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01

    Isaac谈网志(CNBlog语音访谈十)- 黄雅祯(ace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oof-logs/1094663.html

    Isaac: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一个什么样的Blog ?

    Acer:我绝对是比较随性的,可能是一开始时候是Focus(集中)是比较来推广的,然后就是说朋友大家一起对这个有兴趣的东西,后来是一些Personal Life的东西,所以说把Focus就Shift了。

    Isaac:但它好象这两年一直伴随着你自己的发展。

    Acer:对,其实我并没有完全离开Blogosphere。但是可能比较没有像以前那样Community Blogging,其实对于自己这样的转变,我也想过,有到一个阶段就是说,我看见每个人他们有不同的专注的领域,那我自己也想过,对于我来说什么是最有兴趣的,或者是对于我来说,我觉得要花时间下去看的东西,有想过这些问题的。

    Isaac:也和自己生活的波动有关系。比如你迁移到一些新的地方,比如我知道你大概就有几次这样的变化。

    Acer:我想其实更我自己在生活中经历过的东西有关系吧,我想从高中到大学是一个不同的改变。

    Isaac:其实有的时候,心里的状态,写Blog和不写Blog就能看得出来。

    Acer:对,应该就是说心比较杂吧,就是说外面其它很多事情,影响到.....,里面就可以......,不好意思就是说和我子宫一样的。

    Isaac:那你还是蛮超脱的。

    Acer:没有,就比如说,人家有人问我,你有没有Blog,我说没有,最近都这样讲。

    Isaac:就像拿着Blog说我不是一个Blog,就像我们说我不是博客一样。

    Acer:对呀,对呀!

    Isaac:那其实,我觉得确实有一个感觉,你应该是一个很超脱的目睹者,也是观察者。从一开始,你就有参与到整个中文的Blog空间中来,包括不同地区的一些中文Blog都有观察,那这两年,你到底看到一个什么样的变化呢?三年了。

    Acer:变化就是,我一开始的时候,是看资讯非常多,我觉得,就是像那些免费的Blog服务对Blog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免费的资源让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机会去看到不同的可能性。我感觉台湾很可惜,是因为速度,就是说很奇怪那些商人对这块网络市场都没有发现,我感到很压抑,不过终于在最近这六个月,我有看到在改变。那这是蛮难得的事情。

    Isaac:最近有几个新的社群出来。会不会有这样的问题,我在中国大陆也看到,一商业化之后,它对概念也好,它对用户的性质也好,它本来从Blog中间说想呈现出来的一些东西就会发生变化。

    Acer:我觉得是一定会的。所以就是看他们在服务的时候,对使用者的设想有多周到了。因为我也看到台湾有好几个不同的Blog服务提供者,有时候看到大家会申请好几个,其实他们使用Blog也是在试,然后大家可能会回到用一个。

    Isaac:但是它万一陷进去,因为Blog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它万一陷进去后服务商又不好了......

    Acer:对,他们可能就会在里面,必须使用一个服务政治,然后,可能在找下一个吧。我记得我一开始玩Blog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所以就是到处都试。

    Isaac:但是这个对后面的人其实有很多影响,比如今天我去Review 我过去的一些Archive,然后我发现有Link到你的Blog,然后,你当时告诉我这是Permanent link(永久链接),因为这个可能不是你的原因,它和这个Blog服务商或公司有关系。

    Acer:就是我们刚好最近上课,讲到URL本身是有缺陷的一个Strcture(结构)、一个Protocol(协议)、还是一个Standard(标准)。

    Isaac:的一个机制。

    Acer:对一个机制,所以就是说你永久链接其实换到一个地方就不是永久的了。

    Isaac:那我们不是从很深的技术角度来讲,那我们稍微有一点技术感觉的人来讲,我们可以怎么做呢?

    Acer:我自己的东西我会保存下,但是对于网络上是不是留着,其实我个人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至于有些人认为自己的东西在网络应该被人找到是很重要的,那可能对于我来说不是,我自己没有考虑其它的那么多事情的。

    Isaac:就又回到了你刚才所讲的,蛮随性的一个状态,所以你也不在乎。

    Acer:我是不太在乎,可是,有时候我想说,哎哟,我都没有留什么记录,需要用的时候都没有东西,然后在赶快写一点。应该讲好听你是随性的,讲难听你就是懒惰。

    Isaac:那你现在所学,你自己想要潜心去研究的东西,它会不会已经被你前几年所看到的Blog现象也好,或者从Blog中所了解到的一些动态的趋势也好,会不会受到这些影响呢?

