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加 2013年7月12-13日第四届可视化研讨会的各位,大家好,

    有点冒然以这样的方式再次与大家交流,但想到在会议第一天上午,一个临时插入的现场参会者主动自我介绍的环节,虽然短暂但热烈非常的情景,还是使我意识到人们是存有一种个人间交流的愿望,探究下来,这种意愿,其实是包含有一种面向未来的指向。
     
    这里,也存着一种面向未来的指向,简单分享一些参会心得:
     
    心得来自个人对会议现场的体会,现场有不少庞大的各类数据可视化制作方法与结果的展示,有的也很绚丽,但他们的运行方式与我关注的目标似乎有些不一致。
     
    我可能更感兴趣一些轻型的、软硬件平台个人更可能获得的、能方便呈现(比如Web方式)的技术及实现方式。或者说做为一个个人,在我很难获得所谓的大数据、也没有非常强大的计算设备与显示设备的情况下,我仍然希望能得到一些数据,并依自己的愿望去分析、呈现、分享一些结果。
     
    这些念想,也许可以说是大数据时代,个人对于所谓大数据的一种观点,其要点是:小数据、小制作与便捷的轻(微)传播。
     
    以上是技术实现方面的想法。
     
    在可视化选题上,可以处理一些宏大的题目当然不错,但还是有很多小的题目,可能也值得去发现与挖掘。根本的原因,我觉得是现在常用硬件的性能与应用软件的丰富为实践者提供了巨大的重新去观察与再发现这个世界的可能。
     
    这是参会期间及之后一些零星念头的整理,希望大家可以讨论。
     
    在会场还是遇到很多有趣的人:
     
    胡一凡老师算最神奇的一位 (个人网站:http://www2.research.att.com/~yifanhu/ ; 新浪微博 http://www.weibo.com/yifanhu),知道胡老师也与 Gephi 有关,在最初使用 Gephi 的时候,当时还没有中文版,就在密密麻麻的英文界面发现有个显著的拼音字符 “Yifan Hu”,最初只是好奇,到后来还是搜索过去,才确定知道又发现了一位对“孤独” Gephi 有做贡献的中国人,之前还知道的两位一个是 Yudi Xue (http://hci.usask.ca/people/view.php?id=152)  一位是 一杜 (Yi Du https://plus.google.com/103747244211662925945  ) ,Yudi Xue 仍然是 Gephi 核心代码的开发者;Yi Du 则是 Gephi 获取 Twitter 数据插件的开发者,可惜的是这个优美的插件没有后续的跟进,在新版 Gephi 中已经无法使用,Yi Du 目前就在北京,很期待,有一个时候,这个插件或者以新的形式能够重新原地复活。
     
    胡一凡老师介绍的两个作品都印象深刻,一个是音乐聚类地图,一个是 Twitter 话题聚类图,应该都不算使用很“大数据” 的资源,但感觉效果挺好,另外动人的是,他们不断在一个看似不大的项目上能够深入钻研并做下去,这中间应该也包含了不断的创新,而这两点应该也是能够得到良好作品所需要的吧。
     
    还见到了小雍子(http://weibo.com/ayay),他是数据新闻手册中文版( http://xiaoyongzi.github.io/web/ ) 的大管家,和他聊到了近来工作的一些状况;他还介绍了一位香港过来的同学,也是 Gephi 中文教程的学习者,说到她写论文时导师说用 Gephi 做图是不够专业的。呵呵,还是给新工具留点机会吧。
     
    见到了知微的 Lady广大(http://weibo.com/ylcqve),共同听了一会,然后就撤到另外一个聚会场。
     
    见到了另外一位 Gephi 中文教程学习者兔子小姐(http://weibo.com/801227640),她要引见她们 CMoDA 的杨磊馆长,当时没有见到,不过后来居然又有机会拜会,算补上了逃逸的一刻。  
     
    还有田东(http://weibo.com/tianliuquan),现场只是微博聊了几句,会后很久之后,又去中科院超能中心拜访了他们实验室,看了一些他们做过可视化作品的介绍。
     
    还听神州数码 “智慧城市” 部门的一位说到了神州数码有一个设想中城市信息化的解决方案。
     
    好像旁边还有统计之都(http://cos.name/)的两位,没有多聊,希望日后还有机会。
     
    好吧,絮絮叨叨,这节就到这里,下面飘条个人心愿:
     
    如果你对 以  “小”数据 ,“轻”设备 ,“小题目” ,“微”传播 ,并以个人方式(你是某组织成员无妨)来参与这个大数据时代的数据可视化感兴趣的话,欢迎与我联系,我乐于把我们这样的节点连接起来。   
     
    尤其欢迎一些感兴趣 Gephi 、复杂网络、Web 可视化、信息图制作、新闻线索图可视化图,熟悉或感兴趣社交网络程序抓取数据、有兴趣学习各类可视化工具 的朋友联系。
     
    最后,也希望,每一个人,在这个动态的社会空间中,互相之间都能够有更好的连接,也各自都运行的更好。
     
    最后附几个有关系的网址:
     
    1. 我做过的一些图,大都放在这两个地方,有兴趣的可以翻翻:
    • 总感觉在 Blog 中大图不好展示,就想到用简单的 HTML 发出来,有点乱: http://sharismlab.com/pipeline/home/ 
    • 在 flickr 上的: http://www.flickr.com/photos/ooof-ig/     //我的电脑修改过 hosts ,不翻墙也能访问,但不确定你的电脑是否能正常访问。如果你需要修改 hosts 的话,请在google 搜索 “修改hosts 翻墙” 找办法,当然你也可以在百度试一下 :) 
    2.下面是写邮件是翻到的会议相关报道,感兴趣者可以点过去看看:

     

    ooof

    来自: http://digitip.net

  • http://x768.com 应该是位日本人制作的历史地图网站。这个网站可以逐年显示从公元前4000年到目前(2013年)各国边界的演变,以及能够显示各国领导人的头像(部分早期国家没有)。

    进入地图页面后,比如这里: http://x768.com/wh/?x=5871&y=1153&yr=1787&z=2&lg=2 ,可以先选下面的时间轴直接浏览某个历史时间的国家面貌,也可以从一个时间开始,按 - 号,往回退一年,也可以按 Shift + - ,往前走一年。

    你可以把这个动态地图(主文件是一个 .swf  文件)下载回来,在本地更方便的查看(与在线版功能上还是有一点小差别),下载地址在这里: http://x768.com/d/bc/twha/twha.zip

    网站也提供了构成动态效果的 .swf 文件的源文件,地址在: https://bitbucket.org/x768/twha/src

    我想找到这个这个地图的国家边界数据,查对之后发现,这是无法做到的,这些页面代码和程序里面并没有包含国境边界的文本数据,而是存储在 twha.zip 压缩文件 \twha\t\  目录下面的74个文件夹的图片里面。所以,也算是个减轻压力的情况吧,这样,我就不必再去琢磨怎么找出那些数据了。

    然后,也在 readme 中翻出了,这个地图参考到的资源,内容真是丰富,也很长视野,帖出来,也许会启发更多人的学习,那些网址我觉得正应该看看,不过提醒一下,大多是日文,希望你不是和我一样有点畏惧阅读外文。 :)

    [Reference]

    The Periodical Historical Atlas
    http://www.euratlas.com/summary.htm

    WHKMLA : Historical Atlas
    http://www.zum.de/whkmla/histatlas/haindex.html

    世界史地図理解
    http://gakuen.gifu-net.ed.jp/~contents/kou_chirekikouminn/sekaishichizu/index.html

    Chronicles
    http://www.ne.jp/asahi/chronicles/map/index.htm

    世界地図で見る世界史
    http://www.geocities.jp/shokatuki/

    World Statesmen.org
    http://www.worldstatesmen.org/

    The Periodical Historical Atlas
    http://www.euratlas.com/summary.htm

    外務省: 各国・地域情勢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http://www.mofa.go.jp/mofaj/area/index.html

    世界の歴史 - Wikipedia
    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8%96%E7%95%8C%E3%81%AE%E6%AD%B4%E5%8F%B2

    国の一覧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9B%BD%E3%81%AE%E4%B8%80%E8%A6%A7

    Category:Maps - Wikimedia Commons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Category:Maps

     

     

     

  • 2012/07/19

    @Isaac PK $SINA - [世界]

    网民 @Isaac 在新浪开微博,2012年6月17日被新浪删除。

    于是,@Isaac 向新浪索赔,索赔方案是:在新浪账户恢复前,新浪应每天赔偿 100 美元。@Isaac 认为如果账户存在,平均每天会写 10 条微博,每条价值 10 美元,而因为新浪删除账户,导致每日100美元的价值不能出现,因此,新浪应赔付每日100 美元。

    除发布赔偿声明外, Isaac 还分析新浪审查自毁的邮件给全球基金经理,建议消减 $SINA 股票。同时还在 http://stocktwits.com/ 、G+ 、QQ微博等社交媒体发表关于新浪审查危害的消息。

    Isaac 表示:社会性媒体与经济的关系正在关联起来,并形成一个叫 #Socialnomics 的研究领域,该领域形成的基础是:社会力量对经济指标有影响,品牌正邪与价值对应关系正越来越明显;新浪自以为删除某个账户无所谓,但不知道这正是走衰的一个信号。在社会性媒体形成的今天,社会性抗议不只是简单的抵制或写公开信,对于一些流氓公司,还可以在社会性媒体与市场机制的结合处寻找解决的办法。$SINA 目前的做法是在自掘坟墓,$SINA 不早一天对封杀账户进行补偿,就要承担更大的代价。Isaac 同时建议被新浪删除账户的用户,受压后不再在新浪转世(注册新的账户)都是迫使新浪回头的砝码。

    据 Isaac 称:2012年7月17日,北京时间0:35分,stocktwits 停止了他在 stocktwits.com 的账户,并有洋水军来为 $SINA 洗白。 Isaac 认为此举表明 $SINA 正在努力的挽救自己。

    据 Isaac 称:自从2012年6月17日新浪删除账户后到2012年7月18日, $SINA 股票下跌$4.24美元(8.02%),市值蒸发2亿美元。

  • 从国家环保部公告 2011年 第1号,我们获悉“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重庆辖区内范围将被缩小,将松溉镇至马桑溪大桥水域调整为非保护区水域,调出长度22.50km;将石门镇至地维大桥由缓冲区调整为实验区,长度73.30km。

    根据此前重庆市已就小南海水电站所开展的前期工作,拟建小南海水电站的坝址恰好位于此次调整为非保护区水域的江段,而其水库影响范围也恰好与此次调整为实验区的范围重合,因此我们非常担心此次保护区范围调整的主要目的是为小南海水电站修建让路。

    对于拟建的小南海水电站,以及因此而进行的保护区范围调整,我们持反对意见,包括以下五点理由:

    1.小南海水电站的大坝将成为一道巨大的物理屏障,直接阻碍保护区与三峡库区之间洄游性鱼类的迁移通道;大坝所形成水库将淹没鱼类保护区的缓冲区和实验区,导致多种珍稀、特有鱼类产卵场和栖息地大量丧失。中科院水生所曹文宣院士曾在他的学术报告中强调,“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下段即小南海江段是保护区内珍稀、特有鱼类和三峡水库的四大家鱼等经济鱼类完成生活史过程,必须经过这里上上下下的通道,我们称之为‘生态通道’”。他指出,这段生态通道是“关系到上游保护区内珍稀特有鱼类的生存和三峡水库渔业资源增殖的至关重要的通道,必须保持畅通无阻。不应当在这里修建任何水利工程。这样的生态通道也是修建鱼道或其他任何过鱼设施所不能取代的。”若保护区边界作出让步,小南海水电站得以修建,必将阻断白鲟、达氏鲟、胭脂鱼以及圆口铜鱼等濒危物种及长江特有鱼类的生殖洄游通道和索饵洄游通道,使许多珍稀特有鱼类难以完成生活史而很快灭绝。

    2.小南海水电站设计年平均发电量仅88.35亿度,仅仅是与其相邻的金沙江下游四个梯级和三峡水电站年平均发电量的3%。同时,小南海水电站的单位千瓦投资规模也是这几个相邻电站的2-4倍。这样一个生态影响巨大的水电站却既没有重要的能源战略意义,更没有突出的经济效益。

    3.如果批准为小南海水电站建设而调整保护区,将严重损害中国自然保护区法律法规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同时为未来四川、贵州、云南可能提出的类似要求留下隐患,引发多米诺现象,导致这一保护区的彻底解体。

    4.该保护区建立的初衷,是国家考虑到三峡大坝和金沙江下游水电梯级开发所导致的鱼类产卵场和栖息地的减小。建立保护区本身是对这些水电工程影响的缓解和补偿措施。也正是因为采取了这样的措施,这些水电工程才被逐步认可为“生态可持续水电”。如果因为小南海电站而再次缩减保护区,将葬送多年来为生态环境保护所做出的不懈努力和树立的良好形象。

    5.正如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评审委员会主任委员、环境保护部副部长李干杰在主持2010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评审会议时所说:“要严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调整,防止不合理的调整对保护区的功能造成损害。”我们认为在保护区建立之后,以保护区限制地区发展或单个项目建设为理由申请保护区调整,而忽视调整对于保护区功能的巨大潜在风险,完全违背科学发展观的原则,是认识上的倒退。

    长江是世界水生生物多样性最高的河流之一,也是中国水生生物最为丰富的河流。然而,长江上游大规模、高密度的梯级水坝建设正在阻断许多珍稀、特有鱼类的洄游通道,毁灭其赖以生存的流水生境。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平衡开发与保护的最后底线。

    我们恳请贵部慎重对待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保护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的调整,为河流开发重压下的鱼类保存最重要和最后的庇护所。小南海水坝一旦修建将对长江上游鱼类产生无法挽回的重大影响。我们恳切建议,严格依法保全长江干流唯一的国家级鱼类保护区,为子孙后代留下宝贵的水生生物多样性资源。

     

    中国公民:xx

    城市:山西 临汾

    联系方式:138xxxxxxxx


  • 改编自 金星 的一篇帖子
    在一个社群中,有可能出现个体之间的交互,这种交互有可能形成一种临时关系。临时关系有可能中止,也有可能形成基于某一主题的小共同体。这种隐形的小共同体,如果进一步发展,有可能通过创建一个新的交流空间(如新的群组,新的邮件列表等),而形成一种显性的共同体。

    小共同体往往是一个社群的基础,也是个体与社群互动的一个媒介。小共同体类似现实社会上的社会团体(如现实中有的什么什么协会,什么什么联,等等)。

    因此,在社群中维护小团体的状况对社群的发展就显的非常重要了。以下一些方法是有益小团体发展的:

    1.给离群者提供帮助和指导;
    2.隐性小团体显性化;
    3.正式的小团体应该内外有别;
    4.小团体间互通的渠道;
    5.促进正式小团体的扩大。

    这个模式,可以用在教育性SNS服务的设计上,以内容和小团体为基本单位,提供方便的个人加入、创建、管理小团体的服务;提供小团体内部交流的多样手段;智能发现和跟踪小团体的发展;提供小团体发展预警和帮助。
  • igf
  • 2008/12/05

    IGF

     ooof:  在忙什么
     isaac:  IGF
     ooof:  在印度
     isaac:  对
     ooof:  这次会议,你最关注的是什么
     isaac:  中国只有一个代表团,就是互联网协会,这种声音还不够,应当有更多的人加入
     ooof:  会议没有邀请国内非官方的机构?
     isaac:  不会
     ooof:  UN 也不喜欢草根的声音吗?你是什么身份去的?
     isaac:  我当然不是从中国渠道参加,有其他组织邀请,UN是最大的官僚机构吧
     ooof:  如果他们只邀请正式的机构,应该是。
     isaac:  这只是一个部分,我是哈佛的身份,当然有机会,但是其他人未必有
     ooof:  我刚才看见一个国内的报道:http://www.isc.org.cn/ShowArticle.php?id=10246 ,说有民间机构啊。不知道是没有邀请到,还是国内不放行。
     isaac:  不会邀请的啦,管道就是通过中国政府
     ooof:  也许 UN 不想把事情做的更好。
     isaac:  天然的弊端
     ooof:  你义无反顾的相信自己的判断
     isaac:  人不可能相信什么,只能不断修正,相信的也永远是过时的,只能一步步证明后重新判断
     ooof:  你总在一种理智的状态,科学发展观 :)
  • 开普敦教育开放宣言官方网站:http://www.capetowndeclaration.org/

     

    翻译来源:

    教育大发现庄秀丽翻译的:

    http://www.capetowndeclaration.org/translations/chinese-translation

    译言后溪金翻译的:

    http://www.yeeyan.com/articles/view/20180/12197

    Jimmy Wales and Richard Baraniuk对开放教育的看法:

    http://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wales1/Chinese


    =====================================================

    外国的老师们之间经常分享一些关于教学的方法及经验,当互联网普及后,又把这种传统引入到网络,开始了在新模式上的交流与协作,不久与教育有关的一些资料包括:课程设计、教学方法、教学经验、课件等生成和传播在了网络上,这些是参与者感到很方便也很开心,于是他们想,如果继续这样做,将来会出现这样一个情景,即:每一个学习者都可以方便的获取前人所有的知识,同时自己也可以加入新知识的创造。

     

    但用这种愿意检视现实的时候,他们发现有一些障碍在影响这个美丽情景的出现,包括:很多老师还没有意识到这种教育学的好方法;许多政府和教育主管机构还不知道或不相信这个美好的应用;同时还有一些也同样是新兴的教育方法因为互相不兼容而导致一些冲突,破坏着更好的进程;还有很多地方电脑或网络的不普及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为了克服这些困难,他们团结了一些不同行业,但有同样想法的人,来一起想办法。大家各有各的主意,最后,他们把想到的方法总结起来,他们认为,通过三方面的努力可以改善这种状况,这三点是:

     

     

     


    开普敦开放教育宣言

    针对三方面人或机构的战略

    1

    主旨

    内容

    备注

    教育工作者/学习者

    鼓励教育工作者和学习者积极参与正在兴起的开放教育运动。

    鼓励的内容:

    1.       开放教育资源的创造、使用、改编、改进;

    2.       从事以协作、发现和创造知识为中心的教育实践;

    3.       邀请同行和同事参与加入。

    1

    开放教育资源

    呼吁教育工作者、作者、出版社和公共机构以开放方式发布资源

    以开放方式发布资源的好处:

    1.       人人均可以共享开放教育资源,促进修订、翻译、改进和分享;

     


    发布开放资源的规则:

    1.       应当采用既便于使用,又容易编辑,而且适用多种技术平台的形式发布资源。

    2.       应当以残疾人或还没有机会访问互联网的人们易于接受的形式提供。

    开放教育政策

    政府、地方教育委员会、学院和大学应当使开放教育具有更高的优先权


    建议:

    1.       由纳税人支付的教育资源,应该就是开放教育资源;

    2.       (政府的)立案评审与采纳程序应该优先考虑开放教育资源;在其积聚的教育资源库中,应该主动包含并突出开放教育资源。

    1

     

     

     

     

     

     

     

     

     

     

     

     

     

     

     

     

     

     

    他们认为,这样做不仅仅是正确的,而且也是非常好的,好处有:1.能给国家省很多用于编写教程的钱,省下的钱可以用到更需要的地方;2.可以帮助老师更好的做好本职工作;3.能使学习者更有兴趣去学习。同时,现在做这些事情是很好的机会,并且,他们的白话原话“我们向一个适合每一个人的,开放、灵活而且有效的教育世界就靠的更近”。

    下面是开普敦开放教育宣言阅读的一个思维导图(原图):

  • 新的时代是昨天isaacmao新写blog,讲了他最近在美国经历的两件事情,在讲故事的时候也释放了自己的一些认识。

    isaacmao的blog精辟、并都有一种内在逻辑的致密连接, 所以读着也都需要仔细考量,至少我是这样。有时候也在猜测:isaacmao是有一种天然(或如他所说的是有过严格的训练)思想的宽度和深度;还是他在用一些方法去构造他所写的内容。

    但,无论如何,昨天我是又认真读了,打印出来并做了一些标记,最后把他所说的一些阴阳事例做了一个总结。这个过程也有了一点延续,首先是教育中的,
    2018年教育宣言目前该是阴弱的部分;而早晨发现又可加的项目:共(产)党和共(产)党员,其实之前在twitter也提到过共(产)党2.0和在回答eltondisney 的提问中更多的说明这些内容也曾在单位和负责党建的新人谈到过。但目前来看,仅仅是新奇而无力的一个想法。

    刚才在twitter不巧就看见makzhou相关一个论述其实,更是明了这个想法的不可行。 

    最后,读《新的时代》的图放下面: 

     

     

  • 在google邮件讨论组看到庄秀丽老师发的一个为准备“教育宣言圆桌会议”的帖子。我把它打印出来,主要有会议流程、目前准备工作、参会人员名单等。因为之前和于海旺说到过,所以在接孩子见到他时,就拿出给他看,但后来我意识到也许他对这并不一定很兴趣或很在意。

    因为客观的说,他所看到的无非是两张纸上稀稀疏疏排列甚至零乱的文字,报名参会人员的介绍也简详不一,这与号称“2018年中国教育宣言”这个遥远的名称如何能联系在一起,如何能把这当成是一个要产生重大意义的纲领呢?

    现行的种种限制,使教育环境处于一种附庸而无力改进的状况,并且乏力应对信息技术这一新兴学习利器提出的挑战。

    于是茫茫960万平方公里内外,散布着的,从事、关注并有愿望改善现状的人们开始了各自的努力,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经过漫长的摸索、尝试和磨合,在网络的沃土上终于有一群能怀着同样理想的人们走到了一起,并期望面对未来发出共同的声音。

    这个声音是一个希望,也是一个火种,它将聚合与激发人们内心深处的美好愿望和坚韧不拔的勇气,共同去寻找即将到来并行将改变的教育的未来之路。
     
    欢迎访问  http://sites.google.com/site/2008cnbloggercon/zai-xian-can-yu 在线参与2008中文网志年会。
     
     
     
  • 停电了,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真安静,刚才想到生活中的一些事情,也浮现出 Isaacmao 的情景,昨天翻过他  flickr 上的照片,坚毅、正直、智慧、并专注的眼神,美丽的国外情景,美好的人生希望,但这些视觉在被斩断,人们实际是需要英雄的,人们期待获得拯救。

    但不该忽视的是,最终力量来至于自己,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事情,妥善的处理好,加正直的努力,等于就是一种完美。

    电动车的轮胎、李伟峰、西赵、姑姑的电话,寻找更轻装的上阵,国家电网在电话中报告故障正在抢修中,其实,每个人也都需要持续的动力提供。
  • 2008.10.3 晚上几个同学吃饭,共7个人,从一些时事谈起,没注意间(下次该留意一下怎么拐进去的?),又聚焦到体制问题上,并分野清晰:正反主辩一位,反方主辩两位,中间立场表达不清晰、发言势弱的四位。

    林林总总,正反认为:1.社会就是这样的,谁管理也一样;2.都是一些闲人才会有反方的观点;3.国家很大,人很多,所以也很难;4.反方很幼稚。反方认为的居然记不准了。

    但这样的争论,也如isaacmao早揭示过的,真相测不准,正义同样复杂,更谈不到智慧的产生。所以,也仍然是各逞一时之快,过了就了,虽然分手时都恋恋不舍并可以断定下次还会有争执。

    但有几点是该注意到的:

    1.反方的认识,都经过了认识上的积累。而正反的认识,往往是从一开始就有的。积累的不同,是造成双方差异的主要原因,那么反方经历了一些什么样认识上的积累呢?

    2.反方,仍然是仅仅能提出问题,和说明问题的确切性,但对问题的解决上,缺乏任何的策略。也许是因为要证明自己的认识是正确的,已经是件精疲力竭的事情,解决问题的办法还远远没有到思考、提出和争论的时候。

    3.这一次反方主辩数量上占优势。

    回家后,又洗了一条裤子。

    比较懒,所以经常放一堆脏衣服,并因此而感觉有一种负担。

    但今天下午洗了两件,加上刚洗的这一件,剩余的不多了,虽然还有,但心理上感觉轻松了很多。

    一些看上去很麻烦的问题,总是慢慢积累起来的。

    而对待的办法,也该一点一点去解决:不要因为贪功而企图一举歼敌但终嚼不动或成本过大,而给自己造成很大的抵触;也不要因为畏惧而放任不顾,这样只能使问题越积越多。

    治国如烹饪,亦如洗衣。很多事情该一点一点做起,并认真的去做。不作为是失败,重药亦会失败。
  • IsaacMao 提出“紧急状态”下如何处理 “数字后事” 的问题,虽然已经有了一些方法 ,但还是继续了一下,用在线服务来解决这个问题。描述如下:

    假设:

    1.有一个“数字后事”网站;

    2.有一个用户A,也是我们假设需要处理“数字后事”的主角;

    3.B1.B2.B3.Bx ...... 是A安排的“数字后事接管人”。A可以定义不同的帐户类型,比如B1为工作方面帐户接管人,B2为账务方面帐户接管人,B3为家庭事务方面帐户接管人;

    4.C1.C2.C3.Cx ...... 是与A互相信任的一些朋友。



    应用情景:

    1.A在安全状态把自己的各类帐户信息储存到“数字后事”网站。帐户可以分类,不同的帐户可选择不同的“数字后事接管人”。


    2.A可以选择有权呼唤自己的朋友,可以根据朋友数量,选择不同的“呼唤”人数,比如5个或10个。

    进阶:A可以设置给Cx们、Bx们的留言。告诉Cx“呼唤”需要的条件。。遗言。。闹鬼策略。等。

    3.当A的朋友Cx们发现一段时间A没有出现,就可以登陆到“数字后事”(当然他们也需要是“数字后事”的用户)去做一个“呼唤”A的操作。

    注:往往A的朋友Cx们也是朋友,他们可以根据当时的情景,协商后一起去“呼唤”,这可以达到一个“呼唤”的密度,这里也是考虑了社会性网络的特征,实现了一种群策特征。。

      
    4.当“呼唤”人数达到A设定的“呼唤”量,并符合一些默认规则(比如达到一个既定的密度、身份合法)就把A预设的信息发送给相应的Bx们,或者是Bx们有权限去访问存储在“数字后事”的网站。


    5.Bx们根据A的设定,在有必要的情况下,把相应的信息转发给Cx们。



    设立一个“数字后事接管人”,一方面考虑到A的帐户由一个人掌握比较好,另外一方面,如果A又复活了,帐户也有相对(与很多人知道帐户信息比较)的安全性。


    这是一个 规则+群策判断 的“数字后事”处理法。

  • 2008/09/07

    开放和斗争

    开放是人类文明进程的必然,所以我们有了互联网,也有了互联网化的社会。但历史的必然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因为有短命的个体(自我甚至自私)在作怪。所以我们也一幕幕的看到了历史进步的转折往往交给了斗争。

     

     

  • 2008/09/01

    梦见年会了

    2008年8月26日,早晨知道,下午记录的:梦见年会了,报到,然后进一个山洞,里面已经坐了一些人,不久,一位主持在会场找参会者采访,问一些包含调侃的内容,第二个问到我了,其中一个问题是问我同桌吃饭过的最高领导是什么级别,后来山洞让流沙封了,我抬头,看到山洞上方有一个通气孔透露进一斜光亮,然后集体看前台的什么,Isaac在,后来全出去了,好像是去吃中午饭的地方,一群人三三两两的在山路上走,我和 Zuola 转圈追逐起来,Zuola 冒出过一个光头的表情,然后转弯,是一个较宽的路,路的两边各有两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深洞,里面红光汹涌,有人往进走,Isaac在旁边,突然洞口封住了,洞上方的山坡开始摇晃,乱、众人散,我顺着左边路的山坡跑过去,到了一个山脚下的村边,有几个孩童在说着什么,我转身爬上一个挺高的墙,看那边怎么样了,梦就到这里。
  •  

    2008.汶川.我祈祷

    ooof 原创

     

    我祈祷

    我祈祷所有逝者安详离去;所有正挣扎在生死线上的难者早日获救;所有已获救但身心倍受摧残的生者早日恢复受伤的躯体,摆脱心灵的创伤。

    我祈祷

    我祈祷所有奋战在第一线自救的群众、各路抗震救灾队伍、各方志愿者、各国救援队,早日完成救援善业,平安,并有福报。

    我祈祷

    我祈祷所有关注并伸出援助之手的全国各族人民、国际组织、友好国家及人士的美愿成真,保佑并帮助灾区人民度过难关。

    我祈祷

    我祈祷灾后重建能够合理、有序、健康的进行,给生者一个呵护,给逝者一个告慰,使人间美景重续。

    我祈祷

    我祈祷党和政府在领导全国人民取得抗震救灾的胜利后,继续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走向政治祥和、民众富裕的新道路。

