了一种变化,这种变化是很合理很正常的,需要去理解这种变化。所以如果我们发现有的人说:“噢,我的学生很差劲,我教给他们很多很多的东西,但是他们到最后或者全忘掉了或者他们完全歪曲了我的意思”。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正常和合理的一个结果,我们可以跟这个老师讲:首先呢可能是老师你没有讲好你的故事。老师和学生沟通非常非常重要,我们在日常生活之中其实学习就是一种社会的沟通。

      (ooof:讲故事是一种传递信息的方式,但与任何信息传递方式一样,都不能避免传递过程中的失真以及接受者的误会接收。)

      我在后面谈到一个学习法则的时候,叫互连法则。这个互连法则有助于我们每个人在新的时代去重新认识学习,把学习当作一种社会性学习法则、观念。这种观念我仍在不断的实践,可能在座的各位也在尝试,如果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能够产生新的主意的话,我希望能把它变成研究成果让别人去分享,这也一种讲故事的方式。我今天跟大家在讲的时候就稍微直截了当一些,但是我希望通过这样一些例子、通过自己真实的体验,能够知道这些东西对我自己,对我所从事的教学活动是有帮助的,而且我可以激励更多的人学会怎么样学习,这就非常有帮助。

      所以storytelling它只是一种知识传递的方式,和过去我们讲的背课文、背单词以及把算术的法则或者把微积分的公式背的滚瓜烂熟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人们通过storytelling去传递知识,可能会对他们隐性知识的增长有更大的帮助。那么为什么会有更大的帮助呢?后面我在讲混沌法则的时候大家可能会更理解,因为在每个人的头脑之中会对知识建立一种空间结构,这种空间结构越复杂,可能对每个人的知识越有帮助,这种帮助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在座的各位,我可能会让大家了解一个概念,就是知识在你头脑之中会产生一种混沌的状态,这种混沌的状态和混乱的状态是不一样的,如果是混乱的状态人就变疯了,这种混乱的状态对我们日常工作是没有好处的。但是混沌的状态是每时每刻都存在的,这种混沌的状态对每个人都是有很大帮助的,如果抓住这种混沌的状态可能对我们每个人今后又是一种新的促进。


      那么这一部分我会回头再讲,先讲一个学习的过程。学习的过程其实非常非常的关键,它就是我们前面所讲的知识的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这是从宏观来看的,比如我对微软的认识是一个宏观的认识,大家可能都知道就是我刚才在讲我对微软的认识这是一个宏观的表现,因为宏观表现为我跟别人讲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我写出的文章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但是我是怎样建立对微软的认识的呢,其实这有一个完整的过程,这个过程非常微观,甚至你完全分不清它的边界。

      第一个阶段叫“不知道不知道”,什么叫“Unknown unknow”呢?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是全新的,比如说新生儿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是他们所不知道的东西。我们大多数人进入这个世界时的第一个阶段都是这样的。慢慢地我们会发现我们想去了解这个世界,想知道为什么他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别人为什么对我这么看?为什么他喜欢我?这种东西就是好奇感,好奇感会使我们进入下一个阶段,即:

      “Known unknow”,“知道不知道”,我们想去了解这个世界,这个阶段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这个阶段我们也非常强调用前面讲的知识发展的三种方式去拓展你的知识面、知识结构、知识空间的一种方式。我们在过去只强调其中一种方法,而忽略了另外两个方法的危害性。当我们知道不知道之后,我们就会去学习,去发展自己的知识空间,让它变得很复杂。我们让信息更多的融合到我的知识体系中来,我们对信息进行再加工,我们对这种信息在大脑种进行重演,即使我什么都不看,后面一段时间之内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可能也会产生一种新的知识体系。那么这种都是在获得新的知识之后,也就是经过了知道不知道这个阶段之后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就是:

      我“知道知道”。大家可以去理解,我现在了解了微软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公司,我很得意,我好像比很多人还了解微软。这个时候其实已经进入了学习的新的阶段了。我们小时候老师经常说满瓶子不动半瓶子摇,当我有半瓶子的时候,我可能就很骄傲,我可能很得意,我可能会觉得,我比别人都先知道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