    Acer:我想多少会吧,我想一开始有参与和没有参与是有差的。不是说没有以前的那些经验现在的事情就不可能发生。就像我有一个教授,上个礼拜才有人教他什么是Blog,他本身是做一些网络的研究,但是他对那个分类很感兴趣,就是说他以前并不知道Blog,但是并不影响他对Blog的认识。

    Isaac:他可能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了这件事情。类似他过去研究的基础。

    Acer:对,对。

    Isaac:正好谈到Folksonomy(通俗分类)。你最近有什么心得,研究它?

    Acer:有趣的是说,一开始Metadata(元数据)和Catalogue(分类)是很严谨的,是有一个即有的形式,经过特定的人,去设定一些规则或是说分类的方法。那个时候我们自己分......

    Isaac:我插一句啊,说Folksonomy(通俗分类)和Taxonomy(专业分类)这两个它好象不是一个体系上的事情,因为Taxonomy分类也好或者那些Catalogue(分类)也好,它是一种集体智慧之后形成的一个公认的系统,但Folksonomy好象就没有一个边界.

    Acer:可是我觉得很重要是说,传统的Catalogue是特定的一群人,比如特别讲说是学术研究的,或者是说既定的那群人,经由他们专业的认证说,我这样的分类是系统的,是比较有价值的,可是问题是,这样的东西对于普通的人来说并不见得是(他们觉得)最有效的分类方法”

    Isaac:尤其它要去学。

    Acer:对,像它这样的分类方法可能你还要去,如果说你没有那个知识的话,你就不知道他们分类的差异在那里了。

    Isaac:那这中间就涉及到两个问题啊,可能跟我们下面要讨论的话题有关系,就是我所好奇的地方,就是:一个是既定的人去分(其实就是权威),他在过去的社会,一个组织中发挥一种强势的作用 ,所以他们会把这些东西,我们说的难听一点是把这些东西强加给大众,所以缺少一个Interaction(交互)和Democracy(民主)。

    Acer:对,当然,当然。

    Isaac:这个比较理想是吧?我说Folksonomy是比较理想的。

    Acer:也许不能说理想吧,我想理想可能还有其它的因素在里面,我想说比较,算是有效的,有效率的......

    Isaac:Pragmatic,实用。

    Acer:对,没错,实用。

    Isaac:你觉得它和Free Culture(自由文化)有什么关系吗,今天你能联想到?因为你在Free Culture方面一直有参与。

    Acer:我想重点是说有,比如我们刚才在说,分类的方法有从专业人士,就是所谓的权威,那还本身就是这些创作者,Content Creator 他们对他们自己东西的定义,那我觉得Folksonomy的话可能就是说,让读者或者说其它的人,对这件物品(这件东西),有兴趣的人也能够有他们的看法,就比如说Interaction(交互)吧,在同样时间你也可以看到别人对你看到的东西有什么不同的角度。

    Isaac:对,其实它有个人的一面,社会性的一面,比如说flickr,或者说del.icio.us,首先说你自己的分类不会受别人的干涉。

    Acer:你一开始一定是先下意识的说你认为这个东西对你来说分类是什么,然后你加了分类之后,你会看别人是这样做的,蛮有趣的,这样子。

    Isaac:嗯,没错,我想到了,它的一个弊端,你听听讲有没有道理啊。比如说我自己确实是Folksonomy(通俗分类)的一个热衷使用者,那我发现一个问题,我使用Folksonomy的一种方式的时候,它会随着我在这段时间看到的、学到的、或者接纳的东西,会影响到我使用Folksonomy的Tags(标签),这样的话呢,我过了一段时间,我在往前看,我会发现那段时间我去Tags(标签)的Content(内容),和今天我要Tags的Content假入是同一个Content的话我会有不同的Tags。

    Acer:没错。

    Isaac:这是不是就丧失了一种,连我自己都缺少一种Standard(标准)。

    Acer:我有时候好象分类过这个东西,可是看到以前的我会说,我以前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Isaac:对,连我自己都缺少一种Standard,有时候我会问我自己,为什么以前加过这个Link现在连我都不知道。

    Acer:没错,然后这分类是什么意思我自己都不知道,忘记了。

    Isaac:对,这不是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就是说你将来在Retrieve(检索)的时候,你其实通过你今天头脑中的分类原则去找,即时你想去找过去的东西都找不到了。

    Acer:其实可以在Blog的时候多加几个Tags。

    Isaac:对对对,我其实今天也有这个意识,这样会比较容易Match(匹配)。

    Acer:对,就是说联想吧,我觉得。因为我觉得有时候你加更多的Tags,就会比较容易引导到你想找的东西。

    Isaac:但是每次我都要找三四次,就是要不断的交叉交叉才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Isaac:那谈谈Free Culture(自由文化)吧,Free Culture这两年我们也谈的挺多了,应该说从几个项目吧,像创作共用了,台湾叫创作公用,这样的一些项目,我们都千丝万缕跟这些项目有关系,今天我知道Creative Commons(创作共用)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说在一些Artist(艺术家)领域,大家对它的接受度了,你觉得这个会不会对Free Culture产生一个怀疑?