    我祈祷

    我祈祷我中华民族在灾难重重中能够百折不挠、锐意进取、励精图治、勇于胜利,去重塑我们中华新魂魄。

     

  • Joichi Ito (伊藤穰一) 美籍日本人,目前居住于东京。他是“创作共用” ( Creative Commons ) 组织的轮值主席,也是风险投资家和创业家,他创办并担任投资企业 Neoteny 的 CEO 并投资和担任多家 Web 2.0 公司的董事,包括 Technorati, Six Apart , Social Tex 等。他还是 ICANN 的轮值理事并担任 Mozilla 基金会的董事,还担任全球之声在线的理事和维基百科的顾问理事。

    他将在 “中文网志年会” 第二天早上做主题演讲 “分享经济” ( The Sharing Economy ) 。

    以下是现场文字:

    早上好,我今天会讲关于分享经济的问题,在开始正式讨论前,

    我讲背景,大多数人对互联网的基本认识是基于,当我使用电脑的时候,我们不拨号的话是不能上网的,尽管这不是最大的发明,但是他,第二层我们建立联系的是tip/ip,尽管你能登陆,但是不能互动,这时候还不能互相对话。tic/ip 使人们可以互相对话,tcp/ip使不同的系统可以自由沟通。

    下面我们产生了互联网,一个出名的互联网专家相信大家是知道,他把互联网让大家使用,而没有自己获益,但使每个人都获利,我们知道,,互联网之间每一层联系都是非常紧密的。

    之前公司做全部的事情,甚至有些公司还负责内容方面的建设。一个例子,一个电话公司即丰富电话也丰富内容。这正是过去互联网所做的。

    这这个结构中,都是,达到一种哲学的境界,分享和创造,没一层和上一层都是紧密联系的,每一层都是建立在上一层的。

    好,现在我从 从商业结构中来谈,通常都是一小部分人关注一部分的成功,好现在,我分享一些我最喜欢的互联网的片段,我想说一个互联网专家的故事,互联网通讯,方面,你如果只是关注电信速度方面的提高,那么内容没有改善的,我的故事是关于一个比较笨的形式的解释,我是说,如果你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的话,不能只关注速度,用户本身是比电讯用户聪明的,。互联网并不是铁饼一块,他是疏散结构的连接,比如搜狐,最早是小,比如互联网小的环节都是很多人在贡献力量,小的总是更胜一筹的,当我们在2000年看blog的时候,当时一些著名的blog公司都是两三个人的公司,他通常是一些小的公司,如果我突然想更换blog系统,每个人都是提供内容,提供出口,你把他转到其他blog,blog使这样的制作能够实现,我想这解释了人们在互联网开始都这样。上一个泡沫,两2001年达到顶峰,是时代,合作,开始死亡,

    现在我要讲专业和业余的问题,我不知道你们在中文怎么讲,他指没有那么好,业余是没有那么棒,但业余来自一个拉丁文是热情和分享的人,业余的做这些是因为他们喜欢这些,专业的是付钱来做,那所以我问,为什么你付钱比业余的还好,做专业的主流媒体,你需要大量的资金,如果你需要在主流的行业做,需要加入这一切竞争,在utp之前,我们并不存在业余的工作人员之说,在互联网之前,设备的成本太大,你米有部分参与,互联网减低了这个成本,大型的互联网应用也可以被业余的制作,为分享工作的人,为火狐工作的并不是没有钱而是想做,当你和分享社区谈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其实并不太关心微软这样的公司。我想这可以叫业余者的革命。我想这是他们在寻找办法和专业者合作。

    这是维基,不管他们是否封锁,我还是希望用他来举例,这是伊斯兰中维基的条码,这是ibm关于维基研究的数据,你可以发现文章被编辑的不同过程,黑色是被删除的,你会发现,被删除的问题被恢复的过程是非常多的,五分钟,现在是两三分钟的事情,最大关于维基的批评是,随便可以说什么,但是如果,只要两三分钟就可以消灭,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另外一个争论,就是他是匿名的,人们不知道谁说了这些,但是,一个原则是,所有东西必须是原创的,不能有出处,如果意见不是中立的会被删除,所以不让使用维基的大学是错误,直接引用维基内容的是懒学生。维基实际是各种各样知识的组合,你不能把他当成一种,你需要比较,所以使用维基的人需要判断,我希望在未来你们的学校也能有这样的争论,FanSubbing 这是一个上行词,这是一个字幕翻译,版权法来说是不合法的,但对维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文化,很多禁止字幕翻译,他认为是不合法的,我认为是很愚蠢的。这是一个日本电影的例子,翻译字幕,其中有一些语言还没有翻译,就是说,如果你,这是几年前的,在亚马逊你发现有没有翻译的语言,这时候他会发一个邮件给,说,这是有很多影迷的,在某些地方很多影迷会冲过去,说我们很喜欢。对影迷来说他们不是要盗版,而是希望让制片公司知道,以后可以发行正版的,我认为日本影迷字幕的翻译促进了日本电影的发展。一个例子:一个学校贴了一个米老鼠的海报,这时候就发生律师做主的情况,上海,

    现在讲2005年中日的一个冲突,上海发生了一个冲突,我写了一个blog,用一种平滑的说法,说出日本是怎么想的,我想闹不好就是来自香港的一位把他翻译成中文,留言很多,我想中文也一样,后来日本人又用日文把中文版翻译过来,一开始我认为是在一种挑衅性的状态下。我们很多认为南京大屠杀没有发生,但到了最后,关于很多日本人对南京大屠杀的道歉,后来,日本人不信教科书,中国人也知道了日本人是愿意道歉的,我相信,互联网,会比传统媒体更能解决问题。

    分享也是信任。做为blog我们是否比任何社区都更文明。

    现在讲讲混合。我想稍微解释一下,比如我的一大本书,你用了其中的一小结,攻击,虽然我不喜欢,但我仍然接受,因为我们有惯例,你可以用。看电影。这是来自瑞典的视频,我想人们已经用视频来表达,但到目前还是非法的,因为他内容方面发生冲突,但有一个制片人打算截取部分视频时,制片人是不同意的。这是很大一个问题。所以但中国越来越版权开始繁荣的时候,我们需要思考,我们是不是跟寻西方的一个模式,打个比分来说,这是一本书,你可以做的事情,在圈外的部分是不被控制的,你可以读它,给朋友,或者枕它睡觉,在中间版权管的那小部分,但是,在版权可使用和不可使用,在美国叫公民使用内容,或者画,或者。版权最重要的内容就是为创意性内容提供保护,睡觉,看,版权管不到,很多行为都是免费的,但他们管的是和商业有关的东西。现实中不能管很多事情,比如是否可以睡他。

    但现在是数码年代了,通常认为你复杂是要盈利的,所以,需要控制他。但在数码时代,你使用数码产品就是在复制他,当你浏览实际就是在做一个copy了,所以呢,在数码年代,不受限制的实际已经收到限制了,所以在数码年代你的所有创作都是收限制的,好的就是,我们现在有了数码版权的相关法律。

    我对中国的数码版权不是很熟悉,但在日本和美国,我作为版权者,我同意,也就是说在数码年代我们希望分享但没有办法去做,这是反互联网的,但在我们意思到之前已经开始了。比如说亚马逊想,我能不能一页一页卖书,能不能卖阅读次数,就是说现在有一些版权商人大二手主意,也就是说,在数码年代开始的讨论,又回到原始时代,者简直就是一场有关版权的战争,任何有版权的都需要保留,也就是互联网世界发生了一些分裂,包括我的朋友一些黑客,认为任何东西都不应该保留,所以发生了分裂,我们设计有限度的对版权进行保留,作者可以决定保留什么,分享什么,这应该是一个作者的觉得,而不是商家的,这是内容开源方面的一个研究,另外一个就是User版权,版权的版本问题和协议问题是更加麻烦的问题,cc协议有六种不同的选择,创作者可以选择不同的决定。是否允许延伸,延伸物是否也要符合版权的要求,这为创作者提供了简单的。标注来源。

    我不知道中国的情况,但我知道业余者更关注认可的情况。到cc的中文版有关于cc条款的解释,特别重要的就是cc协议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法律条文,这个帮助你了解到在38个不同的国家或地区,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个机器语言可以帮助你,比如搜索引擎知道你作品的版权情况,我们这实际是一个大的集合包,前面这些都是为了更好的为web来工作的。我们据个例子,一个混音的网站,他们混合音乐进行创作,在google,yahoo,都有关于符合cc版权要求的文件,微软也同意有,我要在日本和他进行战斗,很多人认为是不好的,大部分人认为都是理想主义的,他们不想分享,比尔盖兹,写信给员工说我们必须进入互联网,但是任何人都用他,互联网更好,因为很多人都用他,免费和开源的问题,当然一个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们都在使用他,每个人都用的就会成为一个好的商业,正向互联网本身就是好的商业。因为起初我们是从创建少的东西,虽然有些是我们曾经讨厌的人,甚至敌人。


    提问:在中国比较喜欢读的,cc版权有什么障碍?

    答:虽然是美国创建的基础,但已经影响了每一个人,甚至会带来系统上的冲击,甚至读的问题,像日本并不照搬好莱坞的经典,也许中国的一些公司不用照搬美国的经验,我只想据个例子,比如,我和微软一个推广的聊过,他因为自己可以在cd的销售上获利,所以,他可能会产生和美国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但仍然能够盈利,因为假设,cd销售在美国获利,但中国不一定适合。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全盘照搬美国的经验。

    问:在中国有两点声音,作者希望发表出来,但会被封锁点,多听公众的声音还是现行体制的声音?

    答:这个关于,用户成功的重要的东西,是离政治非常远,这是真的,所有在波士顿的公司都比在硅谷的工业要发达,所有政治都参加了商业,硅谷的来至学院,政府的参与变的缓慢,所有我认为要关注商业,如果远离政府,我只谈钱。

    刘昕:我想知道,下一个大的成功的商业是什么?

    答:移动设备和游戏,是势在必行的。下一个视频游戏,我一点也不关注电脑和blog。

  • 2007/10/18

    中文网志年会

    中文网志年会是正直而工整,有完备世界观和方法论的会议。

    也是一次大规模社会性编程活动的开始,目前仅处于建构,以及用底层代码书写与社会各个有益阶层接口的阶段。

    他空前巨大而宏伟,互联网尤不可及。

  •  
    避风塘正面



    避风塘侧面看

  • vovo.net.cn

    04:15 ooof: 试着做了一个年会各类内容的聚合页面:http://vovo.net.cn/biz/html/c52/ ,算不算mash ?
    06:50 number5: 不一样

    06:56 ooof: shizhao,还有什么适合的rss可以被放到里面吗?
    07:01 Shizhao_: ping!

    mashup

    07:25 Leon: http://www-128.ibm.com/developerworks/cn/xml/x-mashups.html
    07:25 Leon: Mashup 是一种令人兴奋的交互式 Web 应用程序,它利用了从外部数据源检索到的内容来创建全新的创新服务。它们具有第二代 Web 应用程序的特点,也称为 Web 2.0。
    07:26 Leon: 我觉得feedsky提供了api,不能认为就是mashup
    07:26 Leon: 如果提供接口就是mashup的话,那计算机基本上就全是mashup 了
    07:28 cnsns: 内容与服务的聚合

    07:30 ooof: api是mahup的一种,但不是全部,可以这样理解吗?
    07:31 Leon: 我觉得api是mashup的组件 ,必要条件

    堆砌与融合

    07:32 Leon: 其实门户网站只是信息的堆砌,而mashup是信息的融合

    07:33 cnsns: LEON,我同意你这看法,但堆砌与融合这两个概念不是一个标准概念
    07:34 Leon: 额。标准概念是什么?
    07:34 cnsns: 我们很难在堆砌与融合找到共同的标准

    07:34 cnsns: 我们很难在堆砌与融合二间中到共同的标准
    07:35 ooof: 堆砌 和 融合 应该是有差异
    07:35 Leon: 这样说吧,sina的专题其实应该说不仅仅是堆砌,他有信息加工的动作,但是这种加工是在信息之上的,也就是说做了一些索引的事情

    从体验角度看mashup

    07:36 cnsns: 我觉得只能这么说,任何的对外来信息或服务的整合都可以称为MASHUP,只是好坏不同而矣
    07:37 cnsns: 而这个好坏衡量的标准,就是是否给用户带来一站式的便利
    07:37 Leon: 但我认为mashup需要是把信息来源加以组合
    07:37 ooof: 其实简单也不一定就是不好的体验吧。
    07:37 cnsns: OOOF,没有说简单不好,简单与复杂不是好与不好的标准
    07:38 cnsns: 只能说能用简单的方式达到对用户的满意,那是个好的,高效率的方式。大多数用户的满意度是衡量标准 ,如果同意这个观点,其实是不是MASHUP,或者什么是“真正的”的MASHUP真的无所谓

    mashup源

    07:38 ooof: cnsns,你看见过什么好的mashup应用吗。
    07:39 cnsns: OOOF,我觉得VOVO挺好,只是VOVO的MASHUP源,实在不咋地。我很想你能推荐一个你喜欢的MASHUP应用
    07:41 Leon: 现成的就有啊,基于google earth的很多应用就是mashup啊
    07:43 cnsns: Leon,是的

    tag的rss输出

    07:42 ooof: 你知道,有没有办法,把tag一样的不同blog提供商提供的blog的rss找到。
    07:42 cnsns: OOOF,你这个需求非常有意义,但现在我没看到有特别好的,还有一个问题是:TAG本身是个性化的
    07:43 Leon: 我插一句,这个是不是可以通过blog search来实现?,我说ooof的需求
    07:43 ooof: 但是,我找过几个blog服务商的tag,但不可以被rss。其次blog search可以输出rss吗?
    07:45 Leon: 现在应该还不行吧 ,但是我相信是可以做到的
    07:45 cnsns: BLOG SEARCH的RSS输出,技术不是问题
    07:45 Leon: 或者是第三方提供这样的服务
    07:46 cnsns: 去年以前就有人做到了

    07:47 cnsns: 你问一个TANGOS,他应该非常清楚,http://in.comengo.net/archives/blog-searchengine-comparision/ ,YAHOO和GOOGLE都有BLOGSEARCH ,http://blogsearch.google.com ,支持搜索结果RSS输入,但TAG方面好象还要摸

    07:48 Tangos: 什么问题? 我刚才不在
    07:49 ooof: 支持rss输出的blog的tag的搜索。
    07:50 Tangos: 要tag方面的blog搜索的rss输出? 那好像只有technorati才有 ,能搜tag的就没几个

    07:51 Leon: 关键是需要这样一个网站,可以定制自己需要的rss
    07:51 cnsns: 看这个:
    http://blogsearch.google.com/blogsearch?hl=en&num=10&c2coff=1&lr=&safe=off&ie=UTF-8&q=cnbloggercon
    07:51 cnsns: LEON,GOOGLE基本上是可以这样的
    07:52 Tangos:
    http://blogs.icerocket.com/search?q=tag%3Acnbloggercon
    07:52 Leon: 这样的话,再提供api,然后就是mashup。。。
    07:53 cnsns: 但tangos,icerocket 对中文的搜索数据不多
    07:53 Tangos: 要搜tag的话就没办法了

    实现聚合的两个方案

    07:55 cnsns: LEON,其实MASHUP的概念还可以再细,我可能要举个例子
    07:55 Leon: 嗯,洗眼恭视。。。

    07:56 cnsns: 比如要整合cnbloggercon的内容
    07:56 cnsns: 我可能会找如下的信息源:
    07:56 cnsns: 1.各BLOGSEARCH
    07:56 cnsns: 2.各网摘站
    07:57 cnsns: 2.各网摘站的TAG或全文搜索
    07:57 cnsns: 3.大的图片站的TAG
    07:57 cnsns: 4.百度的新闻搜索RSS
    07:58 cnsns: 5.通过以上的数据采集后,可能要分析出所有内容中最多出现的关键词20个
    07:58 cnsns: 6.然后就这20个词,走回刚才的1-4步
    07:59 cnsns: 到此结束,这样给用户提供的信息量是最完全的,表达结束

    cnsns对以上的解析:1-3不复杂 ,4步可以人工,没必要想到机器,6回1-4,也可以用机器,辛苦就在第5步。1-4时,你只要确定关键语为:中文网志年会以及CNBLOGGERCON,就以这个为起点,就可以了。走到5时,就看你的技术能力和人工能力了。如果5定为20个关键词,那工作不难不用太多,有时候我们总想让机器做,其实人就可以办的,不必太着意机器。

    Leon意思的完整表达:这样非常复杂,如果有这样2个网站,一个是搜索引擎,一个是RSS生成引擎,如果这个搜索引擎非常牛,可以搜索到你的1-4 的所有的信息,再辅佐RSS生成引擎就ok了,搜索引擎搜索出来的结果虽然格式有点难看,但是也可以认为是聚合。

    08:07 Leon: 好的搜索引擎和好的rss生成引擎都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其实不用智能分析
    08:08 cnsns: 是,同意你的说法

    ooof总结:这是实现内容聚合上的两个技术路线,cnsns:从各处找信息源,然后通过规则去做聚合;Leon:搜索,然后通过rss聚合。

    “找本质心理”的问题

    08:17 cnsns: 所有想找到本质的心理,必然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漏洞
    08:17 cnsns: 其实我们只能去找到相似性
    08:18 cnsns: 特别是同样或类信环境下的相似性,而不可能找到所有环境下的绝对性

    从聊天频道谈到cnbloggercon品牌

    08:19 Leon: 不知道以后这个频道会不会一直开着
    08:19 cnsns: 事件诱导,这是SN的常用方式,如果没有事件,这个频道是没有存在的基础的

    08:20 Leon: 不过cnbloggercon应该已经可以称为是一个品牌了 ,作为品牌就有存在的基础了
    08:20 cnsns: 希望如此 ,但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CNBLOGGERCON去年和今年是一个自然品牌
    08:21 Leon: 其实应该有一个半官方的组织
    08:21 cnsns: 以后要有更大的品牌发挥,至少应该有一个秘书处
    08:21 Leon: 对的
    08:21 cnsns: 但这就涉及投入 1.投入的资 金 ;2.投入的角色
    08:21 Leon: 有个组织的话,就可以除了会议以外再搞点其它的活动了
    08:22 cnsns: 两点上后一点更为敏感
    08:22 Leon: 资金嘛,2个来源 ,首先是会员交费 ,可以在每年的cnbloggercon的时候适当多收一点
    08:22 cnsns: 那后一点呢
    08:23 Leon: 其次那些资助的企业可以作为顾问单位嘛
    08:23 Leon: 什么投入的角色?
    08:23 cnsns: 其实就是由谁来“主控”这个品牌,那怕是民主集中式的,我觉得还是自由式发展为好
    08:24 Leon: 绝大部分的blogger都不介意别人来主控这个品牌的
    08:24 cnsns: LEON,错了,会介意的,比如方兴东来主控会咋样,比如刘韧主控 ,比如周鸿一主控
    08:25 Leon: 呵呵,这些人都不行,我觉得isaac和zheng可以
    08:25 cnsns: 所以说,你还是有介意的地方
    08:26 Leon: 额,我收回我说的话。其实我说的意思是,我认为cnbloggercon是cnblog发起的,因此应该属于cnblog
    08:27 cnsns: 如果这样定位,那在广纳BLOOGER方面,还需要大量的工作
    08:28 Leon: 嗯
    08:28 cnsns: 不聊这个,有点八卦了

    diggdot.us

    08:52 cnsns: LEON,看这个http://diggdot.us/ 也算是个MASHUP
    08:52 calon: 有没有统计过参加年会的职业分部?
    08:53 cnsns: 估计有数据,好统计,没人做分析
    08:54 cnsns: 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MASHUP的例子
    08:58 cnsns: MASHUP的某一个重要点是:通过整合,让用户方便且一站式完成需求,其实我不在意叫不叫MASHUP
    09:02 Leon: mashup需要有语义学的支持的

    15:07 keso: 中国的DIGG的路还长,http://www.banerzhuan.com 还可以看看

  • 网志与博客的问题

      难免存在这样内容的对话:

        问:网志是什么?

        答:网志是Blog。

        问:什么是Blog?

        答:与博客差不多?

        回应:嗷,博客呀!

      不如换成这样的方式:

        问:网志是什么?或,为什么网志不是博客?或,为什么博客不叫网志?

        答:

        博客和网志一样,都是Blog的一种中文名称。

        但自称网志的Blog们,在书写Blog时,一般真正的体现出了Blog做为领先的Web2.0应用的特征,提供了与其它众多Web2.0应用的融通与互动。并能从一种具有Web2.0特性的社会性角度去应用Blog。

        而自称博客的Blog者,大多数只把Blog当成一种孤立的应用,而没有意识到或忽视了Blog更多的特性。

        也可以简单的说:网志是比博客在应用形态上更高、更好的Blog。反之,博客是比网志在应用形态上更初级一些的Blog。

        而媒体因为知道所限或遵循惯例一般把Blog统称为博客。(这里还想多问一句:媒体一般是通过什么方式去判定一个新概念所带来新名词合法性的,大家或很多人叫什么就是什么吗,如果出现不同的声音媒体是如何判别的?)

        也许还可以打另一个比方,比如pc也有两个中文名称:电脑和计算机。正好可以这样对应:Blog=pc,网志=计算机,博客=电脑。

        又或者,这实质也是同一事物不同形态集的不同名词。

      而总之,好象我们可以用既包容、又有区别的方式去对待。

      到这里,突然又想起我一位公司的长辈说过: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都是某个时期社会生产的孩子,虽然秉性不同,但他们的父亲都包容并爱他们。

      回来,是不是扯的太远了。:)

      但显然,Web(在) = 社会,而网上的社会(也在逐渐的) = 现实社会 。

      在往回扯点,是不是可以这样办:

        1.正确认识博客的现实合理地位;

        2.明确网志与博客所代表的是Blog的不同应用形态;

        3.默认以上是正确的,并在实践中继续检测。

  • 2006/11/02

    年会归来

    年会结束了,从年会归来,到现在做了下面两个东西:

    1. http://vovo.net.cn/biz/html/c52/ 这是一个简单的用来聚合与年会有关系的内容的页面。

    2. http://vovo.net.cn/home/cnbloggercon/ 这个希望用照片展示年会全景并结合定义的tag去整合与会议主题有关系的网上其他地方的内容。

    本质上,1.是希望聚合与年会相关的各类内容;2.是希望按照年会的主题去聚合相关内容。

     ps: 2007 中文网志年会汇合报道

  • Blog改变了我:从孤立的IT人到社会性应用的起步者

    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关注着年会的进展,虽然会不会参加或参加了自己能有什么样的作为,或能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并不明确。

    当看到“生活因blog而改变–用创意支持中文网志年会”的启示不久刻录事的“生活因Blog而改变:写在中文网志年会开始前”与周曙光的“被BLOG改变:一个代号为Zola的Blogger的故事”的就发出来了。他们在Blog的应用上各有各的成就,也充分显示出了Blog对各自的改变。

    随后就回转想到自我身上了,虽然自己也有过形形色色种类不同的Blog,但还没有一个足以使自己发生某种特定的改变,虽然另一方面如果细究也不是都完全没有任何用途与作用,但绝对还没有达到如郑改变工作地点Zola提升荣誉,以及更多如Isaac展示清晰思路,引导人们去发现更多认识;如Keso对IT业诸多现象精辟而不客气的见地;如建硕管理知识的从容不迫和娓娓道来;如zheng对社会性应用的关注以及对不平社会现实的义愤;如秀丽寓教育于Blog的刻苦认真。

    等等......等等......

    :) 好象例子举的太大了,在往回绕一下,回到自己身上,总之我没有使Blog的应用发生过某种有价值的改变,比如:Tag、RSS、TrackBack等小巧实用的东西没有一个是我设计出来(甚至是能设想到)的;Blog多种周边应用和不同Blog服务软件的架设我也很少实践,更说不上自己去开发一些有益的应用。而Blog也没有使我有太大的改变,从接触Blog以来实际我一直在沿着自己的轨迹做自己的工作。

    文字到了这里一个疑问也必然的出来了:如果我没有改变Blog,Blog也没有改变我,这样的结论、这样去结案,这些东西怎么去和题目对号;而如果不结,后面的内容又怎么出来?

    所以,在想想,应该设法把Blog的价值绕到自己身上。

    重理线索,重做回顾。

    早期上网主要关注一部分应用类软件,关注IT产业中的一些人物、产品和事件。然后在万千新闻组潜水艇介绍下接触了刚建立不久的CnBlog.org,并逐渐的从CnBlog.org中了解了Blog,知道了与Blog关联的更多应用。

    也就是从接触CnBlog.org起就一直关注Blog,没有中断。但这种没有中断只是保持了一种与Blog的平行关系,既没有太深入介入,也没有太远离开。这种关系大概也算Blog对我网络生活的一种改变吧,这种认识正如2005年网志年会时我的一篇Blog所言:我是旁观的受益者

    这种受益源于Blog,源于Blog社群;这种受益源于网络,作用于现实;这种受益也驻于思想,而能见于行动。

    如前所言,最初在网上我主要是一个IT类的观察者。但因为一些认识的改变,使我愿意去从事一些网络社会性的工作,并且愿意将这些工作印证到现实社会中去。

    这是一种初衷和现实情况的巨大变化。

    而这这种认识的改变实际源于以Blog为主体的社会性网络(或称Web2.0)应用所形成的网络的社会性变化,以及网络日益明确的现实化转变。

    网络的构造能被社会化,社会化的网络也能被印射到现实社会。

    平行于Blog使我逐渐有了这样的认识,并实际使我开始用一种新的构架去观察、思考、应对现实社会的事物。

    这是Blog对于我的一种改变。

    其实,还有什么比这种改变是更重要的。

  • 2006/06/30

    年会动态

    1.波普播客  张尔宁 2006年6月26日 提出了视频直播方案

    2.欢迎你到杭州来:

    http://photo7.yupoo.com/20060616/20060616200005_61901109.jpg

    3.现场志愿者要求

    4.618 杭州FB见面会

    5.工作组结构:

     内容组 - 负责内容审核、演讲邀请 IsaacMao zheng ...  
     联络组 - 负责合作伙伴、国际交流 Andrea FrankDai ...  
     技术组 - 负责CBC一切技术支持 BruceWang CheDong shizhao ZhangErning ZhangYining ...
     设计组 - 推动一系列VI设计 HerockXia 小容 ...
     媒体组 - 负责新闻稿、媒体联络、采访联系 ... Yezi YuanZi(暂时,有新人员替上)
     执行组 - 负责现场和整体工作的执行 Yezi YuanZi
     杭州执行团队 - 负责具体项目的丰富和执行 阿华 YUPOO 路也 joykoo sam 波普播客 ...


    6.第二届中文网志年会“CBC2年会赞助方案

    7.年会日程表 10月28 29

    8.征集:年会logo/VI设计 / 本届年会口号 / 年会的话题讨论/演讲 / web创业展示专区

    9.年会在 wealink  的 代理联系接点

  • 我认识和体会到的CNBlog.org

    庆中文网志年会(2005)召开

      我顶多只能算一个Blog世界或者说CNBlog.org社群的旁观者,这几年虽然也一直游离于Blog的旁边,但与其说关注Blog不如说是在关注CNBlog.org社群,事实上就我而言,Blog是什么、能怎么样,虽然也有些意思,但只是一种可选、甚至也可有可无的应用,而CNBlog.org却是蕴含了有更多实际意义的事物,它体现着丰富的智慧、见地、方法、思想和对网络发展的先见。

      最早在万千新闻组,一位叫潜水艇的朋友推荐说:“你喜欢写东西,可以试试Blog,去CNBlog.org看看吧!”于是开始了CNBlog.org社群、Blog以及其它更多社会性软件的认识、了解之旅。

      转眼几年下来,也体悟了一些CNBlog.org的做事原则、方法、方式和对待一些现象的态度,旁观了CNBlog.org发生的种种事件,如:心得集、RSS搜索、Wego项目、翻译、我不是xx、Isaac的访谈节目、防火墙和BeiAn事件等等。从中能够感受到这个社群所体现出的一些基本品质,如:对自身有清晰的定位,方向明确,执着;正直诚实,富有责任感;做事民主,用开放的方式去思维;积极去做。这些在现实中很多地方,如:工作态度、生活、教育孩子、处理和重新认识人际关系、看待一些事物和现象等等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我是旁观,亦是旁观的受益者。

      CNBlog.org聚合了来自各个方面的热心者做事,但又不是一味热情的试验品,我感觉是具有一定的主见,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方面可以提一个例子,曾向Isaac请教过软件选择开源的原因,我这样问:是不是眼前挣不到钱的软件让它开源,但是能赚到钱的就不让它开源,Isaac给了一个:),然后说:你是对的,基本上是这样的,对这类问题清晰的认识,我想这也是CNBlog.org做事现实的一种体现,这种现实、务实的认识更能使我们信任CNBlog.org所做的决定,CNBlog.org不是为了什么纯理想或主张来做事情的,所以我基本上认为CNBlog.org所倡导的事情值得信任。

      CNBlog.org凝聚了一批人,可能大多数人都有不同的出发点和看问题的角度,甚至不同的目的,但人们也都希望看到CNBlog.org有更多的做为。CNBlog.org蕴育着的是一种和谐共建的网际生态群,如此,05中文网志年会的召开既是一种期许亦是一种必然。

      祝中文网志年会(2005)圆满举行!