      其实这些还远远的不够,也就是说,人们的知识体系要再往上发展,要慢慢的隐性。即使你认识到你知道了某些事情,但是你去应用它的时候,包括你把它运用到实践中去的时候还是会发生很多很多问题。比如说我可能很小就从课本上知道了开车可能有五个步骤,可能有很多的方法,我把它背的滚瓜烂熟,现在我告诉很多人我知道怎么开车了,因为驾驶只需要这几个步骤。但当你走上汽车的时候,你会发觉我怎么这么笨手笨脚,我可能什么事情都要通过真正做的过程才知道原来我还有很多很多事是自己不知道的,我必须要从做的过程中真正体验到把这种知识变成自己的知识。当我知道我会去驾驶的时候,这是下一个过程,我后面还会进入一个状态就是:

      “不知道知道”,因为我开车的时候你又忘记了那些操作的过程,它已经变成下意识这样一种行为。当我进入unconscious一种状态的时候,实际上知识已经变成了我的空间中的一种新的状态,这种状态就变成前面所讲的隐性知识。因为隐性知识即使你告诉十个人,他们都会有不同的理解。比如说,舒马赫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国际的F1的赛车手,我相信他来开一个培训班,在我们这个e-learning大讲堂讲一遍的时候,是很难把他的隐性知识转化为显性知识。这就是我之前讲的storytelling方法的不足,但storytelling远比舒马赫写下来一二三四五几个步骤这样的显性知识还要重要的多,因为面对面讲过之后,当你本来就已经知道如何驾车的时候,那么对这些人来讲这可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去提升他们自己的知识空间结构,让这种知识更加丰富、复杂,所以就进入最后一个状态。

      最后一个阶段叫做“知道自己不知道知道”,那么这个状态其实是很高的一个阶段了,因为很多研究学习知识的人在做学习哲学研究的时候都会不可避免涉及到这个领域。我们在进行研究认知的时候可能对下面四个阶段都会经历过,这四个阶段其实已经有非常多的人研究过了,怎么从conscious状态进入unconscious阶段,就是从认知、从清楚、从有意识到无意识阶段到下意识阶段,当认知到第五个阶段的时候,这就是非常难以用语言去表达,它是很深的隐性知识,它甚至会进入一种非常哲学化的一个阶段。所以说在研究哲学的人里面,他们会很多的进入这种阶段。

      我这里想特别的提一个老师的名字,他也是我Blog上的朋友,他另外一个观点就是说如果大家去写Blog的时候,你可能会很好地理解storytelling这样一个概念,觉得Blog很好,因为Blog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storytelling的工具,所以我是非常想强调Blog这个工具对学习的重要性。今后如果大家都成为Blogger的话可能会对这个有更深的理解。我们今天不是讲Blog,我们可以去花更专题的时间去讲Blog。今后大家在学Blog的时候可能会认识一位老师叫qiusir,是不是在座有很多人认识这位老师,我前几天刚在上海碰到过他。他有一个五理认知理论,“无理、雾理、误理、悟理、物理、无理”,也可能有很多人知道这一点。这个五理认知是非常有趣的,我觉得他把我刚才讲的学习过程就是从不知道不知道等这样一些过程用五个理表达出来,所以大家可以去看看,就会发现这个五理与学习过程是完全一致的,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的认知过程究竟是怎么样一个台阶、怎么样一个过程,怎么样从不知道不知道发展到最后不知道知道以及更高级的层次,可能是更高深的一个层次、更抽象的一个层次,叫知道不知道知道这样一个层次。这样一个层次对普通人来讲没有必要用语言表达出来,但是大部分人是能到达第四个阶段的。


      实际上我们在每个领域很成功的人士,在学校中学到了很多认为很用的知识,而且到社会的实践当中他不断的通过learning by doing也就是做中学的方式把自己的知识变成隐性知识,把他在学校、在课堂所学到的东西变成隐性的知识在自己头脑中实现出来,同时在他运用的时候能够把自己的这些知识显性的转化出来运用到实践中去。