    Acer:我想那个怀疑是出来没有消失的,就是说一直都在那里,其实那个也是Free Culture一直没有让人接受的原因吧,我觉得也不光光是大家对著作权的一个想法,我觉得跟现今著作权法的政策还是有一定的关系。

    Isaac:嗯,怎么讲?

    Acer:因为,比如美国的,因为我现在在美国,所以对美国的情况比较熟悉,不管是说他们的录音工业,或是电子工业,最近对这种数位Copy的东西打的很凶,非常锲而不舍在抓类似这样的东西,尤其最近他们抄到很多的Bittorrent,

    那这样让一些Technology(技术)的人,在就是说,有可能有一天,他们会立法去阻止这些科技,可是,当这些科技也可以做为好的用途的时候,可是问题是说,在大家的一个Pulic Image(公众形象)上面的时候,File Sharing(文件分享)就是说不好的。

    Isaac:所以,我想Creative Commons(创作共用),我想是在尝试解决这个一个的问题吗,也就是我们首先不先去从创作者的角度来强求 ,Reserve all Rights(保留所有权利)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大家就在这样一种分享的天性下,就没有这种担心,或者大家就会接受,某些权利我应该去尊重,某些权利我到不用那样煞有戒备的去担心它。

    Acer:我觉得Creative Commons(创作共用)给我一个感觉是,他们给我一个感觉就是,从创作者到接受者之间的一种结构,Audience(听众)之间的Intermediate Agency(中间的代理) 就是他们中间的一个结构性的Industry(行业)的东西,怎么说......
     
    Isaac:找一个中文词。

    Acer:很久没有讲中文都会忘记。

    Isaac:所以有人在创意啊,我们随便在讲,就是在通过Skype在全球建立语言学习的新的机制。

    Acer:当然了。....我觉得好糟糕啊,

    Isaac:没关系啊,我们在往别的方向去。讲的时候可能会想起来。我在想Free Culture它的核心倒不是说数位版权,或者说数字作品的授权问题。

    Acer:我觉得还是回到创作吧,是创作者本人对于想法的一种分享。

    Isaac:这是个天性。

    Acer:对,因为你要考虑到后面的Incentive(利益)的话,或是说你要Make a living(谋生)的时候这是必然的事情,但是如果说你在创作的时候,在那个Process(过程)的时候,人家不会考虑到你。

    Isaac:所以有人挺怀疑,在这方面说,正因为是某一类型人,Public Blog(公开的网志)的上面始终还有障碍,不可能公开去讲,因为这是政治的问题,其实Free Culture的东西会涉及到人的观念上会有很大的变化,  也就是从Free Culture是我们今天能碰到的问题,对今天的社会都会有很大的改变,我不知道从你的角度观察,从前已经有过一些人写过,说像草根运动,他是面向强权的一个Super power(超级力量),那这种,你觉得在现在这样一个商业的情况下,本身连这些创作共用的价值都还很难实现的情况下,就觉得将来真的会成为Second Superpower(第二超级力量),因为Blog毕竟还是少数,我上次和李仕杰谈的时候他也有一个预测说,Blog最终也是一个很大规模的小众。

    Acer:我觉得他讲也是有一定道理,比如我们拿美国那个Howard Dean(美国总统候选人)当例子,可是,问题是说,在美国的网络普及率也一定不低,但是整天用网络的也仅仅是一小部分,那有时候我们看到很多,然后就以为That's the world(这就是世界的全部),那我觉得也是要考虑的地方。

    Isaac:要警惕。

    Acer:对,比如说我在电脑用Skype,我的朋友在台湾,在不同的地方,或是在美国那里讲话,可是Skype也是在我跟朋友之间,Tech user(技术用户),Savvy user(有悟性的用户),一个某种朋友的在用,我也是在最近才给我的家里人装了Skype,我想是在这个程度上一个一个落差的东西,这个怎么讲,你比如说我有做义工的习惯,我从高中到现在,都有在做义工,高中是在地方的Library(图书馆),然后现在是在帮助一些失业妇女,让她们学新的Skill(技能),然后找新的工作,那你会发现,噢,我们知道怎么多的东西,可是对她们来说,她们最基本需要的能力只是一些比如说文书处理的,所以说,有时候我觉得做这些义工,给我一种帮助说,给我一个Reality check(真实检查),就是说,除了我们知道Hi tech, hi functional(高科技,高功能),电脑对于其它人来说是一种什么东西。