  • Isaac:感谢Minli能够召集大家来参加这个聚会,主要交流Wikipedia(WP)在中国的发展,不过Minli也正好有事情不能参加,我们想在今天的交流中了解一些与WP现状和发展相关的问题,另外SBF今后愿意做一些实际的支持,看如何合作。所以我们大致有一个议程,但是不限这些内容:1. 了解一下WP中文的现状,和其他语种的比较;2. 在实际社会中的应用情况和难题;3. 社群的发展;4. 下一步的打算。SBF的一些成员也有一些问题,会在后面提出。

    ============================================
    Isaac:现在开始第一个议题,请shizhao先做一点概括,大家也不妨穿插介绍一下自己的Wikipedian 经历,同时,我们鼓励多线程介绍。

    shi zhao 说: 中文wikipedia开始于2002年,现在已经超过30000条目,管理员超过50人,注册用户数超过25000人,在所有语言版本中位居11位,管理员的选择机制和其他语言版本基本上大致相同。

    clareclare 说: 日文有多少管理员?
    shi zhao 说: 日文版管理员有30人

    [21:13:24]Isaac:如何成为管理员?
    [21:13:43] 阿pp 说: 成为管理员,需要有一定的编辑工作经历,然后提名,投票, 审核标准是wper约定的
    [21:14:36] clareclare 说: 最早的管理员不是投票产生的
    [21:15:16]Isaac://这个机制现在已经约定俗成了吗?是否和其他语言社区类似?
    [21:15:54] 阿pp 说: 这个机制目前已经基本稳定,其他语言我不知晓

    [21:16:50]Isaac://人们的来源结构大致是?还有参与的程度?
    [21:18:00] shi zhao 说: 中文版的参与者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甚至会中文的非华人,例如目前的管理员中就有一位法国人
    [21:18:08] Che Dong 说: 这里说得中文包括繁体中文对吗?

    [21:16:56] shi zhao 说: 其实大多数的机制个语言版本都是最初来自英文版

    [21:17:45] clareclare 说: 汉语版对维基管理机制有什么特别的贡献?
    [21:18:11] clareclare 说: 有什么汉语版的做法为其他语言采纳的例子?


    [21:18:25] snowyowls 说: 自动转换,语言的自动转换
    [21:18:31] 阿pp 说: 简繁体公用一个wikipedia
    [21:18:50]Isaac:这个很有趣,有没有例子?(甚至会中文的非华人)

    [21:18:57] Che Dong 说: 刚才说的50人也包括台湾参与者


    [21:19:10]Isaac://语言的自动转换是谁开发的?
    [21:19:30] clareclare 说: 这个是不是维基的应用促进了对文字自动转换技术的开发/发展?
    [21:19:54] 阿pp 说: 不能这么说
    [21:19:58] Che Dong 说: 我觉得是促进了UNICODE的规范推广
    [21:20:07] shi zhao 说: 语言的自动转换是一位美国的华人开发的
    [21:20:23] shi zhao 说: zhengzhu
    [21:20:25] 阿pp 说: 我觉得现在香港政府站点那套转换系统不错

    [21:19:58] clareclare 说: isaac,向柏霖是法国人,汉语维基管理员,她的学术专长在philology
    [21:20:43]Isaac:我看到的中文(包括繁体/简体)内容有很好的一些结合点,还有各自的特色,这也许是中文领域在线协作的最佳案例,我不知道这个过程中是否曾经有哪些问题,如何解决并达成最佳的合作状态的?

    [21:20:51] shi zhao 说: 语言的自动转换目前不仅应用在繁简转换,也使用在了其他语言上,具体记不清了

    [21:21:43] shi zhao 说: zhengzhu有一篇相关的论文将在wikimania上发表

    [21:22:50]Isaac://我希望和zhengzhu在Wikpemania 碰面
    [21:24:59] shi zhao 说: zhengzhu可能去不了wikimania
    [21:25:14] shi zhao 说: 他的论文会让其他人代为宣读


    [21:22:24]Isaac://穿插一个问题,问其他Wper:平时Wikpedian的沟通方式主要是在线的那个讨论叶面还是有其他定期的沟通方式?
    [21:22:34] clareclare 说: 时兆,维基中是不是有对zhengzhu的致敬页面?
    [21:22:44] snowyowls 说: 各种各样,还有用QQ的,有用MSN的,还有打电话发短信的
    [21:22:48] 阿pp 说: 在线讨论页,部分wpers使用QQ交流,有几个QQ群,也有台湾的朋友参与QQ讨论
    [21:23:39] shi zhao 说: 英文版和其他一些语言版本使用IRC
    [21:24:10] clareclare 说: 我当然是用skype了

    [21:25:45]Isaac:中文内容中有很多和中国的本地内容相关,所以原创内容还比较多,有没有一些专门的翻译工作做过一定的组织?
    [21:25:49] shi zhao 说: 中文版参加wikimania的有德国的wing
    [21:26:01]Isaac:谢谢,我知道了
    [21:26:07] 阿pp 说: 现在有每周翻译
    [21:26:07] shi zhao 说: 可能还有1、2位台湾的参与者
    [21:26:38] 阿pp 说: 也有部分wper专门从事一些方面的翻译工作
    [21:26:43] clareclare 说: 有没有有组织的中-〉英翻译?
    [21:26:53] shi zhao 说: 每周翻译是所有语言版本的一个协作项目
    [21:26:58]Isaac:对,我问的是这个问题
    [21:27:25] clareclare 说: 就我所见,现在的每周翻译是外——〉英
    [21:27:35] clareclare 说: 不是双向的
    [21:27:36] shi zhao 说: 所有wper都可以提出需要翻译的条目
    [21:27:44] snowyowls 说: 更多条目来自英文
    [21:28:01] clareclare 说: 外——〉中

    [21:28:03] shi zhao 说: 例如中文版就有2篇入选,黑脸琵鹭 和大熊猫,英文版也有一些条目从中文版翻译,例如“新疆建设兵团”
    [21:29:08]Isaac:故宫之类的,还有什么和中文相关的特色?

    [21:29:55] shi zhao 说: 但是总体上来说,各语言版本之间得互动还是太少
    [21:29:58] snowyowls 说: 总的来说
    [21:30:09] snowyowls 说: 英文版不仅条目数量大
    [21:30:12]Isaac:这个也是Wikimania上应当讨论的问题
    [21:30:18] shi zhao 说: 这也是许多人在想办法解决的一个问题
    [21:30:21] snowyowls 说: 而且质量普遍相对高
    [21:30:25] 阿pp 说: 英文条目质量高

    [21:30:42] clareclare 说: 各位想过有什么其他举措可以加强各语言互动?
    [21:30:49] WebLeOn 说: 德文版的质量也很高
    [21:30:57] shi zhao 说: 例如现在的基金会的季刊
    [21:31:01] snowyowls 说: common wiki是一个桥梁
    [21:31:14] clareclare 说: 是
    [21:31:41] clareclare 说: 我用其中的图片库
    [21:32:37] shi zhao 说: 中文版的条目质量提升计划也很有特色
    [21:32:38] Che Dong 说: [下午 09:29:43] shi zhao 说: 中文版的条目质量提升计划也很有特色
    [21:32:47] clareclare 说: (F)
    [21:32:54] 阿pp 说: 恩
    [21:33:30] shi zhao 说: 2周时间大家协力写作一个条目


    [21:33:38] clareclare 说: 现在有没有各语言管理员的联席会议/讨论页面?
    [21:34:04] shi zhao 说: 没有


    [21:34:04]Isaac:我在Andrew Lih的Flickr中看到一些Wikipedia的后台工具,例如:http://www.flickr.com/photos/fuzheado/22480658/ ,是否我们中文的管理员也有类似的工具?
    [21:34:09] clareclare 说: 除去这次会议,有什么个语言管理员的日常交流途径?
    [21:34:20] clareclare 说: 没有,可是?
    [21:34:41] clareclare 说: 谢谢时兆


    [21:35:23] shi zhao 说: 现在没有这些工具
    [21:35:40] shi zhao 说: 唯一的工具就是interwiki bot
    [21:35:58] shi zhao 说: 一个自动增加跨语言链接的bot
    [21:36:07] Che Dong 说: WIKIPEDIA有相应的RPC接口吗?
    [21:36:30] shi zhao 说: 我和另外一位中文版管理员都有一个专门的bot账号
    [21:36:47] shi zhao 说: 好像有RPC接口
    [21:37:01] shi zhao 说: 但是我不是搞计算机的
    [21:37:17] shi zhao 说: 不大懂


    [21:37:22]Isaac://好,整体上这个议程先到这里,Wper们敬请继续高见


    ============================================[21:37:39]Isaac:我们第二大类的主题是:WP的实际用途和真实世界的工作,这个问题很多人在英文世界争论过,我们中文WPer有没有考虑过?

    [21:38:10] Che Dong 说: 我一直感觉WIKIPEDIA缺乏一个RSS工具: 比如我想订阅: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6%B0%E9%97%BB%E5%8A%A8%E6%80%81
    [21:38:11] clareclare 说: 2. 在实际社会中的应用情况和难题 3. 社群的发展

    [21:38:41] shi zhao 说: 在新版本1.5中,可以部分解决rss的问题
    [21:38:43] Che Dong 说: WIKIPEDIA后台基于MEDIAWIKI对吗? 目前在企业中的应用情况如何?,我目前接触到的:大部分是使用TWIKI
    [21:39:32] 阿pp 说: wikipedia:最新动态 由于没有固定的格式,很难做rss
    [21:39:48] shi zhao 说: 就是通过手工更新一个rss页面来达到

    [21:40:59] shi zhao 说: http://en.wikipedia.org/wiki/Wikipedia:WikiProject_Spoken_Wikipedia
    [21:41:34] shi zhao 说: en wikipedia的podcasting
    [21:41:45] clareclare 说: 要得
    [21:41:49] shi zhao 说: 就是这样生成rss

    [21:41:44]Isaac:前一段时间有两个问题争论比较多,一个是WP究竟有什么用途,如何与现有的学术研究和学习环境结合?

    [21:42:40] 阿pp 说: wp的用途主要是方便网民查找需要的信息
    [21:42:44] shi zhao 说: 目前有人提出wikiflow的设想
    [21:42:45]Isaac:另一个是WP究竟是否有学术价值和权威性?
    [21:42:59] WebLeOn 说: 学术价值肯定是有的
    [21:43:08] 阿pp 说: wp权威性不大
    [21:43:12] WebLeOn 说: 权威性比较复杂,不能一概而论
    [21:43:22] shi zhao 说:
    http://meta.wikimedia.org/wiki/Wikiflow
    [21:43:24] clareclare 说: 时兆可否深入说一下wikiflow?
    [21:43:24] 阿pp 说: 因为编辑条目的并不都是专家
    [21:44:00] shi zhao 说: 大家的问题太快太多,我有点跟不上
    [21:44:19] WebLeOn 说: 科普性质的条目,也不一定要专家
    [21:44:20] clareclare 说: shizhao, i am reading the page of wikiflow
    [21:44:52]Isaac:权威性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谁来编写,另一个是编写的内容的准确性如何保证
    [21:45:01] shi zhao 说: wikipedia的目标就是要达到甚至超越传统百科全书的品质,当然路还很长
    [21:45:32] WebLeOn 说: 对,如果全部是专家编写,反而有些失去初衷的感觉
    [21:45:42] Che Dong 说: WIKIPEDIA让我想到另外一个开放式系统: DMOZ.org
    [21:45:44] 阿pp 说: wikipedia is a system that EVERYONE CAN EDIT
    [21:45:49] snowyowls 说: 开放是准确性的保障
    [21:45:51] WebLeOn 说: 主要是参与的人数还不够多
    [21:46:04] snowyowls 说: 开放的条目如果有错误不会维持很久
    [21:46:07] 阿pp 说: 准确性主要是wper相互补充来达到
    [21:46:15] Che Dong 说: 能简单说明一下WIKIPEDIA和DMOZ的区别吗: 另外一个就是WIKIPEDIA如何ANTI SPAM
    [21:46:20] zhengxiaoyun 说: 就算是传统的百科全书,使用的人也不是很多
    [21:46:31] shi zhao 说: jimbo最近提出,我们不能反精英主义,但是要反权威主义
    [21:46:38] Che Dong 说: DMOZ当时的目标是超越yahoo目录
    [21:46:42]Isaac:// 哇,zheng 终于能够发言了
    [21:47:01] shi zhao 说: 参看
    http://meta.wikimedia.org/wiki/Translation_requests/WQ/3/Zh/2
    [21:47:07] Che Dong 说: 当时用了不长的时间: DMOZ就达到了
    [21:47:36] 阿pp 说: wikipedia anti spam靠人工的检查
    [21:47:40] zhengxiaoyun 说: //可能我的防火墙把对skype端口的访问给拒绝了
    [21:47:41] WebLeOn 说: 普通的百科全书使用的人少,因为价格昂贵,或者查阅困难,wikipedia其实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


    [21:47:59]Isaac://有人提出过出版Wikipedia吗?
    [21:47:59] 阿pp 说: 可以在Special:Recent changes页面看到最近的更改
    [21:48:13] 阿pp 说: 也可以看到不同时段条目的区别
    [21:48:14] Che Dong 说: 我当时还听说: 有一个基于pattern的过滤列表
    [21:48:15] shi zhao 说: WIKIPEDIA的ANTI SPAM,首先是在所有文章的所有外部链接中自动加入noflow标签
    [21:48:51] shi zhao 说: 其次还有一个Spam blacklist
    [21:48:53]Isaac:看起来noflow在wp的使用最好
    [21:49:00] shi zhao 说:
    http://meta.wikimedia.org/wiki/Spam_blacklist
    [21:49:02] Che Dong 说: 里面有一个PATTERN是将域名为超过5个数字的域名滤掉了
    [21:49:11] snowyowls 说: 英语和德语的已经有出版物了
    [21:49:14] lunix88 说: 查阅困难/编写流程复杂 恐怕是传统的最大 shortcomming
    [21:50:10] shi zhao 说: 所有Spam blacklist上的网址,如果在文章中加入其上的网址,将不能保存修改

    [21:49:49] zhengxiaoyun 说: //我觉得出版wikipedia是个很糟糕的想法
    [21:50:10] 阿pp 说: //我也觉得出版wikipedia是个很糟糕的想法
    [21:50:20] clareclare 说: 同意
    [21:50:28]Isaac:我也觉得是,不过传统的学习环境和研究环境如何会更好地采纳WP的内容呢?
    [21:50:54] Che Dong 说: 如果有人要出版中文BLOG心得集呢?
    [21:50:54] shi zhao 说: 为什么出版wikipedia是个很糟糕的想法
    [21:51:12] 阿pp 说: wikipedia时刻在变化
    [21:51:17] WebLeOn 说: 我觉得,wp只有在线才有活力,才有价值
    [21:51:18] snowyowls 说: 出版就意味着条目终止了被
    [21:51:21] snowyowls 说: 不过
    [21:51:21] lunix88 说: wikipedia的质量在不断变化。
    [21:51:34] shi zhao 说: 毕竟全球上网人数还是不多,大部分人不能上网
    [21:51:47]Isaac:出版倒是可以根据版本变化,出版的目的是服务于更多人,这个初衷是不错的
    [21:51:49] Che Dong 说: 我觉得能扩大影响力还是好的:关键是遵循CC或者自由文档协议
    [21:51:53] snowyowls 说: 我觉得有些话题的条目质量是有极限的
    [21:51:54] WebLeOn 说: 而且出版以后,质量上和传统的百科全书比也没有了优势
    [21:52:01]Isaac:但是出版工作本身就是一个挑战
    [21:52:04] zhengxiaoyun 说: wikipedia的特点就在于动态以及版本的历史变化,
    [21:52:05] 阿pp 说: wp不具有权威性,不是和出版
    [21:52:10] shi zhao 说: 出版的目的就是让这些知识尽可能广泛的传播
    [21:52:14] 阿pp 说: 可能有些内容会误导
    [21:52:26] WebLeOn 说: 通过光盘方式发行可能是比较好的办法,纸张媒体我觉得不适合
    [21:52:37] zhengxiaoyun 说: 谁买得起那么大卷的百科全书呢?
    [21:52:52] snowyowls 说: 出版和编写是不同的,保证出版物的准确性应该有出版阶段更细节的政策,和现在不一样的
    [21:53:17] zhengxiaoyun 说: 而且这其中也存在一个版权问题,如何让所有参与者都同意出版呢
    [21:53:25] Che Dong 说: 我觉得WIKIPEDIA已经通过搜索引擎“出版”了 这也是传统百科最大的弱点,查询不易
    [21:53:36] 阿pp 说: 有wper曾经跟我谈过wiki客户端的设想
    [21:53:49] snowyowls 说: wikipedia文字的版权所有者是谁?

    [21:53:58]Isaac:现在学术界引用率高吗?
    [21:53:59] snowyowls 说: 维基基金会还是作者?
    [21:54:14] zhengxiaoyun 说: 有这方面的版权说明么?
    [21:54:45] shi zhao 说: wikipedia采用GFDL授权方式
    [21:55:01] snowyowls 说: 我准备在我得开题报告里引用wikipedia不过不知道老伴让步让
    [21:55:04] snowyowls 说: 对阿,是GFDL,问题是版权所有者是谁,GFDL是发布规则,不影响版权所有者的
    [21:55:36] clareclare 说: 文字而言,署名权都几乎不在了

    [21:55:38] * Isaac 邀请 milkliker 加入本次会话
    [21:55:53] snowyowls 说: GFDL是支持署名全的
    [21:55:55] zhengxiaoyun 说: 另外,我觉着wikipedia有必要重新作界面的调整,现在的环境针对的是参与者,对于浏览者来说很不友好
    [21:56:00] snowyowls 说: 支持署名,没有权
    [21:56:22] shi zhao 说: 我没有看到德文cd的内容
    [21:56:25] 阿pp 说: 我并不觉得现在的界面不友好
    [21:56:32] snowyowls 说: 同意
    [21:56:52] zhengxiaoyun 说: 对于你们管理员和参与编辑者来说,它就是适合你们的
    [21:56:55] shi zhao 说: 但是目前德文版的wikiredaer会附上文章的所有作者
    [21:57:03] snowyowls 说: 现在的首页对新人来讲并不好用
    [21:57:07] zhengxiaoyun 说: 可是,我作为使用者,我用不上
    [21:57:20] Che Dong 说: ok
    [21:57:20] 阿pp 说: 我一开始刚刚进条目的时候也不觉得不适合我
    [21:57:32] snowyowls 说: 我记得,我刚刚知道wikipedia的时候,看了看首页,莫不着头脑,就没有再来,之后又过了两个月,才开始第一次编辑的
    [21:57:41] 阿pp 说: 一般只有维护人员才去首页

    [21:57:55]Isaac:在一篇“学术“论文中如何引用WP的某篇文章,是否有了范本
    [21:57:56] Che Dong 说: 能开始说说目前WIKIPEDIA的问题吗: 刚才说参与的人少,我觉得WIKI的学习门槛有些高有关
     
    [21:58:13] 阿pp 说: 因为阅读者要找相关信息的时候都是通过搜索引擎直接联入条目

    [21:58:34] zhengxiaoyun 说: 对阿,这当然使得wikipedia的使用率过低
    [21:58:37] Che Dong 说: 而且感觉目前的SANDBOX缺乏WIKIPEDIAN前辈的指导
    [21:58:42] shi zhao 说:
    http://zh.wikipedia.org/wiki/Wikipedia:%E7%BB%B4%E5%9F%BA%E7%99%BE%E7%A7%91%E4%B8%8E%E5%AD%A6%E6%9C%AF%E7%A0%94%E7%A9%B6
    [21:58:47] snowyowls 说: 我觉得wiki的门槛不高啊

    [21:59:08]Isaac:这个门槛也许是必需的,至少有一点学习的必要性
    [21:59:13] shi zhao 说:
    http://en.wikipedia.org/wiki/Wikipedia:Wikipedia_as_an_academic_source
    [21:59:16] milkliker 说: 对,我觉得起步门槛过高是会限制很大一部分的用户。
    [21:59:20]Isaac:谢谢shizhao ,我会参考
    [21:59:30] shi zhao 说: 上面都是学术方面引用的例子
    [21:59:33] zhengxiaoyun 说: 问题在于,这个wikipedia是一个编辑者圈内的玩具,还是希望作为一个成果给所有人方便使用
    [21:59:39] milkliker 说: 中文wikipedia的确相对比较高了一点
    [21:59:54] shi zhao 说: 当然希望作为一个成果给所有人方便使用
    [21:59:55] snowyowls 说: 只有3丸个条目
    [21:59:58] 阿pp 说: 这根目前中国大陆的网络现状有关
    [22:00:00] milkliker 说: 目标或许是后者
    [22:00:06] snowyowls 说: 没有给所有人用的能力啊
    [22:00:08] clareclare 说: WP不鼓励在条目中写未经同行评议发表的学术新见
    [22:00:13] milkliker 说: 但是目前我觉得还只能是前者
    [22:00:25] snowyowls 说: 如果达到英文版的条目数量
    [22:00:27] zhengxiaoyun 说: 不对,为什么google所有人都可以用呢
    [22:00:30] shi zhao 说: wiki的使用方式的确会影响一些参与者的积极性
    [22:00:32] snowyowls 说: 才有可能啊
    [22:00:49] 阿pp 说: google重在搜索性
    [22:00:53] 阿pp 说: wiki不一样
    [22:00:55] zhengxiaoyun 说: wikipedia不是也希望他的成果被所有人搜索到么
    [22:01:06] milkliker 说: Zheng,这个和google还是不好比吧
    [22:01:26] * shi zhao 邀请 quindos 加入本次会话
    [22:01:30] shi zhao 说: 这方面需要想办法改进
    [22:01:42] zhengxiaoyun 说: 就拿我来说,我可能不想加入wiki编辑,但我想把它作为信息源来用,可是从后者角度,真的很不友好
    [22:02:11]Isaac:其实这个问题是:如何让WP在更多学习和研究领域得到参考和应用,我比较关心在教学和课堂中,是否有比较好的案例,在国外已经看到一些
    [22:02:15] zhengxiaoyun 说: 如果从wiki编辑参与的角度,我当然觉得他很棒
    [22:02:17] 阿pp 说: wikipedia已经和google合作
    [22:02:25] snowyowls 说: 我发现学术引用大多是关于传播或者关于软件技术本身的啊
    [22:02:28] Che Dong 说: 也和YAHOO合作了

    [22:02:57] snowyowls 说: 我觉得主要是条目数量
    [22:03:07] milkliker 说: “很不友好”是指?我是从来没有编辑过,但觉得还不错
    [22:03:13] snowyowls 说: 你查什么没什么当然不觉得好用
    [22:03:24] Che Dong 说: 目前WIKIPEDIA的质量控制还是很不错的
    [22:03:24] 阿pp 说: 我没编辑的时候也不觉得页面有什么问题
    [22:03:33] shi zhao 说: wikibooks可能更适合教学方面吧
    [22:03:37] snowyowls 说: 现在中文版所处于的阶段就是不适合应用的
    [22:03:48] milkliker 说: 但是要包罗万象也是不现实的啊
    [22:03:59] snowyowls 说: 假以时日

    [22:04:23]Isaac:在英文的争论中,最早就是一个中学的Librarian 发起的,他说不愿意在中学推荐学生使用WP作为学习参考站点
    [22:04:45] zhengxiaoyun 说: 不是这个问题,wiki总是属于少数人,如果以wiki界面呈现,那不能指望会有很多普通的使用者
    [22:04:56] clareclare 说: 我是wp+babyfish来处理不懂的语言的页面 的
    [22:05:59] shi zhao 说: 那么就应该想办法解决wiki方面的技术
    [22:06:02] clareclare 说: 对不懂的语言的信息,直接用google查,容易摸不着头脑
    [22:06:07] Che Dong 说: 我觉得维基百科其实倒是经常能反映“危机” 比如SARS 海啸之类的……
    [22:06:22] 阿pp 说: wikipedia时效性很强
    [22:06:22] snowyowls 说: wikinews
    [22:06:28] milkliker 说: 我一个朋友前天问我现在在中国做BSP还有没有出路,我觉得如果细份市场还是有出路的。对于WP,就我一个信息享受者的角度来说,如果术业专攻一点会不会更好?
    [22:06:30] clareclare 说: wiki就成了一个效率比较高的搜索工具
    [22:07:17] Che Dong 说: 是的: 我觉得有时候FLICKR中用TAG搜索 比用搜索引擎的图片搜索方便
    [22:07:33] shi zhao 说: 的确,我曾经在一些文章中看到有人把wikipedia视为一个搜索引擎
    [22:07:35]Isaac:好,一个Wipipedian肯定过去讨论过很多遍的问题,如果真正做到NPOV,尤其在中文的环境中,两岸的问题,民主的问题,历史的问题,等等?
    [22:07:52] WebLeOn 说: 把搜索限定在wiki里面,意思和google scholar有些相似
    [22:08:05] 阿pp 说: NPOV
    [22:08:06] clareclare 说: 花开两支,各表一头
    [22:08:07] Che Dong 说: 另外: 咱们能更多专注一下中文维基百科目前的问题吗?
    [22:08:20] 阿pp 说: 我认为是要广泛吸取不同的声音
    [22:08:30] 阿pp 说: 两个极端都要听取意见
    [22:08:55] clareclare 说: NPOV也可以理解为容许‘并置‘
    [22:09:01] shi zhao 说: 在一些敏感的政治性问题上,wp的利弊都有
    [22:09:10] clareclare 说: 不可调和,那就并置
    [22:09:30] WebLeOn 说: 两个极端表现在同一个平台上,并置也不容易啊
    [22:09:48] clareclare 说: a 版:。。。
    [22:09:55] clareclare 说: b版:。。。
    [22:10:02] shi zhao 说: 虽然,wp以NPOV为根本政策,但是要真正达到说易行难
    [22:10:20] 阿pp 说: 如果两个极端不可调和,我参考第三方的意见
    [22:10:24] WebLeOn 说: 对啊,gfw的影响不能说一点都不顾虑
    [22:10:29] clareclare 说: 学术写作文献综述的套话也这么说
    [22:10:32] shi zhao 说: 而且很容易参杂参与者的个人意见
    [22:10:33] 阿pp 说: 比如台湾问题,就参考外国的观点
    [22:10:36]Isaac:WP实际上反映了我们社会现在普遍存在的一个多样性问题,并涉及到最实际的民主工作方式,如果真正并置,必然会引起眼下国内的不自然
    [22:10:38] WebLeOn 说: 毕竟wiki的内容是用来传播的
    [22:10:45] zhengxiaoyun 说: 想问个问题,中文wikipedia的成员(刚才说有2500多个)的活跃程度如何,他们的动机是什么?
    [22:11:11] WebLeOn 说: 2500个成员?是指用户吗?
    [22:11:24] shi zhao 说: 25000
    [22:11:39] zhengxiaoyun 说: 抱歉,使25000,注册用户数
    [22:11:44] shi zhao 说: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ats/ZH/Sitemap.htm
    [22:11:59] shi zhao 说: 可以看看这里的统计
    [22:12:25] milkliker 说: 我觉得如果已经跨入门槛的人,应该不太会退出的吧:)
    [22:12:34] WebLeOn 说: 按照条目数量来看,活跃的可能也就数百人吧
    [22:12:54] WebLeOn 说: 我作为用户,只更新过一个条目,在去年9月的时候
    [22:12:56] shi zhao 说: 累计的比较活跃的参与者不过1000多人,每个月非常活跃的用户不过6、70人,和注册用户数很不成比例
    [22:13:50] Che Dong 说: 你们最看重的指标是哪个?
    [22:13:52] 阿pp 说: 是这样的
    [22:13:56] Che Dong 说: 活跃用户数?
    [22:13:58] WebLeOn 说: 一个问题是,我们平时思维中,应该加入百科全书的条目,很多都有了,
    [22:14:18] snowyowls 说: 我怎么觉得很多都没有