      我刚才看到一个朋友在写,他说通过storytelling隐性知识可以显性化,因为隐性知识和显性知识的相互转化永远是相互的,可以从隐性知识转化到显性知识,也可以从显性知识到显性知识,也可以从显性知识转化到隐性知识,也可以从隐性知识转化到隐性知识。

      这种不同的转化方式运用到不同的教学实践当中可以产生不同的指导思想。我们今天可能非常关注的是显性到显性的知识传递,也就是老师告诉我1加1等于2,那么我就需要把它放到我的脑子当中去,然后用我的笔写出来1加1等于2,那么这就是显性到显性的方式。可是我们还需要其他的一些方式去做,比如说显性到隐性的转化,隐性到显性的转化以及更高深的隐性到隐性的转化。但是隐性到隐性的转化通过显性到隐性再到隐性这样一个转化过程,这个过程需要两步去实现,那么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告诉大家的一点是,我们对知识有了新的认识之后,我们对学习也会有重新的认识,教学方法也会有重新的认识,我们在每天的学习过程之中,都会去实践这些重新的认识,这种过程是非常微小的。

      所以往下会给大家做一个另一个阶段的一个引导,也就是说我们有三种学习方式,这三种学习方式其实是三种规则,后面我会讲到这三种规则是怎么样表达出来的,以及我自己是怎样建构起来的,这里面的过程我会用一张图告诉大家每个人认知的一个基本的图形,这个图形是一个拓扑图,大家不要以为这就表达了我们每个人认知的完整的过程。

      这张图描述了认知的过程。每个人的认知是一个形状在不断地膨胀不断地去拓展,膨胀的过程符合前面我讲的五个阶段的一个理论,这个理论属于国外的学习科学经常去引用的一些东西。

      那么认知的边界在不断的拓展,用我刚才讲的三种方法去拓展。一种是输入,通过阅读、听等一些方法去输入或者通过storytelling去输入。第二种是创造,我在不断拓展知识边界的时候,我在创造一些东西,实际上我不但在创造,我还在分享,通过分享可能又延伸了其他人的认知的边界。

      所以认知的过程是一个像气球一样不断膨胀的过程,大家都知道气球有一个像橡皮(胶皮)的东西,这个橡皮的东西我们就把它叫做元认知,它是我们每个人的大脑、我们每个人理解这个世界所有的物理基础。

      这种元认知从我们生下来的第一天就存在的,也会不断的去发展,比如让我自己去思考,让我自己激发自己学习的动力,去想一件事情该怎么样去了解它或者我通过怎么样的方式去了解它,或者在听人讲的时候我怎么把这种知识变成我自己的知识。

      这种元认知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只是想简单一点跟大家讲,把元认知理解为气球的橡皮那一部分,这种元认知是我们所要认知的空间相交叉的,它的边界就代表了我们未知的事物究竟有多少,我们理解到我们究竟还有哪些东西不知道。

      所以元认知告诉我们一件事情,也就是说对于我来讲有哪些东西我今天还不知道,实际上大家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但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你的这个气球很小的话你就会说我这个认知实际上是很多了,我知道很多很多事情,我好像知道的世界就这么大。比如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面,他认为的世界就是每天一个人摘摘果子、点点火、去烤烤肉或者打一些猎物,对他来讲他根本不了解外面世界是什么样的,可是他认为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已经很少了,那么这就是元认知告诉我们每个人我究竟未知世界的边界有多大,这是其中一个作用。

      另外元认知是和我们的认知相交叉的,也就是说我们在认知的过程当中或者我自己在重演知识的过程中在思考我自己的知识结构的时候,我对我的知识、已有的认知、已有的知识空间结构有一个什么样的控制能力。

      其实元认知它并不是说他在不在认知的外层,它只是一个拓扑结构,它是我们认知的世界和未知世界的一个边界。我引用这张拓扑图的时候,我鼓励大家把它变成自己的结构,你把它认为是方的也可以,认为圆的也可以,认为是不规则的也可以。因为你今天的认知它是很多多维空间的、很多知识结构的一个组织。