    Isaac:这正是我担心的,我们是不是生活在一个Echo Chambers(回音壁),好象每天关心的只是Internet的最前沿的,包括我熟悉的这些人,他们生活也好,他们的所构成的一个世界也好,其实也就是不同的世界。

    Acer:对,对那些人来说Blog是什么根本不重要,他们关心的只是用网络去写个Email,去找个工作而已,我不是Blog真的是完全不需要的,我是说,当我们大家在很热衷这方面东西的时候,还是不要忘记和真实世界的连接。

    Isaac:不过,怎么连?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一种呢是人和人的联系,就像你这样,我把数字世界的一些好的畅想,能够体现到我的日常行动中间去,比如做Volunteer(志愿者、义工)也好,至少去帮助别人的时候你也去反思一下,或者说我利用一下我已有的知识,去做这件事情。这是一种Digital Divide(数字鸿沟)我们怎么样去缩小这种数字的差距,然后帮他们找到一种最好的方式,比如说一种创意啊,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可以做一种小的想象,说Blog是不是一个找工作的好的工具啊,然后只是让人们学会这么去做,因为它很容易上手,进入这个世界,比如说他描述他的一些情况,讲他的一些技能,然后让别人知道,当然他的声音会不会被人注意我觉的是一个问题,因为你即时在Blog也会有那种Power Law(幂次法则,数学中一种递减的曲线),所以,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技术的方法去帮他们,因为技术毕竟不是大敌。

    Acer:那我倒是觉得Blog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他本身的门槛比较低,那我想很多人可能也是利用这个东西来,整理他们比如说Self-expression(自我表达)的一种过程吧。

    Isaac:没错。

    Acer:我觉得Blog在这方面是绝对有可能。

    Isaac:对,所以我始终围绕的,我们在没有建立成一个非常Free的社会之前,就是说Blog给我们很多畅想说,它是Grassroots Publishing Tool(草根出版工具),Grassroots Voice(草根声音)的一个表示,这些草根的声音可以有机会表达出来,但是最终的问题还是这样,一个是你刚才讲到的说,我们最终还是不知道,说,这种Tools原来它只是生存在少数人的中间,他们至少要有电脑,要有Internet,要有这样的一个基本的权利,才能达到这一点,所以虽然我们讲Blog是一个很容易上手的Tools,但是你必定要有电脑,你必定要投资很多很多在这个社会上。

    Acer:另外,我观察了,很多Blog他们所写的跟他们从事的职业还是有关系的,比如说他们在某个Media(媒体)任职,这个还是有关系的,那我不能否认这个东西的价值,就是类似这样的东西,可是这也是大家觉得吸引人的地方。

    Isaac:那往回看啊,就是说在前十年的时候,其实没有Internet,假如说没有Internet,没有这些东西,我们当然不会有这些想象啊,说很多自由的东西,和很多可以去尝试的东西,哪怕是说今天还在这些传统的法律法规的制约下还是不允许去做的事情,但是我们今天毕竟有机会有能力去尝试,我们可以跨大洋来打免费的这样的电话的东西也好,这些其实在以前是不大可能被设想到的,那么像这种去中心化的趋势是仍然是存在的,或者像p2pnet电话也好,你大概之前也关心过,我记得我们讨论过,P2P Podcasting(点对点的广播),P2P Video(点对点的视频)的东西,你觉得它们最终会和传统的媒体有的一拼吗?

    Acer:我觉得,这样讲好了,据他们讲他们每年损失多少的钱,但我觉得对于他们来讲,其实是另外的一种销售的方法。

    Isaac:对,我觉得对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好处,你比如说某一个唱片出来之前,我觉得我很大程度上是在Internet上了解到它,然后那些分享者告诉人们这是一个好唱片,所有可能还会促使我要珍藏一份,我如果真的非常喜欢,因为如果我从前就不买唱片的话,我今天Download了,可是我还是不会买,但是从前我喜欢唱片那当我看到一些更好的推介,就是大家更多的评价声,我可能更原意买这张唱片,甚至它的价格可以更高,我觉得这些都是传统企业应该去学习的地方,问题是现状他们得到了好处,它还要蛮疯狂的去挖更多利益,这一点,你觉得会改变吗,或者说,应该怎么样去教育他们?