    [22:14:24]Isaac://shizhao,前面一个关于引用的问题,我说得不够清楚,应当是:如何在论文中引用WP的文章,用怎样的标准格式(包括版本等信息)
    [22:14:28] WebLeOn 说: 就懒得再去具体化
    [22:14:30] shi zhao 说: 哪方面的指标?
    [22:14:37] snowyowls 说: 甚至是绝大多数都还没有
    [22:14:52] snowyowls 说: 即使有质量也还不高
    [22:14:53] Che Dong 说: WIKI本身的发展健康指标
    [22:15:12] WebLeOn 说: 可能是因为我还没有把wiki当搜索引擎
    [22:15:25] 阿pp 说: 引用的话,我认为应该标注名称,和当时最后一次编辑的时间和最后编辑的人
    [22:15:26] shi zhao 说: 英文版好像有这方面的指导,但是我一时找不到在那里
    [22:15:30] Che Dong 说: 活跃用户数:新增用户数 : 新增加条目数 : 条目更新率

    ============================================[22:15:40]Isaac:第三个议题:如何更好地发展WPer在国内的群体
    [22:15:44] snowyowls 说: 我个人觉得
    [22:15:55] 阿pp 说: 我觉得还是要宣传
    [22:15:59] snowyowls 说: 比较重要的是超过2k的条目数量
    [22:16:08] shi zhao 说: 重要的还是条目数和内部链接数
    [22:16:11] snowyowls 说: 参与者不是直接指标
    [22:16:27] Che Dong 说: 内容超过2k字节?
    [22:16:30] shi zhao 说: 还有每天新增条目数
    [22:16:32] snowyowls 说: 太短的条目并不提高整体的质量
    [22:16:48] zhengxiaoyun 说: 在国内的群体,具体指注册成员,还是引用或者阅读者,或者包括两者?
    [22:16:56] 阿pp 说: 以下几个群体最好不要去宣传:反日群体,愤青,反华群体,极端主义分子
    [22:17:01] snowyowls 说: 一个条目既然建立就应该尽可能说清楚
    [22:17:03]Isaac:我觉得首先写作者就是阅读者
    [22:17:05] 阿pp 说: 以免引起edit war
    [22:17:23] snowyowls 说: 我倒不觉得
    [22:17:24]Isaac:Wikipedia是最好的Read/Write Web 的应用案例,发展写作者群体本身就是一个策略
    [22:17:32] shi zhao 说: 平均字节数
    [22:17:40] snowyowls 说: 那些人在wiki上呆不住
    [22:18:10] milkliker 说: 阅读者的数目不可强求吧,获取知识之后没理由留下,毕竟这不是blog
    [22:18:34]Isaac:shizhao,我们继续
    [22:18:45] shi zhao 说: 最容易成为wikipedian的可能是geek那类人
    [22:19:19] quindos 说: geek
    [22:19:21] quindos 说: ?
    [22:19:24] 阿pp 说: geek?
    [22:19:37] snowyowls 说: geek?
    [22:19:38] WebLeOn 说: 说到条目的长度,我又想到一个问题,我在某个地方看到一个很全面的定义,可以把它复制到wiki里吗?
    [22:19:43] zhengxiaoyun 说: 狂热爱好者
    [22:19:43] shi zhao 说: 奇客
    [22:19:45] snowyowls 说: :D
    [22:19:53] 阿pp 说: (yawn)
    [22:19:56]Isaac:刚才说到很多Wikipedian 都用QQ,不大可能是Geek吧
    [22:19:58] Che Dong 说: 我曾经看到一个指南: 不要直接套用他人的结果, 我经常是在网上找一个名词的解释,找到某人的论文。想摘录一段发布到WIKIPEDIA上:
    [22:20:11] shi zhao 说: 就是对一些冷门领域很感兴趣的人
    [22:20:17] * Isaac 邀请 number5 加入本次会话
    [22:20:19] snowyowls 说: 不行啊
    [22:20:24] snowyowls 说: 那样侵犯版权的啊
    [22:20:32] snowyowls 说: 除非就是自己写的
    [22:20:40] WebLeOn 说: 如果不摘录的话,如何才能把一个条目写清楚呢?
    [22:20:53] snowyowls 说: GEEK和QQ没关系吧~~
    [22:21:00] Che Dong 说: 可怎么判定是自己写的呢?
    [22:21:03] shi zhao 说: 无论如何,wp目前alexa排名68
    [22:21:03] WebLeOn 说: 考验编辑者的惰性啊
    [22:21:04] snowyowls 说: 两个独立事件
    [22:21:24] shi zhao 说: 用自己的话叙述
    [22:21:41] snowyowls 说: 把书合上再编
    [22:21:44] snowyowls 说: 嘿嘿
    [22:21:45] WebLeOn 说: geek都少用qq,从某种程度来说,的确这样
    [22:21:46] shi zhao 说: 侵权很容易查的,挑一句话
    [22:21:49] zhengxiaoyun 说: shizhao,zh.wikipeida.com可没有那么高吧
    [22:21:56] * Isaac 邀请 congrong0408 加入本次会话
    [22:22:02] snowyowls 说: 我就这么干
    [22:22:22] snowyowls 说: 好像是哎
    [22:22:29] WebLeOn 说: 如果必须自己编辑,那的确很难想象用户参与编辑的热情会很高
    [22:22:29]Isaac:shizhao,作为一个老Wper,还是想听听发展Wper的一些策略
    [22:22:29] shi zhao 说: 在google或baidu上查一下就能知道了
    [22:22:35] snowyowls 说: 我也不怎么用qq:P
    [22:22:50] WebLeOn 说: 我用miranda很久了,嘿嘿
    [22:22:58] snowyowls 说: 自己编辑很有意思啊
    [22:23:04] zhengxiaoyun 说: 现在我们的主题就是,提高zh.wikipedia.com的使用率的策略
    [22:23:19] milkliker 说: 但是有这个必要?
    [22:23:21] WebLeOn 说: 但是要为一个条目书写2000k,还是有困难
    [22:23:23] snowyowls 说: 比复制粘贴强
    [22:23:28]Isaac:我们在SBF内部讨论过如何推动Blogger 更多引用Wikpedia 的百科内容
    [22:23:39] snowyowls 说: 看什么话题了
    [22:23:45] snowyowls 说: 有的话题小
    [22:24:02] WebLeOn 说: 而且每个人的写作习惯不一样,不一定都是学院派的写作,如果第一个编者内容写得很好,但是结构不太容易理解,对于后来的编者就是一个大难题
    [22:24:09]Isaac:或者定义一个标签,更容易让别人看到blogger 是在引用WP的内容
    [22:24:24] snowyowls 说: 确实不容易写大
    [22:24:36] snowyowls 说: 但是很多条目……
    [22:24:38] shi zhao 说: 毕竟是百科全书
    [22:24:39] Che Dong 说: 可以像加斜体字一样,在MT中加一个快捷方式
    [22:24:42] snowyowls 说: 哎怎么是200k
    [22:24:45] snowyowls 说: 2k
    [22:24:51] shi zhao 说: 是知识的概要,而不是全部
    [22:24:53] zhengxiaoyun 说: 是否考虑针对各类blog程序,作些方便wikipedia引用的插件
    [22:24:53] WebLeOn 说: sorry....
    [22:24:59] snowyowls 说: 口误
    [22:24:59] WebLeOn 说: 2k
    [22:25:13] shi zhao 说: 可以呀
    [22:25:24] snowyowls 说: 一般话题达到2k还是很容易的
    [22:25:32] shi zhao 说: 这需要wikipedian和blogger的努力
    [22:25:51]Isaac:我自己的blog 找到寄存地后,会考虑如何更明确地多引用Wikipedia的内容
    [22:26:12] zhengxiaoyun 说: 其他语言版本这方面有没有特别的经验可借鉴
    [22:26:16] shi zhao 说: 看到法国、德国、意大利都有了自己的分会,我很羡慕
    [22:26:22] snowyowls 说: 我觉得一个条目
    [22:26:35] snowyowls 说: 最开始的编辑者很重要
    [22:26:41] WebLeOn 说: isaac,dreamhost有0.77$/月的优惠plan
    [22:26:56] snowyowls 说: 确实,如果第一个编辑者建立了一个很混乱的框架
    [22:27:08] WebLeOn 说: 是啊,是描述框架的制定者
    [22:27:10] snowyowls 说: 会给后来者编辑带来很大的困难
    [22:27:13]Isaac:thanks, webleon, 我还比较想呆在中国,虽然很多Adopter 愿意收留我
    [22:27:16] shi zhao 说: 的确
    [22:27:28]Isaac:shizhao, 是否有可能建立中国的分会?
    [22:27:29] snowyowls 说: 但是,写大条目,又写得很乱的人真的不多
    [22:27:30] snowyowls 说: 嘿嘿
    [22:27:39] milkliker 说: 题外话:Wikipedia要是也能像flickr一样支持发布blog就好了。省去了再次编辑的麻烦,也可以保持原文和版权
    [22:27:49]Isaac:(y)
    [22:27:55] zhengxiaoyun 说: 分会做啥?
    [22:28:16]Isaac:wiki 本身确实还有一点旁支,在技术上和其他Social Software 融合不够
    [22:28:45] shi zhao 说: 分会可以在本地进行推广,为整个计划寻找资金和合作
    [22:28:58] zhengxiaoyun 说: 明白了
    [22:28:59] snowyowls 说: 大陆再封wiki的时候分会去申请解封啊~~赫赫
    [22:29:07]Isaac:还有一个推动策略是在大量的教育Blogger 中鼓励多引用(很多人不知道中国教育Blogger 占1/4左右)
    [22:29:08] snowyowls 说: :P
    [22:29:12] shi zhao 说: 德文版的cd就是德国分会的成果
    [22:29:42] zhengxiaoyun 说: //isaac,哪来的数据,有这么多么?
    [22:29:44] shi zhao 说: 在中国成立分会我也考虑过
    [22:29:49]Isaac:对,也许分会不一定只做CD,但是一定有很多本地化的策略
    [22:29:51] WebLeOn 说: 德国对这些公益事业的积极性一向很高,比较容易成事
    [22:30:02] snowyowls 说: 社会团体要有主管部门的吧?
    [22:30:04] shi zhao 说: 但是要完全合法实在困难
    [22:30:08] milkliker 说: 本地化是必要的
    [22:30:09] WebLeOn 说: 分会至少可以让更多人参与
    [22:30:24] shi zhao 说: 而且还涉及国际性问题
    [22:30:36] snowyowls 说: 分会没的挂靠就没有合法身份啊
    [22:30:39]Isaac:可以挂靠在某个研究机构上,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22:30:48] zhengxiaoyun 说: 哈哈,该不会像天主教那样吧
    [22:30:53]Isaac::)
    [22:31:05] shi zhao 说: 是呀,分会必须有挂靠单位
    [22:31:07]Isaac:不谈国事,今天, ;)
    [22:31:07] WebLeOn 说: 红十字会挂靠的是什么机构阿?
    [22:31:07] snowyowls 说: 研究机构能作为社会团体的主管部门么?
    [22:31:10] WebLeOn 说: ......
    [22:31:23] shi zhao 说: 研究机构应该可以,而且至少50人会员
    [22:31:44] snowyowls 说: 问题谁敢收留咱啊
    [22:31:49]Isaac:不过一想到官方的某机构是自由百科全书的上级单位,显得有点...
    [22:31:50] WebLeOn 说: 最好是图书馆行业的机构,呵呵
    [22:32:04] snowyowls 说: NPOV很麻烦的
    [22:32:10] shi zhao 说: 使用“中国”等字样作为名称必须审批
    [22:32:24]Isaac:可以虚拟组织的
    [22:32:37] snowyowls 说: 虚拟组织现在不就存在么?
    [22:32:49] WebLeOn 说: 如果要考虑成立分会npov就只能先放一边了
    [22:32:50] shi zhao 说: 尤其是境外机构的分会
    [22:32:51]Isaac:现在也没有看到虚拟组织在执行工作
    [22:33:00] milkliker 说: 组织可以虚拟,但是显示的问题怎么解决?
    [22:33:06] shi zhao 说: 我在中国还没有找到相应的法律条文
    [22:33:21] zhengxiaoyun 说: 在香港注册不成么?也是中国阿
    [22:33:26]Isaac:SBF可以作为参考
    [22:33:35] 阿pp 说: en
    [22:33:41] snowyowls 说: 在香港注册能进大陆么?
    [22:33:42] Che Dong 说: 可以用中文的名义……
    [22:33:44] snowyowls 说: 噢,可以
    [22:33:54] 阿pp 说: 中文
    [22:34:05] snowyowls 说: GREENPACE就是香港注册大陆做事
    [22:34:10] shi zhao 说: 不知道sbf的运作方式,isaac和zheng能够解释一下吗?
    [22:34:22]Isaac:SBF在国内的Offline 活动其实不多,大家看到的一些项目都是在线的,除了秋天准备搞的 Blogger Conference, 那个也只要本地几个机构作为出面就可以了
    [22:35:04] shi zhao 说: 问题是wikimedia需要尽量的合法化
    [22:35:08]Isaac:所以具体的offline 工作,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找到本地的合作伙伴
    [22:35:21] shi zhao 说: 不希望和某个政府发生冲突
    [22:35:31]Isaac:关键还是看参与的人如何运作
    [22:35:51] shi zhao 说: 中文版wikinews就是一个例子
    [22:36:01]Isaac:中文Wikinews基本上是无法作的
    [22:36:07] shi zhao 说: 举行了至少3、4次投票表决
    [22:36:26] 阿pp 说: 中文Wikinews基本上是无法作的
    [22:36:32] shi zhao 说: 每次都是正反意见各半
    [22:36:46]Isaac:这就是中国具体出版和媒体法律的硬伤了
    [22:36:55] snowyowls 说: wiki的NPOV和中国政府的理念是完全不能兼容的
    [22:36:56] shi zhao 说: 基金会也考虑到中国政府对网络的特殊情况,因此迟迟不能开通
    [22:37:15] snowyowls 说: 没有办法
    [22:37:34] quindos 说: 保钓会也是在香港注册的。
    [22:37:36]Isaac:尽量不必作太Radical 的工作,这是中国的情况,但是也不必在已有的工作上妥协
    [22:37:52] Che Dong 说: cnblog.org可以给zh.wikipedia 做一个镜像,不知道需要多少空间? wikipedia.cnblog.org
    [22:38:25] shi zhao 说: 我的想法是尽量通过合法途径来解决问题
    [22:38:48] Che Dong 说: 这样在wikipedia被封的情况下: 也能有一个临时的查看点,我看到国外此类镜像非常多

    [22:39:36] shi zhao 说: 镜像当然可以,但是我想这需要技术上的支持以及和基金会商议
    [22:41:00] Che Dong 说: DMOZ是公开提供RDF格式的dump的,非常大: 上G

    [22:41:37] shi zhao 说: 镜像的话需要数据同步更新,或者像法国一样,设立Squid caches
    [22:42:31] Che Dong 说: 我们这里设置反相代理也是马上可以办的
    [22:43:09] shi zhao 说: 具体的技术细节我不大了解

    [22:43:49] shi zhao 说: http://meta.wikimedia.org/wiki/WQ/2/tech,可以看看这里的介绍,中文版搞计算机应该还是比较多的
    [22:45:05] Che Dong 说: 看到了
    [22:45:16] 阿pp 说: 恩

    ============================================[22:38:53]Isaac:车东这个主意好,正好我们可以进入第四个主题:如何支持wikipedia,从SBF的角度,或者其他各个方面?
    [22:41:17]Isaac:SBF每年也会从外面募资,今后可以把WP作为一个支持项目列入募资计划,或者等WP本地活动出来后具体讨论

    [22:43:25]Isaac:中文WPer中技术人员多吗?
    [22:45:17]Isaac://另一个问题:具备NPOV的中文叶面也越来越多,是否GFW是单独文章进行屏蔽的?
    [22:45:39] 阿pp 说: GFW?
    [22:45:46] shi zhao 说: 我以前听xyb说
    [22:45:56]Isaac:Great Firewall
    [22:46:05] 阿pp 说: 单独屏蔽
    [22:46:20] 阿pp 说: 屏蔽请求链接中的关键字
    [22:46:20] shi zhao 说: GFW对UTF-8支持不大好
    [22:46:29] 阿pp 说: 现在很强大了
    [22:46:34]Isaac:了解了,也够GFW费心的
    [22:46:53] 阿pp 说: 我现在uft8去wiki的敏感页面就被屏蔽
    [22:46:58] shi zhao 说: 因此一些敏感文章有时会打不开,有时候又能够打开
    [22:47:06] 阿pp 说: 可能gfw在5月份左右有改进
    [22:47:27] 阿pp 说: 现在比以前 严格
    [22:47:55] shi zhao 说: 我有一个想法
    [22:48:05] number5 说: 一下访问到,一下访问不到,也有可能是DNS的问题
    [22:48:22] shi zhao 说: 想让中国政府对wp网开一面,不知道是否可行?
    [22:48:38] 阿pp 说: 屏蔽一个页面后,短时间内同一个域名的请求都屏蔽
    [22:48:41]Isaac:这个提议很大胆哦
    [22:48:42] milkliker 说: 这个好象不太现实
    [22:48:47] 阿pp 说: 不可能
    [22:48:55] shi zhao 说: 同意pp
    [22:49:12] 阿pp 说: 除非有国际组织谈判
    [22:49:13] number5 说: 嗯, 在google搜索敏感词,就会google都上不去
    [22:49:22] shi zhao 说: 我想通过正式合法的途径解决这个问题,没错,和google的问题一样
    [22:49:42]Isaac:我支持Shizhao 这个想法! 起码可以尝试
    [22:50:01] snowyowls 说: 搞不好把整个wiki都给封了
    [22:50:06] shi zhao 说: wp第二次被封
    [22:50:27]Isaac:我们可以尽量告知政府,WP已经有了很好的融合机制,当然,做这件事和预期的结果是无关的
    [22:50:29] snowyowls 说: 我觉得最近一年以来
    [22:50:37] shi zhao 说: 我看到报道有无国界记者组织为wp提出过抗议
    [22:50:42] snowyowls 说: 政府对网络的管制有点歇斯底里,很多政策莫名其妙
    [22:51:02] shi zhao 说: 结果我的申报材料还没有提交上去,就解除封锁了
    [22:51:04]Isaac:例如备案
    [22:51:09] snowyowls 说: 这种时候提出这种要求
    [22:51:15] shi zhao 说: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影响?
    [22:51:21] snowyowls 说: 前景不妙
    [22:51:31] Che Dong 说: SQUID CACHE是一个被动缓存机制: 如果有页面请求,才会生成相应的CACHE,如果没有人访问,就没有了。 我已经设置了wp.cnblog.org 反相代理zh.wikipedia.org,麻烦zheng 设置一个子域名
    [22:52:08] WebLeOn 说: 不过做这样的尝试,至少可以让gfw引起注意,能更好的交流,解封快一点。。
    [22:52:11] number5 说: 政度有各级部门的,有时候是下面的部门太敏感,怕担政治风险
    [22:52:16] shi zhao 说: 反相代理是什么意思?
    [22:52:17]Isaac:不必期待过高,也不必觉得他们很通情达理,但是这种方法有建设性,可以尝试
    [22:52:25] Che Dong 说: 另外: wikipedia这个词比较难拼写也是妨碍大家使用的一个重要原因
    [22:52:32] zhengxiaoyun 说: //指向哪里?还有,是否等授权后在反相代理?
    [22:52:43] Che Dong 说: 我建议使用baike.cnblog.org这样的域名方便以下大家使用
    [22:52:48] shi zhao 说: 问题是,不知道应该和那些部门协商?
    [22:52:52] number5 说: 广东这边播香港新闻,连朱鎔基的讲话都cut

    [22:53:09]Isaac://问一个问题,国内有个“网络天书”什么的,是干什么的?
    [22:53:10] snowyowls 说: 广东是合法落地
    [22:53:12] Che Dong 说: 指向: 211.152.33.116
    [22:53:18] number5 说: GFW不会有公开的的帮分负责的
    [22:53:22] snowyowls 说: 代价就是贴膏药
    [22:53:23] shi zhao 说: 当然,我私下里也有向政府施压的想法
    [22:53:33] snowyowls 说: 汗啊
    [22:53:39] shi zhao 说: 中国人就是太好欺负了
    [22:53:39] snowyowls 说: 千万别啊,搞不好真的把整个wiki都给封了,要是正常人,你跟她讲道理,施加压力,他有效果,你要是没事去招惹疯子,指不定什么结果呢
    [22:55:10] number5 说: 政府官样文章还是要做的,只要你不要逼他到墙角
    [22:55:17]Isaac://rebecca 最近的文章好像提到了Wikipedia
    [22:55:41] snowyowls 说: 水木清华又没有逼它到墙角……,一塌糊涂也没有……
    [22:55:52] 阿pp 说: issac你传给我的是什么
    [22:56:01]Isaac:about GFW
    [22:56:01] zhengxiaoyun 说: //chedong,用哪个域名
    [22:56:17] 阿pp 说: 哦
    [22:56:43] Che Dong 说: shizhao: 我们wp还是 baike.cnblog.org?
    [22:56:51] shi zhao 说: 想想第一次被封时,教育网居然是第一次接到这种投诉
    [22:57:15] Che Dong 说: 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正常申诉的渠道
    [22:57:17] shi zhao 说: 实在绕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22:57:24]Isaac:我很赞赏shizhao 当时的做法,但是对一班人的网站,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22:57:50] Che Dong 说: 很多人在国外的HOSTING: 被IP株连了
    [22:57:57] shi zhao 说: wikipedia.cnblog.org
    [22:58:17] number5 说: 原来  Internet2是这个目的……
    [22:58:20] shi zhao 说: wikipedia已经非常有名了
    [22:58:21] WebLeOn 说: 我就被ip株连过好多次
    [22:58:30] Che Dong 说: wikipedia比较长:很多人记不住拼写
    [22:58:39]Isaac:两个名字都用好了
    [22:58:48] zhengxiaoyun 说: //设置好了
    [22:59:11] Che Dong 说: OK 我alias一下:一会儿就能生效了 麻烦zheng了
    [22:59:45] zhengxiaoyun 说: //两个都设置么?现在是wikipedia这个
    [23:00:04]Isaac:还是原来的名字吧,符合wp现在的规则
    [23:00:12] Che Dong 说: 增加一个baike.cnblog.org吧?
    [23:00:12] quindos 说: 找不到的页面
    [23:00:22] Che Dong 说: 维基“百科”嘛
    [23:00:24] zhengxiaoyun 说: 没那么快的,quindos
    [23:00:38] quindos 说: 我试 了
    [23:00:48] quindos 说:
    http://wikipedia.cnblog.org/
    [23:00:50] * Isaac 邀请 oliverding 加入本次会话
    [23:00:51] zhengxiaoyun 说: 还是不用baike,这个毕竟是wikipedia的代理
    [23:01:01]Isaac:对,尊重wp的意见
    [23:01:03] oliverding 说: okie
    [23:01:30] shi zhao 说:
    http://wikipedia.cnblog.org/没有内容
    [23:02:00] zhengxiaoyun 说: 最迟24小时内生效
    [23:03:13] 阿pp 说: 。。。。。。。。。。。。。。。。。
    [23:03:35]Isaac:// 如果没有其他工作耽搁,我会在Wikimania 会议上介绍中文WP的发展,shizhao 是否可以引用你们的一些数据和讨论的内容?
    [23:04:50] shi zhao 说: 可以
    [23:05:22] Che Dong 说: 大家可以在自己的hosts 文件中设置: wikipedia.cnblog.org  211.152.33.116
    [23:06:08] Che Dong 说: 预览以下效果: wikipedia的应用设计是域名无关的。所以非常便于镜像。
    [23:06:49]Isaac:谢谢shizhao ,谢谢所有Wikipedian, 除了技术方面,我想还有很多合作的层面,包括offline 的一些中文活动,我们可以继续交流
    [23:07:16] shi zhao 说: 许多想法还需要大家的集思广益
    [23:07:21]Isaac:正式活动现在可以结束了,大家有兴趣就把一些联络人加入到自己的Contact 中吧


    [23:09:10] Che Dong 说: http://wikipedia.cnblog.org/wiki/%E9%A6%96%E9%A1%B5 我已经看到了
    [23:09:35] WebLeOn 说: 谢谢各位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23:18:25] number5 说: chedong, 有个问题代理只是首页有效, 页面链接还是到zh.wikipedia.org的啊
    [23:19:03] Che Dong 说: oh 那没有办法了
    [23:19:59] number5 说: 有没什么代理可以把里面的url替换掉的 :D
    [23:20:33] shi zhao 说: 我怎么还是看不到?
    [23:20:34] Che Dong 说: 用模板生成的链接: 都是相对路径
    [23:21:13] Che Dong 说: 以后要中文WIKIPEDIAN注意了: 尽量使用相对路径:少使用zh.wikipedia.org 域名
    [23:21:51] number5 说: 对,这是个好方法
    [23:22:22] Che Dong 说: 这样才能做到应用的域名无关性: 方便迁移和镜像。
    [23:22:26] number5 说: mediawiki 这方面比较好
    [23:22:57] Che Dong 说: 对,他们大量都是通过模板生成的页面: 所有模板自动生成的链接一边都是相对路径

  • 2.学习的新规则


    知识和学习的新规则(The new laws of knowledge and learning)

    ——毛向辉做客“E-learning大讲堂”实录

    录音整理:上海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系研究生 杨际强 窦荣军

    时 间: 2005年4月28日19:15-21:30

    地 点:『e-learning大讲堂』

    主持人:朱广艳

     

      摘 要:知识,不等同于信息,而是信息在特定时间和空间中的结构。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知识都会呈现出不规则的形态,这个基础理解可以充分支持教育理论中新的混沌规则、建构规则和互联规则。而这些规则又可以更好地支持终身学习、网络学习、社会性学习等宏观形态,所以重新认识知识,了解学习的新规则,可以更好地设计个人学习者的学习策略,可以更好地设计一个教育体系,关系到个人和社会的未来。


      朱广艳:毛老师您好!通过邮件我收到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婴儿的认知和学习的问题,也有人在讨论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转化的问题,包括毛老师您讲的Story—Telling(讲故事)它存在的问题。我想问:您刚刚讲每个人对一个东西的认识、理解总是不一样,那么这种不一样的理解到底对我们的问题解决是有益还是有害的?我们怎样去看待这样一种差异?