      (ooof:古人比喻人与人知识的差异画过圈圈,isaac讲的故事则是悬了一个可以继续充气的气球,:)。即使不谈其中的道理,至少形式上也是三维了、动态了。 )

      那么我在引用第一张图的时候,我引用了德国一个教育网站上一个非常混沌的图形,它实际上就是知识在我们大脑中的不同形态,有不同的样子,可能有的长得很丑陋,可能有的长得很漂亮,可能有的颜色不错,可能有的味道不错,它以不同的形态存在这个空间中,这样的空间有它的物理基础,但它不依赖于这种物理基础。它非常难以捉摸的一个形态,是以复杂度来衡量它的,以熵去衡量这种知识成分。

      回到我前面讲的这个幻灯片,当我们的元认知在扩大的时候,我们的未知不是在减少,而是在放大。大家理解一下当我去吹这个气球的时候我气球吹的越大它的表面积越大。元认知告诉我们我知道的越多我知道的越少,我不知道谁能告诉我这句话是怎么来的。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知的边界告诉我们如何去认识这个世界。元认知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厚度,有不同的能力的大小。但对我们每个人来讲,它都有很强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认知的理解、对元认知的理解、对未知的理解其实都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这几点都是和知识空间相关联的,我今天没有时间去讲知识空间的概念。知识空间会有一个个人的、社会的、时间的、轴向的表现,这样一个四维空间的概念,这个空间的概念我会在一本书里给大家讲出来,这本书我希望能在今年年底之前把它发表(出版)出来。大家会看到每个人的知识空间为什么在今天的网络会变得这么强大,这跟以往的形态也不一样,这种形态的不一样,其实我们能从知识的结构、知识的形态、知识的过程、认知的发展还有我们认知的边界这样一些理论中获得一些解释。


      另外一个概念叫做客观和主观知识,那么客观的知识可以约等于显性的知识,为什么叫约等于呢?因为客观的知识实际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所以它有的时候边界并不是那么清晰,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显性知识,因为它有的时候可以用文字、可以用数学公式表达,但是有的时候不能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来,所以我们把它约等于显性知识,大家可以从逻辑的角度这样想就是显性知识,但是不能说完全等于显性知识。还有显性的知识一般是可以结构化的知识,可以用信息的方法表达出来,用不同的语言、不同的公式表达出来。这个客观的知识、显性的知识、结构化的知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是以信息的方式存在的,它们有信息的“熵”这样一个理解,它们可以被记忆,它们可以被重复,它们可以在网络上传播,它们可以通过数字的方式记录下来,这种方式是今天我们的计算机能力包括我们的大脑能力所能够表达出来的东西。

      但是我们的大脑还有许多潜能的东西,我们不光是去记忆,不光是通过显性的方式讲出来或者是通过文字的方式把它传播出去,我们还可以通过更多的认知,这种认知我刚才讲在空间的一种表现,我们把它叫做隐性知识,它也是一种主观的知识,也就是我刚才在讲微软在你心目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那么这种知识全都是一种主观的知识。不管每个人在学习中有怎样的一个认知的过程,但是它全是主观的知识,也就是我们要尊重这种主观知识的存在,它是非结构化的、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

      刚才有一位朋友他在讲“微软就是微软”,还有一个人讲“微软是很难用一句话评价”,我觉得他们讲的也很对,为什么呢?因为这些是非结构化的知识,他可能现在觉得这种东西太主观了,他可能觉得很片面,他不愿意去表达,那这就是表达的不同。

      但是我们对这些主观的知识同样有一些方法把它转化成显性的形态展现出来,比如说分析的方法、创造的方法,比如说我们用评价的方法去做这样一些转化,我们可以在做事情的过程中让这些方法变成我们对世界对知识认识的一种新的规则,这种规则可以指导我们去做决策。如果你元认知比较强的话,在做这种分析、创造、评价的时候会比别人更强,不同人的差别就会立即展现出来。