    Acer:教育我不知道,这看他们要吃多少苦头才愿意发现和适应他们的角色,他们现在所采取的措施就是一直抓人一直告人,然后看能不能吓倒人家,我想这还是比较消极,虽然他们很积极在抓的,对于现状的改变,可能只是这阵子多抓一点,然后人少一点,是杀鸡惊猴,过一阵子后又跑出来很多人学。

    Isaac:嗯,对,我设想一个极端情况啊,原先我们春游的时候讲的,说,假如一本书(我们不拿音乐做比喻),我把第一章,或者说我只摘20个字,然后Acer你从下面在摘20个字,连到我的这个上面来,假如有一万个人,那一本书其实就Distribute在Internet上面,但是每个人都没有侵权。

    Acer:这个真是很好的Idea(创意)啊。

    Isaac:我指的是极端情况吗,然后Industry(行业)如果意识到这个情况的话,因为技术今天已经到了这种去中心化的地步,它也许可以是Blog内,因为有很多人还按照传统办法处理,把很多音乐放到一个网站上供大家下载,那当然是不对的了,但网络越来越宽,Broadband(宽带)越来越宽,然后人们处理的能力越来越强,它可能在很快的时间就收集到这样的Key,那我想拼成一本书也好拼成一段音乐也好,都是不成问题的,所以Industry如果它能意识到这一点的话,会不会两年之后或者三五年之后,技术上的突破根本就是他们想也想不到的。

    Acer:他们总有一天会意识到他们没有拥抱这个东西是错误的决定。不过我觉得对于书和音乐还是有一点差别吧,如果书的化我可以Download下载,像我们学校老师会给我们的,比如说某本教科书的dpi所以说我不会说像电脑上这样一张一张印出来读,然后我还会写闹事之类的,就是说书这种东西它还是有一种,可是比如像音乐的化,除非是我很喜欢的否则我不会去买,就是说我还是买唱片,

    Acer:还有本身就是视觉上的问题。

    Isaac:但是其实就是说今天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他们其实就被牺牲掉了。

    Acer:对,但是这个属于他们的做法问题,因为他们现在除了拥抱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阻止大家去分享他们的档案之类的。现在的Napster 已经在提供一些特殊的Service。

    Isaac:对,他已经变了商业模型。

    Acer:有到我们学习拉生意。

    Isaac:真的?

    Acer:对,就是说他们非常有商业的,他们给我们一个消费的概念,就是说,一个音乐比如说付我多少钱,那你可以听我上面任何的歌,基本上他们给你的Idea(创意)就是你租音乐,比如你一个月付这么多钱,这些你所听过音乐,如果我的Napster有代理的话,你全部都可以听,那就是说这些音乐一年以后你就会Degrade(降级),这就是他们最近正在发展的一个模式,目前,学生之中还能接受这种Idea(创意),不是所有,但至少还有一部分觉得还是不错,

    Isaac:但是和Free来还是有差距。

    Acer:但是我还是蛮排斥这个东西,我没有使用这个东西。如果我付钱来听音乐的话为什么我一年之后就不能听了呢。

    Isaac:这还是参合了一些人对事物的理解。

    Acer:对,

    Isaac:我假设啊,你有几个Blog?

    Acer:是好多个,当然都不是公开的,

    Isaac:我都能理解。

    Acer:当然都是自己写自己看的,

    Isaac:我觉得这就是Blog个性的地方。

    Acer:是,我觉得这是反映Blog个性的地方,有些人觉得放出来没有什么关系,有些人觉得放出来会关系到别人怎么看你,类似像这样子。

    Isaac:那,假如说,你现在经常有机会跟别人讲Blog的话,你会下意识的去告诉他Blog的好处吗,或者是让他成为Blog?

    Acer:我想我一开始的时候是非常强烈的有,就是说去说服别人,或者是跟他们讲有什么好处跳过来。可是,到现在我没有那么强烈,就是说Blog只是一个Media,只是一个工具,那最重要还是它的内容,它背后的人是有趣的,最后就是说,也许我们能够到,就像说最初就没有Blog这个东西。

    Isaac:这,我非常同意,就是说我们大家可能会共同看到一些远景的东西,它不一定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但它已经可以把人提升到一定的状态,我只是在想这个路径是怎么样的。

    Acer:我想Blog绝对是中间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传递,或是说Transformed的一个东西,就是说它中间必须要有一个Medium(媒介),去号召我们去达到这个目的的。

    Isaac:到未来彼岸!?

    Acer:未来的彼岸。

    Isaac:问题是我现在不知道彼岸是什么样子。

    Acer:没有人知道。我不知道,也许有些那个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