      毛向辉:我觉得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这种差异性是有益的还是有害的,或者说需不需要去引导,这就需要我们认识到在教学上有两个阶段:

      一个是对这个世界的已有的真理性的认识,需要用一些建构的方法去引导,尤其是儿童,认识到这个世界一些良好的东西或者说人类已有的传承下来的知识。

      这些知识同样不能用传递方法灌输进去,而要用建构的方法去建构知识。但是对每个人来讲,这种好处是不是会导致一个群体混乱或者说对解决群体问题是有害处的呢?因为我们在每个人的建构过程中如果给他们足够的建构的环境(learning context),如果这个学习环境足够健康、充分的话,对这种想去建构自己知识的人来讲是有好处的,学生会自然建构对这个社会的理解。但是,如果他不小心接受了坏的东西,他可能会把它当作真理的东西,之后会危害别的人;或者我们认为是正常的东西,有一天他会对此建立一种逆反的心态,因为他会发现为什么我听到的东西、别人告诉我的东西为什么和我看到的不一样呢?是不是我理解的东西错了呢?或者别人告诉我的东西错了呢?如果这发生在青春期或儿童时间的话,就会很容易产生情感上的逆反,这种逆反反倒时对知识的建构有害的。所以知识的建构具有多样性,最重要的是怎样让我们的学习环境更充沛。举个例子:我们的教育体系是不是给每个人提供了公平的条件?我们的信息化教学环境是不是对每个人都公平?有没有数字差距?如果不去考察的话那么一定会产生建构的差距。这种建构的差距只会产生有害的东西。也就是说我们会太放任一个人任意思考,但是不关心他的知识结构产生了什么样的结果,或者对解决问题产生了什么帮助,因为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做决策。比如为什么我们在过马路的时候不去认认真真地遵守一个显性知识:红灯停,绿灯行。为什么有些人在西方国家很遵守交通规则,但到了中国就不好好遵守了呢?所以解很多人怀疑建构的歧义性或者多样性,但是我告诉大家不要去怀疑它,你怀疑的是我们这个建构的空间。我们不妨去怀疑我们的学习环境是不是充分的。

      (ooof:建构知识的重要性)

      朱广艳:谢谢!这个回答给了我们很多启发。我觉得这个案例可以成为中小学的研究性学习课题,让孩子们通过调查来分析一下这个现象,到底大家是不知道这个规则还是在采取一些行动的时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请您接着讲。

      毛向辉:我今天感到很抱歉,因为我是在采用一种一对多的方式跟大家交流,有很多人的问题问得非常好,我们主持人需要关注一下这些问题,他们的观点也非常好,大家的认识也非常深刻。但是我们不要怀疑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左右矛盾,今天讲这样好,明天那样好,其实认识有一个过程,需要一个充分的发展空间。比如刚才有人问:在学校里我们怎样创造更好的课堂文化也好或者教学的环境、开放交流的环境、PBL等等这些环境都是非常有意义的,非常抱歉,大家的问题我不能详细解答,但是我希望今后可以有更多的方式跟大家共同交流。上面的关于的交通规则的案例,我想大家可以放到课堂当中去问一问:为什么过马路要闯红灯?为什么全社会集体都在做错误的抉择?可以通过这个话题去继续延续问题。


      我继续讲如何学习的问题。我将讲三大法则,这是在2003年提出来的。也是借鉴了很多教育理论和实践的经验。

      第一个叫做混沌法则,其基本的原理就是每天我们每个人的大脑都处于一个混沌状态,因为它的互联程度非常高,每个人的大脑有很多很多的脑细胞、神经元,有没有人告诉我神经元有多少?请大家讲讲自己知道的神经元有多少?大约有一千亿个。这么多神经元的互联已经产生新的质的飞跃,并不仅仅是我们所看到的三、四个节点相互连接的一个状态,他们是非常复杂的连接。

      大家知道神经元里面的各种“轴突”、“树突”、“触突”,这是一种多样化的连接,随着我们知识边界的扩展,这个知识的扩展像浪潮一样一波一波的,像雪崩一样的效应,这个效应就产生了对事情的判断、知识的结构的变化,所以生命中的每一时刻都是学习的机会。在混沌法则的支配下神经元的活动会产生一系列雪崩效应,这种雪崩效应会带来最终决策结果。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下一时刻对经验事情产生什么样的认知和看法。

      这是大脑目前的状态。但是这些结构不是一天建立起来的,它是我们从儿童时代开始积累起来的,这个积累的过程有一个宏观的混沌法则,所以我在“学习混沌法则”这篇文章中给大家讲了一个例子:加拿大有一个学习的研究者,研究儿童对词汇的认知过程,也就是早期的词汇认知和最终对语言的认知这个过程是怎样建立的,他发现早期如果每天多学十个单词,那么到十五岁的时候儿童可以超过大学的语言程度。而另外一些每天少学十到二十个单词的儿童,他的语言能力就低于同年龄层的语言程度。如果是前一种儿童,给他们多一些语言接触的环境,他们的语言能力会产生质的变化,不仅仅指词汇量的多少。

      当我们在不断的学习中积累的点滴会在一定的时间后产生非常大的效应,这种效应甚至是雪崩效应。那么这种混沌的效应是我们非常要去关注的,所以在混沌法则的支配下会有一个优良“学习轨迹”的概念,就是说你有自己的一个优势学习轨迹。如果你每一天每一时刻都在关注自己的学习状态的话,那么你的微小的学习边界的延伸真正的学习结果会产生一个非常大的变化,甚至是指数的变化。所以实际上我把前面一些知识形态的一些小的东西放到了一个宏观曲线上,其实是由日常每分每秒很多微小的事物所累积起来的。

      如果你的学习态度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和别人有差别的话,那么你就可以在一定时间后产生非常大的质的变化。

      所以我在Blog中也讲,有很多的教育Bloger通过积累他们每天的体验,并对自己的反思。因为Blog有三个功能非常切合我们前面讲的知识发展的三个方式,既可以有输入,因为你每天要接收别人的东西。你还可以有创造,所以Blog的这三个方面的价值跟我们讲的知识空间的拓展非常切合。如果你每一天都有这样的微观的积累的话你在混沌法则的支配之下会产生非常宏观的一种结果。我看到的一些教育Blogger所产生的绝对比还没有写Blog的,假如是同一个人还没有写Blog在过去两年所创造出来的成就要多得多。这就是价值方面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点。

      那么我们就讲到混沌学里面的一个“分形”的概念。同样我引用了一个图示,这个图示他在上海的一个演讲一个幻灯片。他的题目叫做“皇冠是怎样炼成的”。我们假设皇冠是一个人的成就,包括他的工作、在社会中的价值。这个不是简单的创造过程,它是从一个非常小的规则做起。比如说我每天把我的时间充分的利用,创造几个思考过程、学习方式知识扩展的方式不断的递归之后,最后皇冠就这样形成了。

      这就是qiusir对混沌法则的理解。他把它变成了一张幻灯片在上海的一个会议上去讲,我相信他也是体会非常深的。所以混沌法则对分型的概念非常强调。首先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但是对不同的人是不一样的。有的人的时间是非线性的,他对时间的理解、使用是非常有混沌性的,在每一个时间段,他都能让时间充分的利用起来,这个时间角度决定了知识的复杂度,也就决定了对知识认知的复杂度。那么微观的积累,在时间轴上的这种褶皱、递归放大到大尺度上变成一种结果,这种结果会反映到你工作的成就、反映到你研究的程度、反映到你对其他人的影响力、你的沟通能力,很多很多能力方面,也就是皇冠怎么样去形成,这个过程就是在混沌法则中去形成自己每天的学习。

      (ooof:混沌法则侧重的是个人知识的学习积累。)


      下面一个法则,叫做建构法则。我们前面已经提到一个观点:因为建构环境的存在,我们需要首先尊重其他人的观点,再去思考他人的观点有什么不足。或者你想去跟其他人怎样渠沟通,所以沟通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今天的环境有一点沟通的不平衡,为什么呢?因为我是一个主讲人的角色,掌握了很多权利,比如说我来讲话大家听。但是我们还是一种非常好的conference的形态,就是大家都来讲,我们让大家的观点得到充分得表达,这种表达也许不能通过实时的方式来进行。我们不妨把它变成一种异步的状态,比如说一些讨论组、一些email的列表等等。这就是说我们不能仅仅通过讲述让大家去了解一些东西,要这些东西理解后变成一种沟通的状态,如果这种沟通的状态能够产生的话,从建构的角度讲大家会相互产生促进作用,这种促进作用会变成一种社会建构

      这种社会建构就变成一种累积的智慧叫collective intelligence。这种社会智慧会变成人类知识的整体进步。也就是说我们不仅仅是通过知识的传递让知识继承下去而是让社会处于共同建构的状态, 这就是建构法则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你要去理解和尊重别人的理解,你先认为别人是正确的,然后你再去建构自己的理解。帮助别人去沟通不是一种冲突的关系,而是一种沟通和建构的关系。我们要知道其他人的理解为什么是正确的,是影响别人而不是去强迫别人接受我们的观点。社会应该有更多的声音、更多的表达,如果这种表达更自由,在这个社会就会产生更多地创造力。因为创造力是建立在很多人共同创造的基础上。如果有这样的创造力的话我们社会的生产力会大大地提高,大家可以想象整个社会会创造出多少经济价值,会有多少创业的价值。我会去投资那些好的团队,他们有新的技术,新的能量去做新的事务,但是我希望这个社会有更多好得团队出现,希望他们有更多好得主意、有更好得实践,这样他们能给社会创造更多的东西。

      所以我们要用建构的法则去鼓励别人,去尊重社会的多样性,不是去强迫别人接受一个观点。我们让观点不同的声音能够表达出来,这就是建构法则在我们的社会中要发挥的作用。尤其在教育体系之中建构法则远远没有得到发展。我们的老师在他们不能控制特长的时候,他们不能控制环境的时候,就非常愿意强迫别人去接受一些观点。其实我们看到我们很多大会场有一个人在上面滔滔不绝的讲,就像我今天这样。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理解所讲的内容,不是每一个人真正地建构自己对知识的理解,很可能这种方式太习惯之后就成一种惰性,他连基本信息都听不进去。那么建构法则就没有发挥作用。

      对于我们今天教育体制中的教育政策、理论、实践中要去思考的东西还是非常多。在教育第一线的老师有发言权,但是我希望大家知道的是我们不要容忍这种状态继续下去。不妨从自己的实践中,从本质的角度、从本职工作的角度、从自己实实在在的每一天点滴的混沌、微小的变化中去创造更大的变化。

      大家可能听到过教育学中的一些奇迹。国外的一个老师怎么样改变了一个学校的面貌,在纽约的一个学校一个非常差的学校变成了全州在考试中名列前茅的学校,一个很有热情的老师怎么样通过鼓励学生,通过改变教学方式让一个班级、一个团队变得更有激情。他们创造了很多更有价值的东西、甚至奇迹。

      这些都不是很困难的事,关键是要理解这些混沌的东西怎样体现在我们每一分钟的学习实践中、甚至每一秒种、每一个微小的片断之中,都会产生这样一种非常重要的影响力。不要想今天一天我只是在重复一些简单的工作、非常无聊的工作。如果你这样去想的话,那么你本身的教育心还不够,这样好像是在发泄对教育体制的不满。但是希望每一个人都去建构我们的教育知识,希望我们都在其中发挥作用。有的人跟我讲:“Isaac你不在体系中你怎么知道其中的难处呢?”,那么我告诉他:你不妨从每天的具体实践中去改变它,你不妨从自己的体验中改变下来,这就是我的经验,我在管理中,我在办公室,我在教学环境中也会遇到这些东西所以我才跟大家分享,我希望大家去理解,理解然后有实践,learning by doing。

      (ooof:因为混沌和建构存在的价值,所以人亦可以去做、去形成自己的价值。)

      (ooof:建构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在混沌法则积累的基础上形成系统的知识;另一个是与外界构建(建立)一种沟通的机制形成一种集体学习的体系)


      最后我讲一个法则——互联法则。不用花很多的时间,因为很多人都理解这个东西。在未来的一个世纪,未来的很长时间教育的理论会在一个很大的地方有突破,这个理论叫互联的理论。这个理论远远超出了我们对个体的研究,对主体的研究。我们把这个主体转换成一种社会性,这种主体不再是简单的个体,我前面讲的都是个体性东西。比如你怎样建构自己的知识?往下我会通过互联法则告诉大家:你的学习完全不是取决于你个人独立的个体存在而是取决于你的社会性存在,你今后的智慧取决于你内外连接的程度。

      你的内连接就是你的大脑,大脑的复杂度就是你知识的复杂度,就是你知识的“熵”,这个“熵”就是复杂度。

      你的外部连接是你的社会关联,就是你跟社会的关系,你跟外界是一个怎样的信任度,你的知识来自于哪些渠道,你的渠道是不是足够的丰富,还有你的渠道的价值是不是足够的重要?以及你和这些连接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是单向还是双向?是沟通的关系还是只是输入的关系,所以我们不能把学习简单的当成个体的学习,我们要把它变成一种社会的学习,所以我们过去叫e—learning或learning,今后将变为we—learning,这将是今后教育研究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领域。

      希望有很多人去研究这个领域。我们的知识过去大部分来自官方制定的、权威制定的、很多专家制定的教材、专家设定的内容范围、专家设定的标准,今天我们都在争论课本里应该放什么东西?课本知识应该写什么东西呀?这是一种互联的方式,它来自于传统的阶层性的架构,也就是自上而下的一种架构。这种架构在今天的社会已经开始被拉断,变成另一种架构叫做六度互联。大家可能知道六度间隔的原理,也就是说很多知识觉得它重要,是因为我们周围的人比如说朋友、很信任的人、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人跟我们沟通之后,我们觉得知识对我们很重要。这个重要性远远比一个报纸上有一个专家所讲的这个知识多么重要更有效。那么这种关系是学习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也就是说learning—by—trust,如果你基于第一信任去学习的话学习的效果会有很大的不同。通过这种关系全社会的知识体系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我在完善几张图,即从个人的知识到社会的知识是怎样联结起来的。

      我再次强调Blog是一个很重要的内外网络互联的工具。Blog的作用用一句话讲就是把你的内外网络联结起来,将你的隐性知识转化为显性知识,让外部的显性知识转化为你的隐性知识,让你的知识的空间结构不断地膨胀,不断地发展,产生出新的可以做决策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这种能力就产生于知识的复杂性,让你变成一个更有智慧的人。

      所以你的智慧取决于你内外连接的程度。今天一个人的学习能力,他所创造的社会价值决不简简单单在他自己的头脑有什么样的价值,在于他与这个社会是怎样互联起来的,在于他与这个社会是怎样input和output的,所以互联法则比前面两个法则更重要。

      互联法则和混沌法则是我最早提出来的,但建构主义是很早就有的,对于建构主义的理解不深,是因为没有把它很好的实践出来。

      (ooof:学习领域的互联法则,是互联网价值(作用,规律)在教育领域的一个实例吧。)

      (ooof:互联法则 则是在以上个人和集体学习的基础上,包括通过集体学习形成的关系,去做一定的事情,创造与形成一些基于知识架构上的价值)

      (ooof:三大法则是一个系统的结构,或者可以说成是一种从个人创造到群体创造价值的模型。这里面,从最基础的个人零散学习的积累(混沌法则)到知识的建构(整合)和集体规模的学习,并最终形成通过互联的方式创造更大更多的价值。)


      这三个法则我们可以放到一起理解,我们对未来的学习就会有更多的认识。那我们的学习者,我们自己就成为社会的pilot—learner,即先锋学习者。如果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能变成一个pilot—learner,那么你就会影响到更多的人。当然你不是强迫别人去接受这些东西,而是用你的实践、行为、身心合一的理解去影响别人。这个比我们过去强调的教育的道德、老师的道德、所谓的教育热情、学习的热情更重要,因为它是建立在科学理论的基础之上的,所以今后的学习会发生很多的变化。大家可能会更好的利用信息技术的工具帮助每个学习者变成互联的学习者、一个建构的学习者、一个认识到分形的混沌法则的学习者。

      (ooof:三个法则运用价值的情景)

      (ooof:以上三个法则,混沌法则是个人学习的规律和方法;建构法则是集体学习方法,这中间也包括知识结构的构架;互联法则是针对互联应用的,是对前二者的拓展和应用,或者说前两者是培养学习能力的,互联法则则是塑造做事能力的。)

      我再用两分钟时间聊一下学习的未来

      大家都知道今天有很多的人在研究人工智能,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关于认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大家都在努力在这个方向有突破,希望能够达到人的大脑的程度。也就是说当你真正达到的时候,你就认识了人的大脑的学习能力。

      我可以非常清楚的告诉大家,在未来的二十到三十年间完全可能出现机器的学习能力达到人的学习能力。这是因为很多很多人今天在不断的创造IT界的奇迹。软件也在不断的发展。根据摩尔定律,在未来三十年的时候一些计算能力非常小的一台电脑就能达到大脑的计算水平。每秒运算大概超过十万亿次,同时具有分布计算的能力,我们还建立一些软件规则,让它们跟人类的学习方式非常接近,也就是刚才讲的三个法则。这些学习方式让机器变得更加智能。

      在未来三十年会出现一个学习的“奇点”,叫做singularity,和霍金的宇宙的singularity是一样的。在这个“奇点”,许多规则会重新定义。当机器智能达到人类智能的时候,没有伦理的问题吗?没有社会、机器权利的问题吗?没有机器的关系或者它们相互尊重的问题吗?

      所以在未来的二三十年你会发现人类学习是和人脑、机器的网络、互联网络相互关联的一种状态,这样一种混合的智慧。大家说:“Isaac,你到底懂什么呢?”,我说其实我懂很多很多东西,因为我可以上网、可以无时无刻地连接在网络上。然后有人问我:singularity是什么意思呢?我说:我其实不知道,但是我可以通过google知道它的意思。那么我下一分钟我的知识比前一分钟多得多,并不是说要把singularity的意思知道,是因为我知道我可以通过其他工具可以和互联网连接、和机器的连接,让我的智慧更多一些。比你所知道的Isaac到底懂些什么、获得了什么学位更重要。

      我希望每个人都变成社会大学的博士,而不是获得了什么学位或者是取得了某一专业的什么认证。仅仅停留在这样一个阶段。你可能在社会大学获得更多的知识,获得不同学科领域的认可,在不同的领域会创造出不同的综合性的价值。有的人把软件和教育结合起来可能会变成一个成功的教育软件,有的人把芯片和生物科技结合起来,可能就会创造出人的外脑,所有这些都会给人类带来学习的情景。所以将来可能会有一天很多显性知识可以快速地一秒内传递到大脑中去,然后你更重要的是怎样把这些知识变成对你有用的知识、对社会有用的知识。

      所以今天你是不是准备好了?今后大家怎样去学习?是不是每个人都准备好了,对未来的学习准备好了?


      朱广艳:如果大家有什么问题,请抓紧这最后几分钟的时间跟毛先生交流。毛先生今天在讲的过程中不仅仅是在讲,而且以社会共建共享的方式在大讲堂上调动大家的资源来讨论。我觉得这样一种做法值得大家去学习和思考的。因为我们不是在进行一种很狭义的课堂学习而是通过网络进行一种数字化的学习和交流。

      陈 建:毛老师,您好,首先非常感谢!在工作中有许多地方值得创新,您是否给我们指导一下,我们可以在哪些地方怎么去创新?

      毛向辉:我的建议很简单,在个人的本职工作当中,确实需要创新,这是最基本的,不管你是做教学设计的、做课本编纂的还是做E-LEARNING环境的,都更多的值得创新的东西。比如说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网梯公司的这个E-LEARNING大讲堂平台就有许多值得创新的地方,比如你怎样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大讲堂的活动中来?每次遇到什么问题?我们怎样去解决这些问题?其实基于问题的创新比凭空想像的创新更重要!所以基于问题就来自于非常真实的环境,所以我希望大家能把一些本职的工作很好地结合起来进行创新。如果大家能把今天讲的这三个法则很好的利用的话,大家在每一个环节都可以去创新,但具体怎样去创新呢,我没法给出一个很具体的答案。

      庄秀丽:谢谢!谢谢毛老师!谢谢朱老师!Isaac我问你一个问题:您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跟工作、生活相关的正常的学习心得?比如怎样读书的?怎样到网上找信息的等?这可能更贴近我们每个学习者的实际情况。

      毛向辉:我首先自己有一个原则,就是我的输入和输出要比较均衡,这是第一个原则。在这个原则下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每天生活和学习的规律是什么样的:

      首先我是一个比较勤奋的学习者,每天起得很早,我会在比较早的时间去写我的文章和书,这是我的一种输出方式;

      然后我会去查看别人给我的一些信件。每天有几十封电子邮件进入我信箱,有问问题的、有跟我协作的人,也有我问问题别人回答的。然后我会去回答别人,这是一种互联的效应,去跟别人沟通。

      然后我会花一点把昨天看到的东西去温习一遍。又很多工具可用,比如一些社会性的软件工具flickr, delicious, Blog等。

      另外我在维护3到4个Blog,大家知道的。

      这个时间过去后我会进入工作状态。我的工作是做风险投资,我一天会花几个小时和创业者沟通,面对面的或者通过电话或者通过其他方式(skype)。沟通的过程又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从每个创业者那里学到很多东西。

      然后,在每天在上床前的两个小时我会去思考。去思考哪些地方我还不了解?我用我的元认知去想还有哪些东西需要更新?最近需要去买什么样的书?从互联网上查什么样的知识?

      另外,我每周大概会花六到七个小时去读书,在网站上有时会给大家推荐一些比较好的书,比如“高效人士的七个习惯”、还有一些历史的书,读书很杂。我的包里有一本书、床边有一本书,卫生间里也有一本书……。这时我可能抓紧一切时间去读一些经典的东西,不要老是去追求那些最新、最时尚的东西。因为网上的东西再新也可能失去系统性,我们需要通过读书了解一些系统性的东西,经典的东西,历史性传承的东西,所以互联网虽然在更新方面具有非常大的优势,包括Blog、google的news,相当于有一个全球的直播网络,但是还不够,我们还去要读一些经典的东西,每周我都会留出来六到七个小时去读书,这也是输入的一种方式。

      最近我要写一个系列,关于pro-Am的理论,我把它翻译成“专业余”。它的意思就是professional-Amateur,是指专业的业余人士。很多人在学校只能读一个专业,最多只有两个,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终身学习让自己在很多领域变成一个非常专业的业余人士,甚至可以超越专业人士。比如说过去我们认为只有专业的登山运动员才可以去登珠穆朗玛,但是现在有很多的业余人士也学会了登山。他们并不是专业的,在国外很多专业的运动员其实就是业余的,他们可能在大学里读书,他们坚持训练,到运动会的时候成为专业人士。那么很多的科学发明也是这样的,你不一定是个科学家,但是你却可以去研究某些感兴趣的领域,变成该领域的相当专业的人士。关于这个问题我最近也在研究。有一本书叫做“Pro-Am Age”,预测今后的几十年人类社会会变成非常多的“专业余”人士的组合,更多的研究成果会通过这种方式展现出来。比如美国有很多业余人士在研究航天飞机、火箭的理论。他们开发了一种火箭能把人类送到第一太空轨道,甚至创办了公司去运作这个项目,让很多人去实现自己的航天梦。为了研究这个领域我最近专门找了一些这方面的书、网站、理论……但是光我学会了还不够,我还要publish出来,去output。这样才变成一个互联的学习体。在这样一个原则下,我每一天都是比较繁忙的,但这是很有规律的。这样你会变成一个非常强大的终身学习者、很多领域的“Pro-Am”,所以不要担心你的专业问题,不要担心你的就业问题。你会发现自己的价值动力,甚至你会不断地转换你的角色,在不同的领域跨越,相互促进。这是我希望给大家带来的一些东西、也是个人的一些体验吧。

      朱广艳:好的,非常感谢毛老师参加我们的节目。希望您今后继续关注我们的成长,谢谢您的参与!

      毛向辉:我觉得我们今天建构了一个非常好的学习环境,所以我非常感谢每一个人的参与!谢谢!再见!


      下面是庄秀丽老师的发言。

      庄秀丽:我希望大家回去把讲过的内容好好看一下,学习一定要自己去体验,才能够真正的有感触。我自己总体的感觉是很多的学习者包括我自己喜欢向外界寻求帮助,怎么学习呀?怎么读书呀?比如说今天我上课,还有很多的学生问,说:不知道读什么书,静不下心读书,不想读等等问题。这样的话我们一定要坚持做,你先读过了然后知道读什么书。就像到网上查资料一样,如果你从来没有去查过资料怎么会知道信息在哪里呢?就是别人告诉你一个网站,那只能是一个网站而已。能力的习得,是在行动中逐步地建立的,今天毛老师给我们讲的东西实际是他自己体验的提升。我两年前看他的网站,他的Blog,看到很多国外的信息,感觉非常纳闷:他每天怎么获得那么多国外的信息?实际上他可以通过邮件订阅呀或者是借助很多的信息工具。我当时没有掌握,所以看他的网站也是在逐步的学习行动中,然后逐步地获取更多的信息源或者对信息源的管理。也就是毛老师讲的内外环境地建设。以下这个时间留给大家,让大家去行动。好的,谢谢!

      Qiao:您能不能谈一下您的日常生活是怎么安排的呀?您的Blog访问的人数也比较多,包括我个人也一直有这样一个疑问。

      庄秀丽:其实呢,说实话我真正的读书读了一年。我是去年的五月一号刚好放假,然后就开始正式的读书。除了学校的教学,我读书时间非常少,一开始不知道读什么书,跟我们很多很多的学习者是一样的。当时非常的茫然,我就从“西方教育简史”读起,然后“哲学发展史”,陆陆续续也读了心理学的发展史。把发展史这一轮读下来以后,包括知识、社会演变的发展史,把知识的结构、框架建立起来。但是很多的都了解得不深,包括现在。那时候写的东西多了就跟外面沟通,包括现在关注心理学或者系统论或者教育学。网上总有很优秀的学习者,就是说有很多很多在某一方面很杰出的人。那么你自己去读书了去做了,就给自己的成长创造了机会,所以我自己感觉你一定要去做、去行动。就是说你读了一点点书之后,它会产生效应学习,你积累了一点点,你后面的读书就会相对容易一点,就是刚才网页上打出来的一句话“学然后知不足”。很多的东西不知道,以前读书的时候不知道也是为下一步的读书奠定基础,再进一步好好学习。

      本身书很重要,刚才毛老师也讲,他到处放了书,随时读,把时间充分地利用起来,我觉得这也是一种非正式学习方式。他跟别人的交往也是学习,确实是这样的。就是说学习的行动充满了你的生活,然后呢你一直有学习的心态,那么你的思维也就会围绕你的问题去思考。吃饭呀、走路呀包括跟别人交流肯定能都会围绕你的问题进行。这样就会让你对问题的洞察能力不断地提高。但是呢,我自己读书中一点心得,学习要以提升你的思维能力为导向。当然在心理学里研究思维是认知的一个主要环节和核心内容,所以我觉得思维和系统思考的能力对我们的学习者的成长相当重要。

      刚才毛老师提到的“专业余”,实际上就是一种跨学科的,从不同的学科中你了解到了系统思考一些问题的更好的方式。但是就思维本身来说我觉得是有技巧的、策略的。系统论当中的“把任何问题放到它的背景中,看问题和背景的关系”也是《复杂性理论与教育问题》这本书里面的,整本书的思想也是这样的。就是整个的教育必须要有系统思考来进行,我们必须转变我们的思维方式。这是从读书的内容来说的。

      我自己的学习行为,我觉得最开始的时候就是行动吧。不管做多少你先做,慢慢的就提升了能力,也给你自己地成长创造了机会。然后多交流、多分享,分享很重要。比如说利用Blog这个工具,你可以做一些记录,自己以后也可以复习,也可以告诉别人你在学这些东西,那就为你学习不同领域的知识创造了可能性和条件。还有就是说有一些工具要逐渐地用起来,工具很重要,工具的效率不一样。
     
       还有就是要善于发现你自己,任何事情只有靠自己才行,当你碰到困难的时候,要找你自己。要有一种心态就是说靠别人那种能力的建立都是短暂的,或者说你没有真正地发现问题。邹老师Blog上讲了一个小故事:蝴蝶从蛹的缝隙里面生出来,如果让它自己出来会经历很痛苦的成长过程,它的翅膀才能够展开,才能够飞起来。如果别人帮助蝴蝶从洞里弄出来,蝴蝶是不会飞的。所以成长要靠自己,碰到困难一定要找自己,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刚才有同学问我:究竟用什么工具?比如说邮件订阅,现在很多的国外的网站上都有Newsletter,订阅十个人那么每天你就可以获取很多的信息。有的是一月一次、三个月一次,也有每天都有的,那么这样就不用每天到国外的网站上浏览信息了。这样就把对国外信息的跟踪建立起来。还有邮件的管理、浏览的网站的管理都需要的。RSS reader这个也重要,就是说网站上阅读的东西不要一个一个去点,最好用信息技术来提高你的阅读效率、阅读范围。读多了,阅读速度也会提高。好,谢谢!


      窦荣军:柳老师您好,请您谈谈自己的学习经验好吗?

      柳栋:大家好!今天对我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我想跟大家聊一句话,就是:我不是一个好学生。因为我经常逃到外系听课,像哲学系的课,我想大家应该多去听一点,这个是第一个要去听的,千万不要只听自己系里的课。第二个观点是读书不在乎一下子是否读懂,关键在于持续不断地读。我想我从读大学到现在,不断地读书。但是现在可能少一点,因为现在工作忙。很多书在年轻的时候不一定马上读懂,也没关系,可能到了一定的时候我们就豁然开朗。

      我想今天这样一个活动,大家为什么觉得他很独特,他把很多思想界的新的知识并没有局限在某个学科或者是某一个什么上面,这个恐怕是我想跟大家交流的东西,我就讲到这里。

      窦荣军:谢谢柳老师!