      我们过去很强调对客观知识的表达、传递,但是我们忽略了对有关隐性知识的认识。我们可能说我认为你错了,太武断地作这样一些表达,但是从来没有去想为什么你是错的,为什么我觉得你是错的,为什么我的认为跟你不一样。其实这里大家可能更深地理解另外一个观点,也就是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非常尊重你表达观点的权利,大家可能都了解这句话。每个人都有认知的主观结构,每个人每时每刻都是一个学习者,每时每刻永远不要站在一个教授者的角度去认识这个世界,如果你只是想站在一个教授者的角度的话,那么你就会忽略了沟通的重要性,你就会忽略尊重他人认知结构的重要性,所以主观的知识在教育空间是非常重要的。

      我在几个领域有比较深刻的体验。我有在课堂中讲课的经历,在企业的培训中给学员讲项目管理、企业管理、财务管理等方面的知识,但是我认识到无论我怎么灌输这些知识,到每个人那里变成了另外一种知识形态。我讲的是“土豆”的时候,那么到另外一个人那里会变成“石头”,每个人得知识空间形态不同。

      那么这个时候我会做什么呢?其实我非常鼓励大家去表达,他们自己的主观知识是什么样的。如果有这样的一种方式的话,大家对知识的理解、对学习的兴趣以及对自己认知的自信心会有完全的不同,并且会有态度上的变化。所以我以前也和很多学习研究者去研究认知的问题。后来又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情感和态度对学习的一些重要性,比如“情感”的知识对尊重别人的认知结构是很重要的,也就是当我们的教师在课堂之中他的对主观认知的尊重加强的时候,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会完全不一样。

      在新的教学改革之中,我也看了几本书。是关于发展新课改的一些出发点。我觉得这是很对的,但是还不够。因为大家还是很强调我们的课程标准是怎么样的,我们的课程标准该如何制定?但是我们忽略了一点怎么去发展学生的元认知、怎样去鼓励课堂上更加尊重学生的主观认知、非结构化的知识。所以emotional(感情、情绪)的东西非常非常重要。

      (ooof:把主观认识归类于一种主观的知识,这会促使我去重视其它人的一些主观认识。因为,好象我一直所知道的是:不客观的想法是容易受到批评的。)

      那么我在面对面进行交流的时候大家可能会更理解,其实就是在跟大家讲故事。因为我在跟大家说这些知识是怎么回事。但这些不是很重要,关键是怎么样让你的受众理解。我觉得这些东西很重要,对我很重要我觉得很有兴趣,我听到这些信息之后,我对这件事情有一个新的认识。如果这样理解的话,那么就呼应了我们今天讲的一个主题:“我听到的、告诉我的我会忘记,给我看的,我会记住;让我参与的我会理解。”,如果有这样的一个结果,我想我们的课堂会产生一种新的文化。

      这种文化是国外的很多组织去促进的。他们不仅仅简简单单的告诉大家学什么,而且还强调用什么方法促进课堂文化的改进。这个也是我建议在今后我们的政策制定者在今后在校本培训之中怎样让大家把课堂文化、尊重别人主观认知的一些方法融入其中。希望今天跟大家一起重申对这些事情的认识,交流之后可能还会有一些新的理解。

      所以我们前面所讲的一些东西,不知道大家是否理解了:“知识就是信息在特定时间、空间对特定的人的一种结构化的表现”。如果大家理解了这一点,对自己的认知过程、认知的发展过程以及我们在各个教育理论之中所强调的一些方法,无论是建构主义、连接主义还是很早的认知理论,我们都会有一个新的认识,以及这些方法为什么是正确的?为什么在某一阶段是正确的?

      后面会讲到混沌法则、建构法则、互联法则。可能大家从一些教育研究者的文章中已经看到过这三个法则。但是我今天说的是一些新的认识。

      不知道前面的这些大家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用问答的方式跟大家交流一下,希望主持人把话语权交给听众。大家可以提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