  • 1.知识


    知识和学习的新规则(The new laws of knowledge and learning)

    ——毛向辉做客“E-learning大讲堂”实录

    录音整理:上海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系研究生 杨际强 窦荣军

    时 间: 2005年4月28日19:15-21:30

    地 点:『e-learning大讲堂』

    主持人:朱广艳

     


      摘 要:知识,不等同于信息,而是信息在特定时间和空间中的结构。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知识都会呈现出不规则的形态,这个基础理解可以充分支持教育理论中新的混沌规则、建构规则和互联规则。而这些规则又可以更好地支持终身学习、网络学习、社会性学习等宏观形态,所以重新认识知识,了解学习的新规则,可以更好地设计个人学习者的学习策略,可以更好地设计一个教育体系,关系到个人和社会的未来。


      朱广艳: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毛向辉先生来做我们的主讲人,他在很多方面都是很有成就的。我们对毛先生还有毛先生对我们这个圈子可能都是比较陌生的,我想今天晚上可能我们更多地是从毛先生这里来受益。首先呢我有一个问题,也就是想知道毛先生您教育的一个背景,您能介绍一下自己吗?

      毛向辉:从我现在研究的角度来讲,有很大一部分已经在做教育研究了。但是我的专业是读软件和计算机科学,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后来又在交大继续读完MBA的课程,获得MBA的学位,所以基本上是在国内就读,但是后面我又因为在教育研究还有社会性软件,还有大家知道的Blog这个空间做过一些事情吧,那么我现在有两个学校:美国UC Berkeley,联系比较多一点,还有一个就是Harvard,那边我们有一个共同的项目叫Global Voice,也同样是网络上一个合作项目,我们一起来做,大概就是这样。

      那么教育研究领域我想应该有很多人蛮了解我的吧,我不知道今天在会场有没有人认识我或者和我联系过,因为我在网络上还是结识了很多很多人在教育领域方面,大家如果认识的跟我讲一句话,见过或者没见过的,相信有很多人认识,没有想到这里这么多nickname。

      朱广艳:这样也好,通过刚才毛先生一个简单的介绍,一个就是他跟大家会互动的比较多,另外呢我们可以理解毛先生为什么会有他的Blog呢,是全英文的一个Blog,这个在我们国内的很多学者也好、很多老师也好,这种情况还不是特别多见。另外一个我想从毛先生的角度您能不能讲一讲您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个话题,“知识和学习”这样一个话题作为我们今天主讲的一个话题呢。

      毛向辉:这个实际是我一直在研究的领域,我把它叫做“元研究”,就是meta research。相信在座各位都是在做教育研究工作,或者是在教学实践的第一线、或者是即将走上教育的工作岗位、或者是对学习技术有一些研究、或者是做e-learning系统的开发以及软件的设计或教学设计、等等。我相信这些领域都有一些共同的问题,这些问题其实也是我过去大概十年时间都比较感兴趣的事,其实归结到一个本源,就是knowledge(知识)。就是我们怎么样认知世界?知识过去来讲是一个很难定位的一个概念,但是今天我希望通过与大家的交流建立一个新的知识观念,如果有这样一个新的知识观念或者学习观念的话,我想对今天在座或者今后从事学习和教育领域的人会有一个很好的帮助。

      我第一句话就是告诉大家,是亚里士多德的一句名言:“告诉我的我会忘记,给我看的我会记住,让我参与的我会理解”。所以今天希望在座的各位能理解我所讲的一些东西,而不是说只是把它记在脑子里,或者是有一天我参加过在线的一个讲座,是谁谁讲的,他讲过什么东西我也不记得了,这样一种方式我不是很赞赏,所以希望大家有一个参与性,今天我会问大家一些小的问题,但我也不是很熟悉这个工具,所以有一些问题我就直接问大家,如果有人帮我的话帮我做一些投票,我会非常感谢。第一句话大家记住“告诉我的我会忘记,给我看的我会记住,让我参与的我会理解”,我希望大家能理解今天讲的知识观念。

      朱广艳:我想各位在线的朋友都已经做好了要理解毛先生要讲的内容的准备,下面就请毛先生开始好不好?

      毛向辉:好,谢谢。今天第一句话我已经跟大家讲过了,这个幻灯片其实是我过去很长时间研究的一个脉络,今天跟大家沟通的时候我希望不要太蜻蜓点水,但是由于时间有限,今天只能给大家一个概况,一些问题今后再交流,我希望把例子放进去能给大大家一个感性的认识。

      今天我讲的主题叫做“知识和学习的新规则”,大家知道既然是新规则一定会有旧规则,也就是现在我们在教育的学科领域经常讲的一些规则,这些规则可能比较适用我们过去的一些教育体系,我们过去都很长时间花了很大力气去建了一些教育的方式。这些学习的研究、教育的研究其实已经是很奏效了,因为过去几百年以来学校的制度已经建立起来了。建立这种学校制度的开始,目的就是希望能把人们的知识大量地、快速地传播出去,在过去很长时间里,学校制度包括教育的体系、教育的理论已经非常成功了,我不想去说过去的不成功。但是在我们新的世纪,或者说在我们今天信息科学技术包括ICT技术,其实过去几年在国外的一些教育领域已经非常多的提出,我发现去年开始我们国内也提出ICT技术对教育的一些影响。那么我讲的新的规则其实是非常适合信息时代的学习和知识管理方面的一些规则,这些学习和知识的新规则我相信适合于很多领域。

      前面朱广艳老师有一个问题我很希望她能来问我,为什么会从事这个领域的研究。实际上我在过去的几年中曾经做过教育软件的公司,也曾经在大学里担任过教育技术的顾问这样一些工作。从我管理公司的经验来讲,我发现了一些跟教育领域非常相似的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我们把它归结到底就是知识的管理以及如何让一个组织去学习。那么这样一些概念引发了我去研究这个领域,花了很多的时间去跟全球的一些不同的领域、从事教育工作的人沟通,还和国内的一些从事这个领域的人建立了比较好的合作关系。当然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局外人,我是作为一个泥鳅在不同系统中给大家去掀起波澜,让大家能够去理解这个领域中还有什么新的观念我们可以去探索、有哪些新的前沿可以去探索。

      今天我讲的新的规则希望对大家有一些启发是什么呢,希望大家听了这些东西之后对一些做教育研究的人他们能够把这些新的规则运用到实践领域中去。如果你有这样的实践,听了之后不妨告诉我,如果能够告诉我这些实践的话,我会帮大家去做推动或者是告诉大家哪些地方是可以做改进,可能对大家有一些新的帮助。

      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在我这个幻灯片第一页上有一个叫创作共用的小标记,是不是都看到了,有没有人告诉别的人什么是创作共用,我希望在座的有人会告诉其他人,这是我对大家提的第一个要求。我鼓励大家交头接耳,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朱广艳:毛先生打断一下,就是你的ppt在哪里,是在白板上吗?

      毛向辉:对,大家能看到吗,我在一页一页走,有没有看到。首先什么是知识我想问一下大家,这个问题其实是问我自己的,我在过去很长时间里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究竟用什么样的概念去描述知识,对我来讲其实是花了很长时间,过去我把知识只是理解为信息,我每天都在获取知识,或者是我每天都在阅读知识,每天都在学习新的知识,其实这个概念在过去几年在我脑子中有了很大的变化。

      先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微软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其实知识不是灌输给我们每个人的,它是建立在一些基础之上的,比如说盖茨创造了几百亿的财富,全世界有百分之八十二的电脑安装了微软的软件。盖茨当年的理想是未来在每台桌面、每个家庭或者是每个办公环境里都有一台电脑。如果一个人这看到了这三条信息,通过他的实践、他的理解他会认为微软是一个伟大的公司,那么他就获取了这么一个知识的概念。

      同时我又看到了第二种知识出现了,他说:“微软是一个邪恶的公司”,因为他说盖茨创造了四百亿美元的财富,相当于十个中国的GDP,微软在创造了这些软件之后,他又用其他的手段去占领市场,那么这是他第二点理由说微软是一个邪恶的公司。然后他说微软的软件充满了漏洞,由于这些漏洞和病毒损失了七百亿美元以上,这第二个知识也是很多人认为的。

      那么第三点知识是认为微软已经失去了创造力,这个知识来源于几个信息,第一个是Linux,这个开放软件已经占有企业百分之三十的市场,还有微软在网络上落后于google等其他的一些公司。

      再有微软一定也遵循一个通用的规则:任何一家公司达到巅峰之后唯一的结果就是走下坡路。还有就是很多人觉得微软本身模式已经失去了创造力。所以这三种知识没有人讲哪种知识是对的,哪种知识是错的,我想在座的也有不同的理解,具有多样性。在座的各位我想大家脑子中都有一个对微软的认识。这种知识形成了不同的形状,它来源于不同的信息源头,也就是我们可能受过不同的教育,我们从不同的渠道看到关于微软的报道,我们听其他人讲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包括自己在不断的思考微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可能我们每个人都在用微软的软件,我前一个星期刚好被微软的一个软件搞得一塌糊涂,几个电脑都要重新装,所以我可能发现这些知识对我来讲是很有用的知识还是不是,微软在我脑中有一个新的定位,这种定位是一种新的认识,所以我说有三种知识是面向微软的,但是这三种知识都是正确的理解,对不同的人是不同样的。

      那么知识是不是有样子呢? 知识是有形状的。大家可能看到我画的一些图都比较丑陋,知识的样子是在整个一个空间它所表现出来不同的一个组合,这个就是今天我给知识的一个新的定义。知识的定义就是信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对不同人的一个组合的形状,这个组合的形状可能用手、用眼睛是看不到的,但是我们可以用理论的方法去分析它,也就是说在可能在你分析一件事情的时候在你脑子中这个知识其实它是有形状、有规则、有不同的连接程度,这个就是后面我要跟大家沟通的知识的样子。

      那么知识的样子表现出两种形态,首先有一种显性的存在,跟大家聊过之后大家都知道知识是由信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不同的空间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存在,这种显性就是知识的信息表现,也就是我们过去很长时间里所讲的知识是以一种理解信息的方式存在于某一个空间之中。那么这个就是今天很多人在很多地方在从事教育的工作之中经常去实践的一个过程,承接的一个载体。那么这种信息的东西就是我刚才讲的,比如我刚才讲的盖茨创造了四百亿美元的财富、全世界有百分之八十二的电脑安装了微软的软件、未来在每个桌面上都有一台电脑,那么这些都是以信息的方式存在的。

      但是我们不可否认的是:今天我们所讲的知识其实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一种隐性的存在。这种隐性就是我刚才讲的,其实它是有形状的,但是我们模不到它、看不到它,它在空间有一种结构,这种结构是一种互连的结构,这种结构实际上我们后面会讲到它是一种在人的大脑之中有物理存在的基础,但是是以混沌的方式存在的,我们反映这种隐性存在的一种基础,数学方法就是用熵的方法去分析它,实际上就是一种复杂度。所以在我们每个人的头脑之中对微软都有一个印象,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自己认知的一个体系,那么这种认知体系是非常个性化的,你对微软的印象是有一个形状在里面的,是基于很多显性存在的信息表达出来的,但这种显性的信息是不够的,因为这种显性的信息所反映的是一段一段的内容,它不能反映这些信息之间的相互关联、它在空间的结构是怎么样的,它们之间有什么结构上的权重关系,其实这些全部不能反映出来,还有它的复杂度是怎么样的,同样的信息到不同的脑子中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理解。不同人的头脑它的理解程度不一样、它的理解的状态不一样,也就反映了知识的结构是不一样的,这也就是说,知识是有形态的,知识是有表现这样一个观点的理由。

      (ooof总结:对于一个头脑,知识首先是各种信息片段,其次是这些信息片段它隐性的具有一种结构)

      所以我们在教学之中会碰到必须去面对两个问题,第一个有很多显性的知识,我们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很多课程都在教显性的知识,但是这个社会它的存在以及人的生存,大家可能听到过一本书,叫《学生生存》(Learning to Be),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五十周年纪念丛书中的一本。《学会生存》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说除了学会认知之外还要学会生存,学会跟其他人共同做事,那么这种隐性存在的知识在学会生存中是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所以我想在这个中间大家考虑到在教学过程之中、在学习过程之中肯定会有一种新的知识形态,我们要去关注它,那就是隐性知识。

      那么在隐性知识之中其实很难去说用简单的条目方式、用简单的信息媒介数量的方式去表达。所以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大家必须要去理解,有些教育学科的同学或者研究教育的一些人必须要去理解我们今天的教育体系之中,我们今天的学习方式之中有很多为什么有这么多显性知识,老师为什么让同学们拼命地去记忆、去重复,或者想办法去把这些东西反复地以做习题的方式运用到习题中去,这些方式是不够的,它是有欠缺的。

      那么隐性存在的知识告诉我们这种欠缺在哪里,我们为什么要关注这种隐性的存在,它们之间的相互关联以及不同的人对这些隐性知识如何接受,所以这个过程是我在过去很长时间之内非常关注的一个地方,我相信很多在座的人也知道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有什么区分,所以我想对大家来讲要花很多时间对隐性知识进行研究,如果在这些方面你有什么突破或研究的话,那么我相信在未来的几年在国内的教育领域也会有很多新的成果出现,所以大家不妨去关注一下。

      那么,为什么说隐性知识比显性知识重要呢?因为隐性知识是建立在很多信息基础之上,在与大脑的耦合关联之上建立起来的,这种建立在学习理论上把它叫做建构法则,后面我会讲到建构法则,很多教育学科的学生都知道建构主义。建构主义这个理论过去十几年已经变得耳熟能详了,但是实际上怎样去理解建构主义以及它和唯心主义学习观点或教育理论有什么联系,我们大家是怎么样去批判的看待这个问题。其实这些我和很多国内教育研究的人包括国外的教育研究者做过很多沟通,问题是我们实际上没有很好的运用于教学之中,我们的日常的学习管理、个人学习管理和教育管理之中去,这个就是需要我和大家一起探讨的问题。


      所以我这个幻灯片叫知识的发展,大家可以看到有三个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

      第一个角度是通过Input,当我现在有一个对微软的观念的时候,我不能停止在现在这个状态,必须还有新的输入。大家可能看到A,我知道微软现在是个伟大的公司,但是我通过阅读,知道盖茨拿出20亿美元建立一个慈善的基金会,也许我对微软会有一个新的认识,微软的创始人和公司会在我脑子中有了一种新的观念并建立了一种新的理解,这种Input在我们学习中是经常发生的,也就是输入新的知识,大家阅读网络、阅读图书、阅读其他人的文章,这些都是Input,通过阅读的方式发展了知识。这种知识就通过两种方式,一种是accommodation,一种是acclimalition,这两个概念其实在教育学理论中大家可能都听过,它会融入到我们本来的知识体系当中。

      第二种叫创造,learning by creation,在创造中学习或者是通过创造的方法去学习。比如受上面输入的个启发,我会去写一篇关于软件产业发展的文章,是介绍微软的一篇文章,那么这个就是一个创作过程,在创作过程中实际上你又拓展了知识的边界,也就是我们在讲一种我们把它叫做传统学习的话那么读书我不断的吸收、我不断的融入到我的知识体系中去。

      第三种知识发展的边界是通过思考的方法去学习,也许我没有创造,但是在我脑子中进行了预演,这种预演可能叫元认知的方式。比如说我问自己一个问题,我对微软的认识究竟是什么样的,当我重新去回顾大脑中保留的这些信息的时候,我可能对微软产生一种新的认识,本来我认为微软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但是我现在想想好像微软是一个很邪恶的公司,占有了社会很多很多的财富,那么通过这种自我的思考叫做reflection,可能很多学生也都知道这个名词,叫做反思或者思考,那么这种过程也会拓展你的知识边界,就是让你的知识形状变一个形状,我们原本看到的是一个像土豆一样的形状,可能通过这三种方式会变成另外一种形状,我不知道这种形状是什么样的,后面可以跟大家交流一下。这三种方式的发展是一种混沌法则,你不能预测到下一个小时你对微软是什么态度,因为如果你吸收新的信息之后会对微软产生新的知识性的、认知性的理解,那么这种知识在你的头脑中会产生新的空间形态。

      也许大家没有听到我前面讲的一些过程,但是通过这张图片显示出来的三种知识拓展、知识发展的方式你可能会明白一点,确实是这样,我在后面一个小时对微软的理解我自己都不知道,因为我后面一个小时可能会看一本关于微软的书、看一篇批评微软的文章或者我去写一篇关于微软的文章,或者就坐在那里凭空去思考一下我以前看到的关于微软的报道也好、我写的关于微软软件的体验也好,我到底对微软有着什么样的认识。

      第二我想问一下各位你们认为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你对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理解,帮忙一下,让大家来做这样一个练习,大家都来写一下。这个就是我们互动的一个过程。

      (ooof感觉:知识(或者是知识的结构)具有变化性,或者是演变性。这种变化的动力来源于新信息的输入,来源于建构(创作中)和思考。)

      对,大家都是对的。这句话写的比较有哲理,“微软就是微软”。Ok,谢谢大家来输入,跟我来互动这个过程。其实我今天不是要讲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我只是跟大家在讲你对微软的理解,这个是你自己的知识,这个知识它是有形态的,这个形态来自于过去可能自从知道有微软这个名词之后它所带给你的各种信息在你头脑中它们相互连接的一个状态。即时有两个相类似的人,他们可能学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他们看到的信息报纸也好、图书也好都是一样的,获取一样的信息来源,但是在不同人的头脑中,这两个人还是会产生非常完全不同的理解。大家可能会奇怪,在不同的家庭里面,或者是很接近的朋友之间,他们为什么会对同一件事产生非常不同的理解,这个就是知识在不同的人头脑中产生的一种形态。这种形态是有样子的,所以我觉得每个人的观点都是对的。今天跟大家交流我如果变成一个传统的老师的话,从老师的角度来讲我会鼓励大家再去思考再去想,我会鼓励大家你们都是对的。所以我希望大家继续去想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每个人对微软的认识会产生不同的形态,这说明了知识我们该去怎么定义它,不仅仅是显性知识,不仅仅是信息的组合,而是在一种很复杂的形态之下产生的一种空间的形态,这种行态具有相互连接和结构,这对我们今后进行教育的研究有一定的帮助,所以我会特别强调它是一种方法。

      (ooof:概念就是对思维对象本质属性的反映的思维形式,知识也一样,是一种知识结构在头脑中的反映,所以知识及知识的结构也必然是个性的。)


      大家可能听过国内教育研究之中都在说storytelling(讲故事),这也是去年我很高兴发现国内有很多人在讲这样一个概念,去研究和实践这样一个概念。在国外storytelling已经有一定的历史,并把它运用到企业的培训之中、课堂之中、教学的实践之中,让所有的学生以一种非常积极的参与感去理解知识在空间的新的结构,所以讲故事是一种很好的方法。

      大家看到我幻灯片里显示了三个过程,这是假设知识是在我的头脑中,就是我刚才讲的,微软是一个很不错的公司,这个知识形态是在我大脑中存在的,但是我通过讲故事的方法把它告诉在座的各位。其实讲故事,会发现它所传递的信息会变形,会改变它的空间形态,这在受众那里会产生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果。

      比如现在我讲微软是一个很好的公司、非常好,我讲完之后,可能有三分之一的人觉得你这么吹捧微软那么我就认为微软是一个很不好的公司,因为我觉得你其实是你在夸耀微软这个公司。这从另外一个角度就产生了逆反的理解。

      所以讲故事可以传递隐性知识,但是在传递过程中会发生衰减或者会发生一种变形。到了受众那边会转变成你的知识,这种知识和我原本的知识,一个像石头块一样的知识就产生了一种变化,这种变化是很合理很正常的,需要去理解这种变化。所以如果我们发现有的人说:“噢,我的学生很差劲,我教给他们很多很多的东西,但是他们到最后或者全忘掉了或者他们完全歪曲了我的意思”。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正常和合理的一个结果,我们可以跟这个老师讲:首先呢可能是老师你没有讲好你的故事。老师和学生沟通非常非常重要,我们在日常生活之中其实学习就是一种社会的沟通。

      (ooof:讲故事是一种传递信息的方式,但与任何信息传递方式一样,都不能避免传递过程中的失真以及接受者的误会接收。)

      我在后面谈到一个学习法则的时候,叫互连法则。这个互连法则有助于我们每个人在新的时代去重新认识学习,把学习当作一种社会性学习法则、观念。这种观念我仍在不断的实践,可能在座的各位也在尝试,如果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能够产生新的主意的话,我希望能把它变成研究成果让别人去分享,这也一种讲故事的方式。我今天跟大家在讲的时候就稍微直截了当一些,但是我希望通过这样一些例子、通过自己真实的体验,能够知道这些东西对我自己,对我所从事的教学活动是有帮助的,而且我可以激励更多的人学会怎么样学习,这就非常有帮助。

      所以storytelling它只是一种知识传递的方式,和过去我们讲的背课文、背单词以及把算术的法则或者把微积分的公式背的滚瓜烂熟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人们通过storytelling去传递知识,可能会对他们隐性知识的增长有更大的帮助。那么为什么会有更大的帮助呢?后面我在讲混沌法则的时候大家可能会更理解,因为在每个人的头脑之中会对知识建立一种空间结构,这种空间结构越复杂,可能对每个人的知识越有帮助,这种帮助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在座的各位,我可能会让大家了解一个概念,就是知识在你头脑之中会产生一种混沌的状态,这种混沌的状态和混乱的状态是不一样的,如果是混乱的状态人就变疯了,这种混乱的状态对我们日常工作是没有好处的。但是混沌的状态是每时每刻都存在的,这种混沌的状态对每个人都是有很大帮助的,如果抓住这种混沌的状态可能对我们每个人今后又是一种新的促进。


      那么这一部分我会回头再讲,先讲一个学习的过程。学习的过程其实非常非常的关键,它就是我们前面所讲的知识的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这是从宏观来看的,比如我对微软的认识是一个宏观的认识,大家可能都知道就是我刚才在讲我对微软的认识这是一个宏观的表现,因为宏观表现为我跟别人讲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我写出的文章微软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但是我是怎样建立对微软的认识的呢,其实这有一个完整的过程,这个过程非常微观,甚至你完全分不清它的边界。

      第一个阶段叫“不知道不知道”,什么叫“Unknown unknow”呢?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是全新的,比如说新生儿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是他们所不知道的东西。我们大多数人进入这个世界时的第一个阶段都是这样的。慢慢地我们会发现我们想去了解这个世界,想知道为什么他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别人为什么对我这么看?为什么他喜欢我?这种东西就是好奇感,好奇感会使我们进入下一个阶段,即:

      “Known unknow”,“知道不知道”,我们想去了解这个世界,这个阶段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这个阶段我们也非常强调用前面讲的知识发展的三种方式去拓展你的知识面、知识结构、知识空间的一种方式。我们在过去只强调其中一种方法,而忽略了另外两个方法的危害性。当我们知道不知道之后,我们就会去学习,去发展自己的知识空间,让它变得很复杂。我们让信息更多的融合到我的知识体系中来,我们对信息进行再加工,我们对这种信息在大脑种进行重演,即使我什么都不看,后面一段时间之内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可能也会产生一种新的知识体系。那么这种都是在获得新的知识之后,也就是经过了知道不知道这个阶段之后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就是:

      我“知道知道”。大家可以去理解,我现在了解了微软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公司,我很得意,我好像比很多人还了解微软。这个时候其实已经进入了学习的新的阶段了。我们小时候老师经常说满瓶子不动半瓶子摇,当我有半瓶子的时候,我可能就很骄傲,我可能很得意,我可能会觉得,我比别人都先知道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

      其实这些还远远的不够,也就是说,人们的知识体系要再往上发展,要慢慢的隐性。即使你认识到你知道了某些事情,但是你去应用它的时候,包括你把它运用到实践中去的时候还是会发生很多很多问题。比如说我可能很小就从课本上知道了开车可能有五个步骤,可能有很多的方法,我把它背的滚瓜烂熟,现在我告诉很多人我知道怎么开车了,因为驾驶只需要这几个步骤。但当你走上汽车的时候,你会发觉我怎么这么笨手笨脚,我可能什么事情都要通过真正做的过程才知道原来我还有很多很多事是自己不知道的,我必须要从做的过程中真正体验到把这种知识变成自己的知识。当我知道我会去驾驶的时候,这是下一个过程,我后面还会进入一个状态就是:

      “不知道知道”,因为我开车的时候你又忘记了那些操作的过程,它已经变成下意识这样一种行为。当我进入unconscious一种状态的时候,实际上知识已经变成了我的空间中的一种新的状态,这种状态就变成前面所讲的隐性知识。因为隐性知识即使你告诉十个人,他们都会有不同的理解。比如说,舒马赫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国际的F1的赛车手,我相信他来开一个培训班,在我们这个e-learning大讲堂讲一遍的时候,是很难把他的隐性知识转化为显性知识。这就是我之前讲的storytelling方法的不足,但storytelling远比舒马赫写下来一二三四五几个步骤这样的显性知识还要重要的多,因为面对面讲过之后,当你本来就已经知道如何驾车的时候,那么对这些人来讲这可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去提升他们自己的知识空间结构,让这种知识更加丰富、复杂,所以就进入最后一个状态。

      最后一个阶段叫做“知道自己不知道知道”,那么这个状态其实是很高的一个阶段了,因为很多研究学习知识的人在做学习哲学研究的时候都会不可避免涉及到这个领域。我们在进行研究认知的时候可能对下面四个阶段都会经历过,这四个阶段其实已经有非常多的人研究过了,怎么从conscious状态进入unconscious阶段,就是从认知、从清楚、从有意识到无意识阶段到下意识阶段,当认知到第五个阶段的时候,这就是非常难以用语言去表达,它是很深的隐性知识,它甚至会进入一种非常哲学化的一个阶段。所以说在研究哲学的人里面,他们会很多的进入这种阶段。

      我这里想特别的提一个老师的名字,他也是我Blog上的朋友,他另外一个观点就是说如果大家去写Blog的时候,你可能会很好地理解storytelling这样一个概念,觉得Blog很好,因为Blog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storytelling的工具,所以我是非常想强调Blog这个工具对学习的重要性。今后如果大家都成为Blogger的话可能会对这个有更深的理解。我们今天不是讲Blog,我们可以去花更专题的时间去讲Blog。今后大家在学Blog的时候可能会认识一位老师叫qiusir,是不是在座有很多人认识这位老师,我前几天刚在上海碰到过他。他有一个五理认知理论,“无理、雾理、误理、悟理、物理、无理”,也可能有很多人知道这一点。这个五理认知是非常有趣的,我觉得他把我刚才讲的学习过程就是从不知道不知道等这样一些过程用五个理表达出来,所以大家可以去看看,就会发现这个五理与学习过程是完全一致的,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的认知过程究竟是怎么样一个台阶、怎么样一个过程,怎么样从不知道不知道发展到最后不知道知道以及更高级的层次,可能是更高深的一个层次、更抽象的一个层次,叫知道不知道知道这样一个层次。这样一个层次对普通人来讲没有必要用语言表达出来,但是大部分人是能到达第四个阶段的。


      实际上我们在每个领域很成功的人士,在学校中学到了很多认为很用的知识,而且到社会的实践当中他不断的通过learning by doing也就是做中学的方式把自己的知识变成隐性知识,把他在学校、在课堂所学到的东西变成隐性的知识在自己头脑中实现出来,同时在他运用的时候能够把自己的这些知识显性的转化出来运用到实践中去。

      我刚才看到一个朋友在写,他说通过storytelling隐性知识可以显性化,因为隐性知识和显性知识的相互转化永远是相互的,可以从隐性知识转化到显性知识,也可以从显性知识到显性知识,也可以从显性知识转化到隐性知识,也可以从隐性知识转化到隐性知识。

      这种不同的转化方式运用到不同的教学实践当中可以产生不同的指导思想。我们今天可能非常关注的是显性到显性的知识传递,也就是老师告诉我1加1等于2,那么我就需要把它放到我的脑子当中去,然后用我的笔写出来1加1等于2,那么这就是显性到显性的方式。可是我们还需要其他的一些方式去做,比如说显性到隐性的转化,隐性到显性的转化以及更高深的隐性到隐性的转化。但是隐性到隐性的转化通过显性到隐性再到隐性这样一个转化过程,这个过程需要两步去实现,那么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告诉大家的一点是,我们对知识有了新的认识之后,我们对学习也会有重新的认识,教学方法也会有重新的认识,我们在每天的学习过程之中,都会去实践这些重新的认识,这种过程是非常微小的。

      所以往下会给大家做一个另一个阶段的一个引导,也就是说我们有三种学习方式,这三种学习方式其实是三种规则,后面我会讲到这三种规则是怎么样表达出来的,以及我自己是怎样建构起来的,这里面的过程我会用一张图告诉大家每个人认知的一个基本的图形,这个图形是一个拓扑图,大家不要以为这就表达了我们每个人认知的完整的过程。

      这张图描述了认知的过程。每个人的认知是一个形状在不断地膨胀不断地去拓展,膨胀的过程符合前面我讲的五个阶段的一个理论,这个理论属于国外的学习科学经常去引用的一些东西。

      那么认知的边界在不断的拓展,用我刚才讲的三种方法去拓展。一种是输入,通过阅读、听等一些方法去输入或者通过storytelling去输入。第二种是创造,我在不断拓展知识边界的时候,我在创造一些东西,实际上我不但在创造,我还在分享,通过分享可能又延伸了其他人的认知的边界。

      所以认知的过程是一个像气球一样不断膨胀的过程,大家都知道气球有一个像橡皮(胶皮)的东西,这个橡皮的东西我们就把它叫做元认知,它是我们每个人的大脑、我们每个人理解这个世界所有的物理基础。

      这种元认知从我们生下来的第一天就存在的,也会不断的去发展,比如让我自己去思考,让我自己激发自己学习的动力,去想一件事情该怎么样去了解它或者我通过怎么样的方式去了解它,或者在听人讲的时候我怎么把这种知识变成我自己的知识。

      这种元认知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只是想简单一点跟大家讲,把元认知理解为气球的橡皮那一部分,这种元认知是我们所要认知的空间相交叉的,它的边界就代表了我们未知的事物究竟有多少,我们理解到我们究竟还有哪些东西不知道。

      所以元认知告诉我们一件事情,也就是说对于我来讲有哪些东西我今天还不知道,实际上大家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但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你的这个气球很小的话你就会说我这个认知实际上是很多了,我知道很多很多事情,我好像知道的世界就这么大。比如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面,他认为的世界就是每天一个人摘摘果子、点点火、去烤烤肉或者打一些猎物,对他来讲他根本不了解外面世界是什么样的,可是他认为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已经很少了,那么这就是元认知告诉我们每个人我究竟未知世界的边界有多大,这是其中一个作用。

      另外元认知是和我们的认知相交叉的,也就是说我们在认知的过程当中或者我自己在重演知识的过程中在思考我自己的知识结构的时候,我对我的知识、已有的认知、已有的知识空间结构有一个什么样的控制能力。

      其实元认知它并不是说他在不在认知的外层,它只是一个拓扑结构,它是我们认知的世界和未知世界的一个边界。我引用这张拓扑图的时候,我鼓励大家把它变成自己的结构,你把它认为是方的也可以,认为圆的也可以,认为是不规则的也可以。因为你今天的认知它是很多多维空间的、很多知识结构的一个组织。

      (ooof:古人比喻人与人知识的差异画过圈圈,isaac讲的故事则是悬了一个可以继续充气的气球,:)。即使不谈其中的道理,至少形式上也是三维了、动态了。 )

      那么我在引用第一张图的时候,我引用了德国一个教育网站上一个非常混沌的图形,它实际上就是知识在我们大脑中的不同形态,有不同的样子,可能有的长得很丑陋,可能有的长得很漂亮,可能有的颜色不错,可能有的味道不错,它以不同的形态存在这个空间中,这样的空间有它的物理基础,但它不依赖于这种物理基础。它非常难以捉摸的一个形态,是以复杂度来衡量它的,以熵去衡量这种知识成分。

      回到我前面讲的这个幻灯片,当我们的元认知在扩大的时候,我们的未知不是在减少,而是在放大。大家理解一下当我去吹这个气球的时候我气球吹的越大它的表面积越大。元认知告诉我们我知道的越多我知道的越少,我不知道谁能告诉我这句话是怎么来的。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知的边界告诉我们如何去认识这个世界。元认知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厚度,有不同的能力的大小。但对我们每个人来讲,它都有很强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认知的理解、对元认知的理解、对未知的理解其实都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这几点都是和知识空间相关联的,我今天没有时间去讲知识空间的概念。知识空间会有一个个人的、社会的、时间的、轴向的表现,这样一个四维空间的概念,这个空间的概念我会在一本书里给大家讲出来,这本书我希望能在今年年底之前把它发表(出版)出来。大家会看到每个人的知识空间为什么在今天的网络会变得这么强大,这跟以往的形态也不一样,这种形态的不一样,其实我们能从知识的结构、知识的形态、知识的过程、认知的发展还有我们认知的边界这样一些理论中获得一些解释。


      另外一个概念叫做客观和主观知识,那么客观的知识可以约等于显性的知识,为什么叫约等于呢?因为客观的知识实际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所以它有的时候边界并不是那么清晰,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显性知识,因为它有的时候可以用文字、可以用数学公式表达,但是有的时候不能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来,所以我们把它约等于显性知识,大家可以从逻辑的角度这样想就是显性知识,但是不能说完全等于显性知识。还有显性的知识一般是可以结构化的知识,可以用信息的方法表达出来,用不同的语言、不同的公式表达出来。这个客观的知识、显性的知识、结构化的知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是以信息的方式存在的,它们有信息的“熵”这样一个理解,它们可以被记忆,它们可以被重复,它们可以在网络上传播,它们可以通过数字的方式记录下来,这种方式是今天我们的计算机能力包括我们的大脑能力所能够表达出来的东西。

      但是我们的大脑还有许多潜能的东西,我们不光是去记忆,不光是通过显性的方式讲出来或者是通过文字的方式把它传播出去,我们还可以通过更多的认知,这种认知我刚才讲在空间的一种表现,我们把它叫做隐性知识,它也是一种主观的知识,也就是我刚才在讲微软在你心目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那么这种知识全都是一种主观的知识。不管每个人在学习中有怎样的一个认知的过程,但是它全是主观的知识,也就是我们要尊重这种主观知识的存在,它是非结构化的、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

      刚才有一位朋友他在讲“微软就是微软”,还有一个人讲“微软是很难用一句话评价”,我觉得他们讲的也很对,为什么呢?因为这些是非结构化的知识,他可能现在觉得这种东西太主观了,他可能觉得很片面,他不愿意去表达,那这就是表达的不同。

      但是我们对这些主观的知识同样有一些方法把它转化成显性的形态展现出来,比如说分析的方法、创造的方法,比如说我们用评价的方法去做这样一些转化,我们可以在做事情的过程中让这些方法变成我们对世界对知识认识的一种新的规则,这种规则可以指导我们去做决策。如果你元认知比较强的话,在做这种分析、创造、评价的时候会比别人更强,不同人的差别就会立即展现出来。

      我们过去很强调对客观知识的表达、传递,但是我们忽略了对有关隐性知识的认识。我们可能说我认为你错了,太武断地作这样一些表达,但是从来没有去想为什么你是错的,为什么我觉得你是错的,为什么我的认为跟你不一样。其实这里大家可能更深地理解另外一个观点,也就是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非常尊重你表达观点的权利,大家可能都了解这句话。每个人都有认知的主观结构,每个人每时每刻都是一个学习者,每时每刻永远不要站在一个教授者的角度去认识这个世界,如果你只是想站在一个教授者的角度的话,那么你就会忽略了沟通的重要性,你就会忽略尊重他人认知结构的重要性,所以主观的知识在教育空间是非常重要的。

      我在几个领域有比较深刻的体验。我有在课堂中讲课的经历,在企业的培训中给学员讲项目管理、企业管理、财务管理等方面的知识,但是我认识到无论我怎么灌输这些知识,到每个人那里变成了另外一种知识形态。我讲的是“土豆”的时候,那么到另外一个人那里会变成“石头”,每个人得知识空间形态不同。

      那么这个时候我会做什么呢?其实我非常鼓励大家去表达,他们自己的主观知识是什么样的。如果有这样的一种方式的话,大家对知识的理解、对学习的兴趣以及对自己认知的自信心会有完全的不同,并且会有态度上的变化。所以我以前也和很多学习研究者去研究认知的问题。后来又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情感和态度对学习的一些重要性,比如“情感”的知识对尊重别人的认知结构是很重要的,也就是当我们的教师在课堂之中他的对主观认知的尊重加强的时候,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会完全不一样。

      在新的教学改革之中,我也看了几本书。是关于发展新课改的一些出发点。我觉得这是很对的,但是还不够。因为大家还是很强调我们的课程标准是怎么样的,我们的课程标准该如何制定?但是我们忽略了一点怎么去发展学生的元认知、怎样去鼓励课堂上更加尊重学生的主观认知、非结构化的知识。所以emotional(感情、情绪)的东西非常非常重要。

      (ooof:把主观认识归类于一种主观的知识,这会促使我去重视其它人的一些主观认识。因为,好象我一直所知道的是:不客观的想法是容易受到批评的。)

      那么我在面对面进行交流的时候大家可能会更理解,其实就是在跟大家讲故事。因为我在跟大家说这些知识是怎么回事。但这些不是很重要,关键是怎么样让你的受众理解。我觉得这些东西很重要,对我很重要我觉得很有兴趣,我听到这些信息之后,我对这件事情有一个新的认识。如果这样理解的话,那么就呼应了我们今天讲的一个主题:“我听到的、告诉我的我会忘记,给我看的,我会记住;让我参与的我会理解。”,如果有这样的一个结果,我想我们的课堂会产生一种新的文化。

      这种文化是国外的很多组织去促进的。他们不仅仅简简单单的告诉大家学什么,而且还强调用什么方法促进课堂文化的改进。这个也是我建议在今后我们的政策制定者在今后在校本培训之中怎样让大家把课堂文化、尊重别人主观认知的一些方法融入其中。希望今天跟大家一起重申对这些事情的认识,交流之后可能还会有一些新的理解。

      所以我们前面所讲的一些东西,不知道大家是否理解了:“知识就是信息在特定时间、空间对特定的人的一种结构化的表现”。如果大家理解了这一点,对自己的认知过程、认知的发展过程以及我们在各个教育理论之中所强调的一些方法,无论是建构主义、连接主义还是很早的认知理论,我们都会有一个新的认识,以及这些方法为什么是正确的?为什么在某一阶段是正确的?

      后面会讲到混沌法则、建构法则、互联法则。可能大家从一些教育研究者的文章中已经看到过这三个法则。但是我今天说的是一些新的认识。

      不知道前面的这些大家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用问答的方式跟大家交流一下,希望主持人把话语权交给听众。大家可以提问。


  • Isaac: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一个什么样的Blog ?

    Acer:我绝对是比较随性的,可能是一开始时候是Focus(集中)是比较来推广的,然后就是说朋友大家一起对这个有兴趣的东西,后来是一些Personal Life的东西,所以说把Focus就Shift了。

    Isaac:但它好象这两年一直伴随着你自己的发展。

    Acer:对,其实我并没有完全离开Blogosphere。但是可能比较没有像以前那样Community Blogging,其实对于自己这样的转变,我也想过,有到一个阶段就是说,我看见每个人他们有不同的专注的领域,那我自己也想过,对于我来说什么是最有兴趣的,或者是对于我来说,我觉得要花时间下去看的东西,有想过这些问题的。

    Isaac:也和自己生活的波动有关系。比如你迁移到一些新的地方,比如我知道你大概就有几次这样的变化。

    Acer:我想其实更我自己在生活中经历过的东西有关系吧,我想从高中到大学是一个不同的改变。

    Isaac:其实有的时候,心里的状态,写Blog和不写Blog就能看得出来。

    Acer:对,应该就是说心比较杂吧,就是说外面其它很多事情,影响到.....,里面就可以......,不好意思就是说和我子宫一样的。

    Isaac:那你还是蛮超脱的。

    Acer:没有,就比如说,人家有人问我,你有没有Blog,我说没有,最近都这样讲。

    Isaac:就像拿着Blog说我不是一个Blog,就像我们说我不是博客一样。

    Acer:对呀,对呀!

    Isaac:那其实,我觉得确实有一个感觉,你应该是一个很超脱的目睹者,也是观察者。从一开始,你就有参与到整个中文的Blog空间中来,包括不同地区的一些中文Blog都有观察,那这两年,你到底看到一个什么样的变化呢?三年了。

    Acer:变化就是,我一开始的时候,是看资讯非常多,我觉得,就是像那些免费的Blog服务对Blog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免费的资源让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机会去看到不同的可能性。我感觉台湾很可惜,是因为速度,就是说很奇怪那些商人对这块网络市场都没有发现,我感到很压抑,不过终于在最近这六个月,我有看到在改变。那这是蛮难得的事情。

    Isaac:最近有几个新的社群出来。会不会有这样的问题,我在中国大陆也看到,一商业化之后,它对概念也好,它对用户的性质也好,它本来从Blog中间说想呈现出来的一些东西就会发生变化。

    Acer:我觉得是一定会的。所以就是看他们在服务的时候,对使用者的设想有多周到了。因为我也看到台湾有好几个不同的Blog服务提供者,有时候看到大家会申请好几个,其实他们使用Blog也是在试,然后大家可能会回到用一个。

    Isaac:但是它万一陷进去,因为Blog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它万一陷进去后服务商又不好了......

    Acer:对,他们可能就会在里面,必须使用一个服务政治,然后,可能在找下一个吧。我记得我一开始玩Blog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所以就是到处都试。

    Isaac:但是这个对后面的人其实有很多影响,比如今天我去Review 我过去的一些Archive,然后我发现有Link到你的Blog,然后,你当时告诉我这是Permanent link(永久链接),因为这个可能不是你的原因,它和这个Blog服务商或公司有关系。

    Acer:就是我们刚好最近上课,讲到URL本身是有缺陷的一个Strcture(结构)、一个Protocol(协议)、还是一个Standard(标准)。

    Isaac:的一个机制。

    Acer:对一个机制,所以就是说你永久链接其实换到一个地方就不是永久的了。

    Isaac:那我们不是从很深的技术角度来讲,那我们稍微有一点技术感觉的人来讲,我们可以怎么做呢?

    Acer:我自己的东西我会保存下,但是对于网络上是不是留着,其实我个人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至于有些人认为自己的东西在网络应该被人找到是很重要的,那可能对于我来说不是,我自己没有考虑其它的那么多事情的。

    Isaac:就又回到了你刚才所讲的,蛮随性的一个状态,所以你也不在乎。

    Acer:我是不太在乎,可是,有时候我想说,哎哟,我都没有留什么记录,需要用的时候都没有东西,然后在赶快写一点。应该讲好听你是随性的,讲难听你就是懒惰。

    Isaac:那你现在所学,你自己想要潜心去研究的东西,它会不会已经被你前几年所看到的Blog现象也好,或者从Blog中所了解到的一些动态的趋势也好,会不会受到这些影响呢?

    Acer:我想多少会吧,我想一开始有参与和没有参与是有差的。不是说没有以前的那些经验现在的事情就不可能发生。就像我有一个教授,上个礼拜才有人教他什么是Blog,他本身是做一些网络的研究,但是他对那个分类很感兴趣,就是说他以前并不知道Blog,但是并不影响他对Blog的认识。

    Isaac:他可能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了这件事情。类似他过去研究的基础。

    Acer:对,对。

    Isaac:正好谈到Folksonomy(通俗分类)。你最近有什么心得,研究它?

    Acer:有趣的是说,一开始Metadata(元数据)和Catalogue(分类)是很严谨的,是有一个即有的形式,经过特定的人,去设定一些规则或是说分类的方法。那个时候我们自己分......

    Isaac:我插一句啊,说Folksonomy(通俗分类)和Taxonomy(专业分类)这两个它好象不是一个体系上的事情,因为Taxonomy分类也好或者那些Catalogue(分类)也好,它是一种集体智慧之后形成的一个公认的系统,但Folksonomy好象就没有一个边界.

    Acer:可是我觉得很重要是说,传统的Catalogue是特定的一群人,比如特别讲说是学术研究的,或者是说既定的那群人,经由他们专业的认证说,我这样的分类是系统的,是比较有价值的,可是问题是,这样的东西对于普通的人来说并不见得是(他们觉得)最有效的分类方法”

    Isaac:尤其它要去学。

    Acer:对,像它这样的分类方法可能你还要去,如果说你没有那个知识的话,你就不知道他们分类的差异在那里了。

    Isaac:那这中间就涉及到两个问题啊,可能跟我们下面要讨论的话题有关系,就是我所好奇的地方,就是:一个是既定的人去分(其实就是权威),他在过去的社会,一个组织中发挥一种强势的作用 ,所以他们会把这些东西,我们说的难听一点是把这些东西强加给大众,所以缺少一个Interaction(交互)和Democracy(民主)。

    Acer:对,当然,当然。

    Isaac:这个比较理想是吧?我说Folksonomy是比较理想的。

    Acer:也许不能说理想吧,我想理想可能还有其它的因素在里面,我想说比较,算是有效的,有效率的......

    Isaac:Pragmatic,实用。

    Acer:对,没错,实用。

    Isaac:你觉得它和Free Culture(自由文化)有什么关系吗,今天你能联想到?因为你在Free Culture方面一直有参与。

    Acer:我想重点是说有,比如我们刚才在说,分类的方法有从专业人士,就是所谓的权威,那还本身就是这些创作者,Content Creator 他们对他们自己东西的定义,那我觉得Folksonomy的话可能就是说,让读者或者说其它的人,对这件物品(这件东西),有兴趣的人也能够有他们的看法,就比如说Interaction(交互)吧,在同样时间你也可以看到别人对你看到的东西有什么不同的角度。

    Isaac:对,其实它有个人的一面,社会性的一面,比如说flickr,或者说del.icio.us,首先说你自己的分类不会受别人的干涉。

    Acer:你一开始一定是先下意识的说你认为这个东西对你来说分类是什么,然后你加了分类之后,你会看别人是这样做的,蛮有趣的,这样子。

    Isaac:嗯,没错,我想到了,它的一个弊端,你听听讲有没有道理啊。比如说我自己确实是Folksonomy(通俗分类)的一个热衷使用者,那我发现一个问题,我使用Folksonomy的一种方式的时候,它会随着我在这段时间看到的、学到的、或者接纳的东西,会影响到我使用Folksonomy的Tags(标签),这样的话呢,我过了一段时间,我在往前看,我会发现那段时间我去Tags(标签)的Content(内容),和今天我要Tags的Content假入是同一个Content的话我会有不同的Tags。

    Acer:没错。

    Isaac:这是不是就丧失了一种,连我自己都缺少一种Standard(标准)。

    Acer:我有时候好象分类过这个东西,可是看到以前的我会说,我以前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Isaac:对,连我自己都缺少一种Standard,有时候我会问我自己,为什么以前加过这个Link现在连我都不知道。

    Acer:没错,然后这分类是什么意思我自己都不知道,忘记了。

    Isaac:对,这不是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就是说你将来在Retrieve(检索)的时候,你其实通过你今天头脑中的分类原则去找,即时你想去找过去的东西都找不到了。

    Acer:其实可以在Blog的时候多加几个Tags。

    Isaac:对对对,我其实今天也有这个意识,这样会比较容易Match(匹配)。

    Acer:对,就是说联想吧,我觉得。因为我觉得有时候你加更多的Tags,就会比较容易引导到你想找的东西。

    Isaac:但是每次我都要找三四次,就是要不断的交叉交叉才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Isaac:那谈谈Free Culture(自由文化)吧,Free Culture这两年我们也谈的挺多了,应该说从几个项目吧,像创作共用了,台湾叫创作公用,这样的一些项目,我们都千丝万缕跟这些项目有关系,今天我知道Creative Commons(创作共用)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说在一些Artist(艺术家)领域,大家对它的接受度了,你觉得这个会不会对Free Culture产生一个怀疑?

    Acer:我想那个怀疑是出来没有消失的,就是说一直都在那里,其实那个也是Free Culture一直没有让人接受的原因吧,我觉得也不光光是大家对著作权的一个想法,我觉得跟现今著作权法的政策还是有一定的关系。

    Isaac:嗯,怎么讲?

    Acer:因为,比如美国的,因为我现在在美国,所以对美国的情况比较熟悉,不管是说他们的录音工业,或是电子工业,最近对这种数位Copy的东西打的很凶,非常锲而不舍在抓类似这样的东西,尤其最近他们抄到很多的Bittorrent,

    那这样让一些Technology(技术)的人,在就是说,有可能有一天,他们会立法去阻止这些科技,可是,当这些科技也可以做为好的用途的时候,可是问题是说,在大家的一个Pulic Image(公众形象)上面的时候,File Sharing(文件分享)就是说不好的。

    Isaac:所以,我想Creative Commons(创作共用),我想是在尝试解决这个一个的问题吗,也就是我们首先不先去从创作者的角度来强求 ,Reserve all Rights(保留所有权利)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大家就在这样一种分享的天性下,就没有这种担心,或者大家就会接受,某些权利我应该去尊重,某些权利我到不用那样煞有戒备的去担心它。

    Acer:我觉得Creative Commons(创作共用)给我一个感觉是,他们给我一个感觉就是,从创作者到接受者之间的一种结构,Audience(听众)之间的Intermediate Agency(中间的代理) 就是他们中间的一个结构性的Industry(行业)的东西,怎么说......
     
    Isaac:找一个中文词。

    Acer:很久没有讲中文都会忘记。

    Isaac:所以有人在创意啊,我们随便在讲,就是在通过Skype在全球建立语言学习的新的机制。

    Acer:当然了。....我觉得好糟糕啊,

    Isaac:没关系啊,我们在往别的方向去。讲的时候可能会想起来。我在想Free Culture它的核心倒不是说数位版权,或者说数字作品的授权问题。

    Acer:我觉得还是回到创作吧,是创作者本人对于想法的一种分享。

    Isaac:这是个天性。

    Acer:对,因为你要考虑到后面的Incentive(利益)的话,或是说你要Make a living(谋生)的时候这是必然的事情,但是如果说你在创作的时候,在那个Process(过程)的时候,人家不会考虑到你。

    Isaac:所以有人挺怀疑,在这方面说,正因为是某一类型人,Public Blog(公开的网志)的上面始终还有障碍,不可能公开去讲,因为这是政治的问题,其实Free Culture的东西会涉及到人的观念上会有很大的变化,  也就是从Free Culture是我们今天能碰到的问题,对今天的社会都会有很大的改变,我不知道从你的角度观察,从前已经有过一些人写过,说像草根运动,他是面向强权的一个Super power(超级力量),那这种,你觉得在现在这样一个商业的情况下,本身连这些创作共用的价值都还很难实现的情况下,就觉得将来真的会成为Second Superpower(第二超级力量),因为Blog毕竟还是少数,我上次和李仕杰谈的时候他也有一个预测说,Blog最终也是一个很大规模的小众。

    Acer:我觉得他讲也是有一定道理,比如我们拿美国那个Howard Dean(美国总统候选人)当例子,可是,问题是说,在美国的网络普及率也一定不低,但是整天用网络的也仅仅是一小部分,那有时候我们看到很多,然后就以为That's the world(这就是世界的全部),那我觉得也是要考虑的地方。

    Isaac:要警惕。

    Acer:对,比如说我在电脑用Skype,我的朋友在台湾,在不同的地方,或是在美国那里讲话,可是Skype也是在我跟朋友之间,Tech user(技术用户),Savvy user(有悟性的用户),一个某种朋友的在用,我也是在最近才给我的家里人装了Skype,我想是在这个程度上一个一个落差的东西,这个怎么讲,你比如说我有做义工的习惯,我从高中到现在,都有在做义工,高中是在地方的Library(图书馆),然后现在是在帮助一些失业妇女,让她们学新的Skill(技能),然后找新的工作,那你会发现,噢,我们知道怎么多的东西,可是对她们来说,她们最基本需要的能力只是一些比如说文书处理的,所以说,有时候我觉得做这些义工,给我一种帮助说,给我一个Reality check(真实检查),就是说,除了我们知道Hi tech, hi functional(高科技,高功能),电脑对于其它人来说是一种什么东西。

    Isaac:这正是我担心的,我们是不是生活在一个Echo Chambers(回音壁),好象每天关心的只是Internet的最前沿的,包括我熟悉的这些人,他们生活也好,他们的所构成的一个世界也好,其实也就是不同的世界。

    Acer:对,对那些人来说Blog是什么根本不重要,他们关心的只是用网络去写个Email,去找个工作而已,我不是Blog真的是完全不需要的,我是说,当我们大家在很热衷这方面东西的时候,还是不要忘记和真实世界的连接。

    Isaac:不过,怎么连?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一种呢是人和人的联系,就像你这样,我把数字世界的一些好的畅想,能够体现到我的日常行动中间去,比如做Volunteer(志愿者、义工)也好,至少去帮助别人的时候你也去反思一下,或者说我利用一下我已有的知识,去做这件事情。这是一种Digital Divide(数字鸿沟)我们怎么样去缩小这种数字的差距,然后帮他们找到一种最好的方式,比如说一种创意啊,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可以做一种小的想象,说Blog是不是一个找工作的好的工具啊,然后只是让人们学会这么去做,因为它很容易上手,进入这个世界,比如说他描述他的一些情况,讲他的一些技能,然后让别人知道,当然他的声音会不会被人注意我觉的是一个问题,因为你即时在Blog也会有那种Power Law(幂次法则,数学中一种递减的曲线),所以,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技术的方法去帮他们,因为技术毕竟不是大敌。

    Acer:那我倒是觉得Blog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他本身的门槛比较低,那我想很多人可能也是利用这个东西来,整理他们比如说Self-expression(自我表达)的一种过程吧。

    Isaac:没错。

    Acer:我觉得Blog在这方面是绝对有可能。

    Isaac:对,所以我始终围绕的,我们在没有建立成一个非常Free的社会之前,就是说Blog给我们很多畅想说,它是Grassroots Publishing Tool(草根出版工具),Grassroots Voice(草根声音)的一个表示,这些草根的声音可以有机会表达出来,但是最终的问题还是这样,一个是你刚才讲到的说,我们最终还是不知道,说,这种Tools原来它只是生存在少数人的中间,他们至少要有电脑,要有Internet,要有这样的一个基本的权利,才能达到这一点,所以虽然我们讲Blog是一个很容易上手的Tools,但是你必定要有电脑,你必定要投资很多很多在这个社会上。

    Acer:另外,我观察了,很多Blog他们所写的跟他们从事的职业还是有关系的,比如说他们在某个Media(媒体)任职,这个还是有关系的,那我不能否认这个东西的价值,就是类似这样的东西,可是这也是大家觉得吸引人的地方。

    Isaac:那往回看啊,就是说在前十年的时候,其实没有Internet,假如说没有Internet,没有这些东西,我们当然不会有这些想象啊,说很多自由的东西,和很多可以去尝试的东西,哪怕是说今天还在这些传统的法律法规的制约下还是不允许去做的事情,但是我们今天毕竟有机会有能力去尝试,我们可以跨大洋来打免费的这样的电话的东西也好,这些其实在以前是不大可能被设想到的,那么像这种去中心化的趋势是仍然是存在的,或者像p2pnet电话也好,你大概之前也关心过,我记得我们讨论过,P2P Podcasting(点对点的广播),P2P Video(点对点的视频)的东西,你觉得它们最终会和传统的媒体有的一拼吗?

    Acer:我觉得,这样讲好了,据他们讲他们每年损失多少的钱,但我觉得对于他们来讲,其实是另外的一种销售的方法。

    Isaac:对,我觉得对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好处,你比如说某一个唱片出来之前,我觉得我很大程度上是在Internet上了解到它,然后那些分享者告诉人们这是一个好唱片,所有可能还会促使我要珍藏一份,我如果真的非常喜欢,因为如果我从前就不买唱片的话,我今天Download了,可是我还是不会买,但是从前我喜欢唱片那当我看到一些更好的推介,就是大家更多的评价声,我可能更原意买这张唱片,甚至它的价格可以更高,我觉得这些都是传统企业应该去学习的地方,问题是现状他们得到了好处,它还要蛮疯狂的去挖更多利益,这一点,你觉得会改变吗,或者说,应该怎么样去教育他们?

    Acer:教育我不知道,这看他们要吃多少苦头才愿意发现和适应他们的角色,他们现在所采取的措施就是一直抓人一直告人,然后看能不能吓倒人家,我想这还是比较消极,虽然他们很积极在抓的,对于现状的改变,可能只是这阵子多抓一点,然后人少一点,是杀鸡惊猴,过一阵子后又跑出来很多人学。

    Isaac:嗯,对,我设想一个极端情况啊,原先我们春游的时候讲的,说,假如一本书(我们不拿音乐做比喻),我把第一章,或者说我只摘20个字,然后Acer你从下面在摘20个字,连到我的这个上面来,假如有一万个人,那一本书其实就Distribute在Internet上面,但是每个人都没有侵权。

    Acer:这个真是很好的Idea(创意)啊。

    Isaac:我指的是极端情况吗,然后Industry(行业)如果意识到这个情况的话,因为技术今天已经到了这种去中心化的地步,它也许可以是Blog内,因为有很多人还按照传统办法处理,把很多音乐放到一个网站上供大家下载,那当然是不对的了,但网络越来越宽,Broadband(宽带)越来越宽,然后人们处理的能力越来越强,它可能在很快的时间就收集到这样的Key,那我想拼成一本书也好拼成一段音乐也好,都是不成问题的,所以Industry如果它能意识到这一点的话,会不会两年之后或者三五年之后,技术上的突破根本就是他们想也想不到的。

    Acer:他们总有一天会意识到他们没有拥抱这个东西是错误的决定。不过我觉得对于书和音乐还是有一点差别吧,如果书的化我可以Download下载,像我们学校老师会给我们的,比如说某本教科书的dpi所以说我不会说像电脑上这样一张一张印出来读,然后我还会写闹事之类的,就是说书这种东西它还是有一种,可是比如像音乐的化,除非是我很喜欢的否则我不会去买,就是说我还是买唱片,

    Acer:还有本身就是视觉上的问题。

    Isaac:但是其实就是说今天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他们其实就被牺牲掉了。

    Acer:对,但是这个属于他们的做法问题,因为他们现在除了拥抱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阻止大家去分享他们的档案之类的。现在的Napster 已经在提供一些特殊的Service。

    Isaac:对,他已经变了商业模型。

    Acer:有到我们学习拉生意。

    Isaac:真的?

    Acer:对,就是说他们非常有商业的,他们给我们一个消费的概念,就是说,一个音乐比如说付我多少钱,那你可以听我上面任何的歌,基本上他们给你的Idea(创意)就是你租音乐,比如你一个月付这么多钱,这些你所听过音乐,如果我的Napster有代理的话,你全部都可以听,那就是说这些音乐一年以后你就会Degrade(降级),这就是他们最近正在发展的一个模式,目前,学生之中还能接受这种Idea(创意),不是所有,但至少还有一部分觉得还是不错,

    Isaac:但是和Free来还是有差距。

    Acer:但是我还是蛮排斥这个东西,我没有使用这个东西。如果我付钱来听音乐的话为什么我一年之后就不能听了呢。

    Isaac:这还是参合了一些人对事物的理解。

    Acer:对,

    Isaac:我假设啊,你有几个Blog?

    Acer:是好多个,当然都不是公开的,

    Isaac:我都能理解。

    Acer:当然都是自己写自己看的,

    Isaac:我觉得这就是Blog个性的地方。

    Acer:是,我觉得这是反映Blog个性的地方,有些人觉得放出来没有什么关系,有些人觉得放出来会关系到别人怎么看你,类似像这样子。

    Isaac:那,假如说,你现在经常有机会跟别人讲Blog的话,你会下意识的去告诉他Blog的好处吗,或者是让他成为Blog?

    Acer:我想我一开始的时候是非常强烈的有,就是说去说服别人,或者是跟他们讲有什么好处跳过来。可是,到现在我没有那么强烈,就是说Blog只是一个Media,只是一个工具,那最重要还是它的内容,它背后的人是有趣的,最后就是说,也许我们能够到,就像说最初就没有Blog这个东西。

    Isaac:这,我非常同意,就是说我们大家可能会共同看到一些远景的东西,它不一定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但它已经可以把人提升到一定的状态,我只是在想这个路径是怎么样的。

    Acer:我想Blog绝对是中间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传递,或是说Transformed的一个东西,就是说它中间必须要有一个Medium(媒介),去号召我们去达到这个目的的。

    Isaac:到未来彼岸!?

    Acer:未来的彼岸。

    Isaac:问题是我现在不知道彼岸是什么样子。

    Acer:没有人知道。我不知道,也许有些那个什么.....

  • 此文件采取“创作共用”协议: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ooof:你最早是什么时候知道 Blog 的,还记得吗?

    Isaac:Blog!?Blog 很早就知道了,大概 2000 年左右吧。

    ooof:是在什么情况下知道的,是朋友介绍,还是自己发现的?

    Isaac:自己发现的。因为Dave Winner,他是Blog的鼻祖之一了,他1997年就开始写Blog  ,他的网站我其实是一直读的,但是我的认识还是不够即时,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他一直在用Blog的方式记录,但是我一直没有感觉到这种方式有什么特别奇特的地方,所以到大概2000年的时候,他网站上的链接越来越多了,我才感觉到,原来,他和别的写同样类型的人网站之间的这种联系,才使我联想到这种事物会有多大的价值。

    ooof:也就是说,你是对Blog的价值有了一定的认识的时候,才自己开始着手写的,是这样吧?

    Isaac:对,我2000年知道,然后我们在一个公司的内部,大家开始写自己的一些工作日志,可能在一家公司里面尝试我们还是比较早的,但它只是局限在一个小的范围内。

    ooof:你的IsaacMao.com,与CNBlog.org,那个更创建早些?

    Isaac:是IsaacMao.com更早些。

    ooof:郑有比如孩子方面,学习方面的Blog,你自己呢?除IsaacMao.com,CNBlog.org外,其它地方还有Blog吗?

    Isaac:我有一个写企业风险投资和企业管理方面的Blog。

    ooof:其它方面的还有吗?比如学习方面、个人生活方面等。

    Isaac:那就找IsaacMao.com吧。

    ooof:他们全的吗,是否还有更私人一些的?

    Isaac:我有一些东西写在本地,但那还不能叫Blog,它的行为是Blog,但它没有公开,

    ooof:着是一种必然的保留吗,不原意以任何方式发表出来?

    Isaac:我觉得这是人的天性,或者说,我们个人的知识和公共的知识之间,虽然现在边界在越来越模糊,但是,你还是会看得到,那条是泾河,那条是渭河,泾渭还是分明的,所以,私人的东西永远是在想、在犹豫,我要不要把它变成公开的东西。比如人们不会把自己的银行帐号放在Blog上,但是可能把它存在电脑里面也好,或者写在纸上也好,你把他当成是一种私人的物品记下来,这个就是Public和Private之间的边界上,今天不同的人还是有不同的观点,我非常想告诉大家的是,其实隐私的尊重和Blog的发布是同样重要。

    ooof:这也印证了事物普遍存在的对立统一性吧,他们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

    Isaac:而且是共存的,他们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的人原意把自己的隐私公开一点,他今天就在Blog上多讲一点,有的时候他可能不太原意公开,就做为私人的东西保存下来,但是,我觉得Blog的本质很重要,就是说私人的东西我也需要把它很好的管理和保存。

    ooof:另外,在你的Blog上面,你的主题一般是什么的?有没有一些潜在的目的、分类或规则?

    Isaac:都有,其实它是一个我心里,或者说我大脑思维的一个子集,可以这么讲,所以在Blog上面,在Isaac.com上面,实际上我非常不想把它分类,如在Isaac.com上面有企业管理风险投资方面的, ,我其实非常不想把自己的想法分类,把他们放到不同的地方,放到不同的网址,,我更希望说,所有的东西都在我的主页上,全部能看到它在自然的流动,那它就像一个意识在不断的往外流一样,当然,就像我刚才说的边界一样,有的东西我会把它卡在我的大脑里面,我没有把它发布出来,有的东西我把它卡在了本地的电脑里面,我也没有把它放到网上去,这个就不一样了,所以它是我一个子集,那么其它人想了解我的话,他其实是在通过看我这个子集,去看,噢,Isaac是怎么样一个人,或者Isaac在想什么样的东西,Isaac在分享什么样的东西,我觉得这个就够了,其实我觉得,今后,我会慢慢慢慢的把我自己书写Blog的行为都放到一个集中的地方去,以后可能会变成一个叫Personal Portal(个人门户),这样一个概念,你可以逐渐的看到Isaac今天收集了几张照片,他在看那些网站,觉的不错推荐给大家,他有什么想法,他对什么事情是什么观点,他高兴不高兴,他可能都,因为你知道Blog就是流了,他的排列方式就是一个流,通过时间这样一个滚动的方式,对于我来讲,自由隐私和公开性的这样一个边界的开关,而不是说我要把它强行分类,有一个Blog,你非要把它分成是技术类,分成是商业类,这个其实是很为难的,所以今天有一种技术叫通俗分类,通俗分类其实和中国图书馆分类法是不一样的,当你在写这段内容的时候,你非要把自己框在一个,我必须要把它变成是什么类的内容,它反到影响你自己思维的自由性了,因为你知道,自由思维和自由思想是非常重视人的这种认知也好,还有就是你和这个自然社会自己的交流也好,否则你写东西的时候就会存在很大的障碍,这种障碍会形成影响你自己思维活跃性和创造性的非常难以逾越的一个框架,但你写东西有框架的时候,你知道那些作家,你想想他们能创造出什么优秀的作品吗,惊世之做更不可能,虽然一般人写Blog,并不是一定要出什么惊世之做,我只是说人的本性里面它有一种自由思维的东西,所以,我是建议大家在写Blog的时候,如果今天你稍微勤奋一点的话,那你就多写一点,你不妨多表达一点,如果今后的好的工具的话,你可以通过工具自动的把自己的一些行为或者是思维或者是一些阅读到的看到的东西自动呈现到网络上,变成这种新一代的Blog呈现形式的话,那我觉得那是最好的状态,也就是说,以前我们最早在CNBlog.org上,包括我还有郑,我们都设想过,最好把人的大脑连到网络上来,然后,我现在在想什么噢,我就是有个思维的开关控制,我要把这个东西放到Blog上,它就自动的放到Blog上去,这个当然是科学幻想了。

    ooof:这个如果照现在科技进步的样子,应该有可能实现吧?

    Isaac:我觉得是有可能实现的,甚至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就可能实现,大脑会被阅读出来,这个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但人还是需要去控制自己的隐私,就像我们两个人现在的对话,其实我脑子里想的东西远远比我们对话的东西多要快的,还是我们语音表达有限度的,因为它是线形的方式,大脑的思维是一个分布式混沌状的,可以同时并发很多思维的线索,但是经过神经中枢包括语音中枢流出来的只能是一点点,你比如说我不能三个神经同时跟你讲话,你自己听也要听糊涂了,但是前面设想的还有一个Blog的方式,就是我一边在纸上写,然后这个纸就自动的把写的东西能够传到网上,这样子就能减低一个技术转换的障碍,也就是,我今天需要打开网页,要进入编辑器,然后我要写,写完了还要想想这段内容我要不要加一个链接,然后还要想想我要发布到那里去,那这些实际上是一个障碍,如果有这样一个笔的话,其实更多的人就原意来写,这些都是缩减障碍的一个方式,但这不是一个根本的方式,只能是一个手段而已。

    ooof:你觉得你选择Blog,是一种必然呢还是偶然

    Isaac:必然的,我95年写过一个Paper(论文),上面就在设想一个个人的知识管理工具,那个里面就有一个很明显的时间轴,比如我今天做了什么什么事情,然后看到什么什么东西,那篇文章没有一个电子版的了,其实我今天还有一个打印版的,还在我这里保存着,那上面很明显,还有事情之间的相互链接的重要性,早在95年我就有这样的想法了。

    ooof:这些应用,如果拿传统的网上应用来实现,比如论坛、新闻组、BBS会与Blog实现有什么差异?

    Isaac:最根本的差异就是资产的财产的差异。

    ooof:这是你最近的认识吗,还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Isaac:挺早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但你写完以后,你会觉得这些文字是我的。而不是这个论坛的,而不是别人的,所以我们一直在强调,如果你是一个Blog提供商的话,你最好尊重你的这些用户资产和财产的价值,这是他们的财产不是你的财产。

    ooof:我以前还没有听到过这个说法。

    Isaac:我觉得这是我们对所有Blog认识的一个出发点。我们其实讲我不是什么什么东西了,包括我们反对网上出现过的一些形态了,我觉得从根本上都是尊重个人的权利。

    ooof:也许这个Blog和其它应用的本质差别吧?

    Isaac:对,但是,我还是说,我们今天就像是盲人摸象一样,你可能听到Isaac讲Blog是什么,但我也是一个盲人,比如刘勇也会讲Blog是什么什么东西,但刘勇可能也是另外一个盲人,Blog其实是一个完整的概念,它涵盖了不同层面的一些东西,我觉得我们需要有一天,大家整个社会对它有一个完整的认识,当然是建立在不同人认识的基础之上的。

    ooof:谈谈Wego吧?Wego你现在的构想是什么样子的?

    Isaac:在我的Blog上写过一段为什么要开发Wego,Blog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我们今天都已经看到了,还有其它的社会性软件现在都重视公共空间知识的聚合,但是大家之间的关联,比如如果没有Blog的话今天我们两个人就不会认识,这个是Blog产生的一个价值,但是我还是有很多知识没有被很好的管理起来,因为我在公共空间发布的知识还是有限度的,还是处在各种各样的框架之中或者我的隐私我不原意讲出来,或者有一些知识我觉得不成熟,我就不原意把它发布出来,因为这样可能会影响别人,误导别人,所以我想可能在这方面Wego其实做了更多的考虑,它其实更关心个人知识的管理,因为你个人的知识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集合,这个集合的一小部分、一个子集才发布到社会性-公共空间去,所有公共空间我们看到的其实是一个所有人累加的一个价值,但是,它忽略了每个个人还有很多内在的价值,在它本地也好,在他的大脑里也好,没有很好的管理起来,所以在这个地方,Wego更强调的是我个人的东西是至上,然后,你把个人的东西管好了才能有社会性的东西,也就是说,刘勇你自己的知识丰富了,你都要流出来了,你当然要到社会上去分享出来,这是人自己充实后的一种状态,所有人天生是有分享的一种愿望或者说冲动的,这是社会性的必然,其实人是社会性的动物了,所以Wego首先是一种社会性软件,但他首先强调的是我要管理好我个人的知识,这种知识表现了很多表现形态,包括文字的、图片的、可能链接的、和外部这种相关联的东西,或者可能说,一些片段、一些媒体,这些东西都把它全部的融和到里面来,但是它是一个开放的架构,Wego的价值不在于我们开发的多么强大,我们开发了一个Framework架构,就是说它是一个平台,然后很多开发者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开发他们的插件或者说很多增强它功能的东西,我们更强调的是这种形态,如果这种形态达到的话,可能刘勇你将来有你的Wego叫刘勇Wego,Isaac有Isaac Wego,别人还有别人Wego,大家都是用同样的Wego,但是有不同的表现方式,他们有不同的喜好,都以他们的喜好为方向表达出来,然后还有和今天的社会性软件,从Blog到网上的图片集了,网上一些网址的聚合了,这些东西全部都可以链接起来,那么当你,我设想一个最简单的情景,但你想发布这段内容的时候,比如我们谈话的内容,你把这些整理下来,这是第一要务,然后这个时候你会想,我要把它发布到哪里去呢?如果在Wego中就非常简单了,你可以设计一个发布的目标地址,比如一个是CNBlog.org,一个是你自己的Blog,还有一个是你自己的私秘的Blog,是你在网上和其它朋友交流的Blog,你只要Public一下,那这三个地方就同时发布了,你根本不用关心我要不要到CNBlog的网站去写一遍,到我自己的Blog去写一遍,到另外一个网站上去写一遍,这是一件非常劳力的事情,所以我想Wego可能会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Wego会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首先强调一点,就是你首先已经在本地完成了这个创作工作,然后发布只是一个额外的工作,我们今天强调的是发布而不是再把它写下来,这一点其实是今天的Blog还不是很完善的地方,也是Wego强调要弥补的一点,将来,我举个例子,你最大的知识库不是在网上,网上像Google了这些都是知识库,但是它不是你的知识库,为什么怎么说呢,因为Google强调的是大家共用的知识库,那些知识不是按照你所选择的知识做管理的,而Wego将来会管理你自己本地的知识,它更强调的是那些是我曾经看到过的内容,那些是我想过的内容,那些是我曾经说过的内容,那些是我信任的人,那些是他们写过的内容,因为Wego里面有聚合器,它可以把你信任人的RSS全部都聚合到本地来,由本地来管理,而不是像Bloglines是在网上去管理,那些网站难免有一天会生有一天会死,有一天Google死了的话大家岂不是都要去要饭去,所以我们更强调Wego它是一个我们在本地存在的一个个人知识管理库,个人的才是社会的这样一个理念,所以我想它会有一个与以往工具不一样的一个表现法。

    但是回过头来,我们还是有一个现实的局限,就是我们开发者这个群体还是比较小,所以,如果有更多的人愿意来参与我们这个项目,来参与开发的话,我们是非常欢迎的,因为我们使用了一个非常开放的、跨平台的、开放源码的语言来编写,叫Python,这个语言是非常公开的,本身这个语言的开发工具就是开放源码的,然后它也非常鼓励开放社区不断的为这个语言增加新的提高或者是改进。

    另外就是说Wego本身是一个免费的,也会走向开放源码,所以大家可以放心,这个软件没有商业化的目的。我们只不过是要通过我们对社会性软件的理解能够与大家分享个人知识管理的一些价值。

    ooof:那么Wego在功能上这种与网络的互动,应该需要与其它网站有相应的接口吧?

    Isaac:这些东西是现成的,因为我们知道Blog工具的内涵是非常丰富的,其实很多好的Blog工具开发出来的时候,比如MT的工具本身就有接口,而且这个接口是开放的、标准的。

    ooof:就是说接口已经留到那里了,就等着大家用。

    Isaac:对,所以这也是这些软件是好的软件,而我们国内开发的有些软件不是好的软件的原因,这就谈到另外一个IT的问题了,就是IT产业的问题,我们的很多人都原意把自己的东西封闭起来,尽量少让别人去动它、了解它,反倒把自己变成一个封闭的东西,丧失了一种将来人们和它互连的机会,实际上这样的机会是非常关键的。

    ooof:如果这样,Wego可以支持与好的Blog互动,那么其它如新闻组、论坛、或BBS等互动可以吗?

    Isaac:论坛、新闻组今天都没有标准的接口,但是我希望将来会有,因为这是一个双向的东西,如果我们今天Blog发布很容易了,那么将来论坛有一个标准的接口的话,我们也可以从Wego发到里面去,其实很容易,因为道理是一样的。

    ooof:那么Wego支持阅读吗?

    Isaac:一样的,这些我们叫信息的I/O,输入和输出在Wego里面都是通过后台完成的,其实Wego很简单,你就想想在本地打开一个浏览器,然后你在本地工作,全部还都是Web上的工作方式,相当于浏览各种网址,但是全部都被Cache(缓存)到本地了,Cache到本地以后,其实你是在相当于有一个代理在帮你来处理网上的事物,并且是都与你相关的事物,只有你控制它进出的管道。

    ooof:我大概知道一些了,那么Wego的开发有没有一个日程?

    Isaac:我们希望在三个月内有一个最早的、公开的版本可以给大家测试。

    ooof:Wego现在有几个人在开发?

    Isaac:现在实际的人自由两个,但是有更多的人想加入进来,我们只是现在还没有办法分配他们实际的工作,核心的设计非常重要。

    ooof:现在代码已经开始写了?

    Isaac:对,实际上现在我的美味书签还有我的Blog其实就是用Wego来发布的,但是它还很粗糙,所有经常还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也得承受这些问题,这也符合我们的一个叫“狗食狗粮”的原则,也就是说你要吃自己做出来的狗粮,然后才能够说服别人去用你的工具。

    ooof:三个月?

    Isaac:我们会有很多公开的东西,现在已经有讨论组了,在Google Group ,然后Wiki,我们有一个Wiki网站会发布出来,会跟用户,跟所有开发者都有沟通的地方,然后我们的项目服务器里面已经有了一些代码,这些代码大概在发布之后源代码全部都会有,所以你拿过去之后,如果你觉得,哎呀,我想把它变成我自己的样,或者说我有点小心眼,我把它变成我自己的一个开发工具,我觉得没有问题,只要你自己去试就行了,你把这些代码读好,然后你自己尝试去做你自己的东西,Wego最后会变成一个普遍性的东西。

    ooof:今年除了Wego、个人语音网志外,你自己还有什么个人计划做的事情,社会性工作的方面?

    Isaac:会更多的推广“创作共用”在大学里面、在学术界的接受度,比如我们跟一些大学的法律专业的人士会一起来研讨“创作共用”还有它在学术界的一些认知,这些工作是非常具体,或者说非常实实在在,会一个活动一个活动去做,不是那么连贯性的,下个季度(第二个季度)我们会有一些媒体上的文章会出来,以这样的方式,“创作共用”它对自由文化的重要性,这都是毋庸置疑的,这就跟Wego的理念是一样的,当我们自己创作的东西,当我们觉得它有社会性价值的时候,我原意把它共用出来,这是人的一种天性,但是我们社会要有法律的体系,要有一种管理机制去支持发布,保护我自己的权利,因为最后还是回到,我又回到就是财产权的问题,我虽然是共用的,但是权利是我的,

    ooof:我猜测你一定关心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 Lee),你知道他有公开Blog吗?

    Isaac:我当然关注他了,中国的第一篇关于语义网(蒂姆.伯纳斯-李著)的文章就是我翻译的。他没有Blog。

    ooof:我记得你说过,你参加过W3C的一些活动?

    Isaac:对对对,我最早的非盈利性的活动就是在W3C上做的。

    ooof:现在这个活动还在继续吗?

    Isaac:我大概四年前就结束了最后一个项目。

    ooof:他们应该新的项目不断有吧?

    Isaac:噢,永远都是,这是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开放、协作的社群,全是一些和技术和网络未来相关的人,他们在之中互相协作,来推动互联网的发展,实际上互联网背后的发展都是这批人推动起来的。

    ooof:你是什么原因退出W3C活动的?

    Isaac:这个完全是自愿的,就是说你做完一个项目以后,你觉得,噢,我现在没有其它的兴趣,或者是没有时间去做,也就是说没有一个加入或退出,它是一个非常开放的社区的形式,跟我们今天在做一些公益事业是一样的,就是说不存在说我进入退出的问题,它是说,哎呀,正好有一个项目不错,那就按照一种自由吸引的方式去做,然后大家一起在一个项目中协作,Mail List里面把你加入然后来做这件事情,比如说推广、制定一个标准、制定一个规范,他就需要有一些新的人,Open出来,说谁原意加入这个工作组,然后一起做一些事情,当然做事情是很认真的了,一定是一条一条的做下来,你要有自己的承诺,时间的承诺,比如一周要贡献四到五个小时来做这个工作,当然没有人才可Test说,唉,你是不是做了四到五个小时,他怎么知道你做四到五个小时,但是工作结果决定了很多问题,在W3C中有一种叫做事民主,什么叫做事民主,就是说你做了事情你就有发言权,并不是说我们传统讲的官僚民主(或者是叫阶层民主),他有一个组织,很复杂,然后一层一层下来分配任务,决定这个任务的结果、质量、评价,做事民主不是这样的,只要你在做事,你就有发言权,有发言权,大家就有可能做决定一件事情的方式、策略、方法,这个互联网是这样的渐进发展过来的。

    ooof:那你了解W3C他们有关于Blog的一些看法或者一些新的理论吗?

    Isaac:W3C呀,他们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关心互联网的基础架构,但是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实际上已经有人们预想不到的一些形态出现了,什么叫预想不到的形态呢,就是说HTML这是一个超文本标记语言,它对互联网最早的发展来说是非常基础的,也非常有用,因为人们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东西了,但实际上互联网的结构性非常差,已经发展到今天了这个伯纳斯-李以及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如果它结构很差的话呢,很难去管理这些知识,也是很难去通过机器理解这些知识,因为你想,我这么说话,那个人那么说话,两个人鸡同鸭讲的话就很难用机器的方法去理解,况且自然的语言很多,然后内部有很多信息很难表达出来,所以在技术上去处理比如说“离纽约最进的城市是哪一个里?”这个从机器来讲它很难判断出来,那伯纳斯-李就提出来了下一代语义网,但是这个设想被互联网本身的非结构话在慢慢的侵蚀,因为HTML太非结构化了,在里面除了表达长的什么样外,对数据的描述是非常差,对这种结构化的表述是非常差的,所以后来提出来了XML、RDF这是互联网上最重要的这三块东西,这三块东西今天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应用,所以我觉得伯纳斯-李现在是很难抵挡互联网的这种混乱状态。

    但是现在有另外的一些解决方案出现了,你比如像Google,Google的策略和以往的策略是不一样的,它的策略不是让我们这些普通人非得要去接受语义网,它得意思是说,你爱怎么办怎么办,但是在我这里我对它进行处理,处理好了之后,你想找到你要得内容的时候,我来做技术、做算法、做处理,帮你找到最接近的结果,今天的搜索引擎就在干这件事情,它其实是说互联网的内容乱七八糟,但是Google帮你做了整理,帮你做了这种分析评价,那么你就可能找到最接近你要找的结果,但是这个还不好,我前面已经讲过,为什么要做Wego就是和这个有关系,因为我想得到的知识,往往是我最关心、我信任的、可能是我经历过的这些知识,但是Google不可能个性化到这个地步,它只是处理一个最大的资源群,也就是人们公开在互联网上的内容,所以Google和语义网的方法其实是有冲突的,那么Google的创始人也没有对语义网产生太大的兴趣,他也就是从商业的角度来讲,告诉大家这么一个理念:“就是同志们,到我这里来,爱写什么写什么,但是到我这里能找到你们想要找到的东西”,这个是他的一种策略和方法,这个我觉得没有错,因为我们假设我们都是无知的人,那么这种无知你就会做出许多无知的事情,这种事情呢其实是没有人能控制得了你的,因为从人的本性来讲,没有人能够真正控制其它人,但是呢,你做就做了,我们在上面在做一层架构,比如说我们通过一个望远镜得方式,或者是通过一个窗口的方式,我想看到什么样的人组合,我就通过这个窗口看到那些人存在在这个世界上,那如果有一个机构去做这件事情,那就像Google一样,有什么不好呢,因为下面这层是混乱的。

    所以语义网的设想是非常美好的,但是今天连我都很置疑,它到底是不是能真正创造和第一代互联网一样的辉煌,因为第一代互联网已经创造了巨大的辉煌,但是语义网的前途我还是有一点担心的,所以,尽管伯纳斯-李现在已经是名声赫赫了,他已经是英国的爵士,有这样的称号,可以是说得到了一些承认,但是我想没有一个人可以改变那么大一个群体,那么混乱的结果,就像我们今天自然被破坏一样,它也是一种自然的被破坏,并不是说我们可以靠一些人为的方法去挽救,其实无论有什么样的方法,地球总是在不断的环境在走向恶化,这是一个自然的规律,人们的开发决定了这样。

    虽然对语义网做过很多了解,可是我还没有做出和语义网相关的任何东西。

    ooof:但是互联网的发展应该还会越来越好用吧?

    Isaac:这个好用,不一定是只靠语义网一个策略,所有我讲Google的策略也有可取之处,这就是矛盾了,所以并不是说语义网不好,实际上语义网设想的情景非常好,但实际上我觉得今天的情况是理想和差距在放大。

    ooof:你这样看待?

    Isaac:但这些书一定要读的,我们要从善,我们要看到那些东西我们可以去做,因为我觉得有些可以实行的办法,我们可以在小的范围实现,比如我举个例子啊,比如自然科学的一些知识、图书馆、学术类的一些东西,或者是比较专业分类的一些知识,语义网对它的效果是非常非常好的,但是通俗的知识、非结构化的知识,还有人们非常平凡的一些知识,语义网我觉得它越来越无能为力了,因为它很难控制一个大范围的活动,但语义网在专业领域是非常有用的。

    ooof:最近看蒂姆.伯纳斯-李的《编织万维网》,感觉他在1999年时预想的Web未来发展情景中有部分应用与Blog正实践着的情景很相似。

    Isaac:这是完全有可能的,说到最后还是殊途同归吧。